巴黎氣候協議:特朗普退群對美國國際地位及中國的影響

Trump, speaking here at a conference in Pittsburgh, has vowed to deregulate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批評人士說,特朗普重振煤炭工業的舉措也是美國外交政策重大失誤。

特朗普總統確認美國將退出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這個舉動將對美國外交,對中國和俄國產生什麼影響?

從程序上說,如果特朗普再次當選美國總統,2020年大選後的第2天美國將正式退出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

10月下旬,在一群頭戴安全帽的人士的簇擁下,特朗普在匹茲堡的一次能源會議上,正式宣佈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的決定。

他形容巴黎氣候協議是一個對美國非常糟糕的協議,並說,他支持化石燃料的政策使美國成為能源超級大國。

美國最早可以正式啟動退出巴黎協定的程序日期是11月4日。

聯合國巴黎氣候協議使全球195個國家齊聚一堂,共同應對氣候變化挑戰。

根據這份協議,美國承諾在2005年的基礎上,到2025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削減至28%。

特朗普總統說,如果他不能改善這份協議,他就將退出,但外交消息人士說,美國並沒有做出重大的努力尋求重新談判。

一項發現和摧毀的任務

與此同時,特朗普總統的工作人員通過美國環境立法正在執行批評人士所稱的「發現和毀滅」任務。

特朗普承諾,他將把美國變成一個能源超級大國,他正在試圖掃除一系列反污染法規,從而可以降低天然氣,石油和煤炭的生產成本。

他批評前總統奧巴馬的環境清理計劃,稱之為一場對美國能源業發動的戰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重振煤炭工業也是其競選承諾。

美國的天然氣和石油行業確實在蓬勃發展,但特朗普重振煤炭工業的承諾已證明更具挑戰性。

煤炭無法與天然氣在價格上競爭,或者說,無法與成本驟降的可再生能源競爭。

公司企業也不願在燃煤電廠上投資數十億美元,因為如果下屆政府重新與世界其他地區一起應對氣候變化改變政策,這些電廠的壽命可能會受到限制。

由於煤炭是污染最嚴重的燃料,儘管總統的政策改變,該行業本身面臨的困境已經壓低了美國的排放量。

此外,不管特朗普做什麼,美國許多州、城市和企業仍然致力於巴黎協定的目標。

活動人士說,現在上述地區和企業代表著佔美國GDP的近70%人口,佔美國污染總量近65%。假如他們是一個國家,這個群體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這個反對特朗普氣候政策的群體由加州領導,而加州正與總統展開激烈鬥爭,反對特朗普試圖取消其實施清潔空氣標凖的權力的計劃。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桑伯格怒斥各國領袖"出賣"年青人

特朗普效應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立場的最大負面影響可以說是放鬆了對巴西和沙特阿拉伯等國的壓力,減緩了原來可以迫使這些國家主動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的壓力。

環保人士表示,比如說,假使換作奧巴馬總統的話,他就會迅速採取行動,迫使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解決亞馬遜地區的森林火災。

在巴黎氣候峰會的時候奧巴馬同意,美國應該在氣候變化問題上起帶頭作用,因為美國排放的大氣溫室氣體遠遠超過任何其他國家。

而在目前最大的排放國之中,中國和印度的人均排放量仍然相對較低。但特朗普表示,不應允許他們比美國可以更慢地逐步淘汰化石燃料。

特朗普表示,巴黎協議本來以讓人難以置信的過分嚴厲限制來讓美國生產商關門,同時允許外國生產商肆無忌憚地繼續製造污染。

他還說,他的政府不會做的是懲罰美國人民的同時讓外國污染製造者發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鏽鐵地區煤炭業曾是重要就業領域。

反對他的人們警告說,特朗普總統正在削弱美國在清潔經濟方面的全球領導地位,包括風能和太陽能、先進電池和節能技術。

自由派智庫美國進步中心的妮拉·坦登說,特朗普的做法沒有把美國的力量投射到世界上,反而削弱了美國在世界舞台上的實力,將我們時代在氣候變化和其他挑戰方面的領導地位讓給俄羅斯和中國等國家。

事實上,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發揮的領導力最近也很低調,因為那裏的政治家們正專注於該國避免經濟衰退。

美國外交的重大失誤

北京中央政府難以說服各省級領導人放棄他們已經提供巨額貸款的燃煤火電廠。

它還致力於一項大規模的機場建設計劃,以刺激經濟增長。批評人士說,這與對氣候的擔憂的政策不符。

隨著極端天氣事件驚動世界各地的科學家,各國的外交官們將在幾周後在智利開會,為未來尋找出路。

安德魯·萊特曾是奧巴馬政府任內幫助促成巴黎氣候協議的一位前國務院官員。他表示,美國正式退出將使美國難以參與有關全球對話。

他說,對美國外交來說,從這一重大失誤中恢復過來尚需時日。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