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杯:澳大利亞賽馬業能否走出虐馬醜聞

Thousands of race-goers in the stands at Flemington Racecourse watch horse gallop down the final leg of the Melbourne Cup race.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的墨爾本杯受到針對動物福利的嚴格審查

當澳大利亞正在舉行最令人矚目的賽馬比賽時,昆士蘭州一個屠宰場內賽馬遭虐待宰殺,一經披露,即引起全澳範圍的強烈反感。

上個月有指控稱,數百匹已註冊的賽馬被送往屠宰場,違反了比賽規則和對動物福利的保證。

殘忍的鏡頭與周二(11月5日)在墨爾本杯賽馬嘉年華上的光鮮構成天差地別。墨爾本杯可以被稱作澳大利亞最令人激動的體育賽事。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對動物虐待以及其它醜聞的曝光,包括近期賽事中的馬匹死亡事件,使得針對這項運動的審查急劇升級。

澳大利亞人對賽馬的態度是否正在改變?

駭人聽聞的視頻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兩年多來秘密收集的屠宰場鏡頭血腥引人同情。視頻中,屠宰場的工人踢馬匹的頭部,用管子攻擊它們,並電擊它們的生殖器。

這些馬被困在所謂的「殺戮盒子」中,幾乎無法移動,它們毫無防備、絶望地等待著生命的終結,而其它動物就在邊上看著。

一名員工朝著馬匹大罵,稱他們是「蛆」,並且大喊著「你們將死在這裏」。另一名員工看到又一隻馬被送進盒子時,似乎在歡呼雀躍。有些飽受侮辱的賽馬還不到兩歲。

圖片版權 ABC 7.30
Image caption ABC揭露的視頻畫面是兩年多以來秘密收集的。

背景音樂是甜膩的流行音樂,這混亂的配樂對於這些曾經讓澳大利亞各地賭徒歡呼慶祝的動物而言,預示著悲傷的結局。

儘管不是家喻戶曉的名字,但是「冒險」、「快腳」和「月光舞者」在死去之前曾經為牠們的主人贏得比賽和獎金。據報道,有些馬肉被銷往海外供人類食用。

轉折點?

澳大利亞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代理負責人比達·瓊斯博士對BBC說:「我們很少看到我們的支持者還有其他關心此事的澳大利亞人對這一問題反應如此憤怒。」

「這個問題極大地打擊了澳大利亞賽馬的聲譽,狠狠打破了他們置賽馬福利為首位,以及賽馬受到國王一樣對待的謊言。很大程度上,這應該被視為該行業的危機和轉折點。」

在澳大利亞,宰殺純種賽馬是合法的,但某些州的法規要求要將賽馬「重新安置」,或者有可能的話安置在家庭、農場或慈善機構,在那裏自由奔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逸園賽狗會600多只格力犬的命運成為了輿論焦點。

官員將已退役的賽馬稱作「廢物」。據報道,對它們的虐待和暴行每周都在發生,儘管監管機構澳大利亞賽馬管理局在2016年就引入了「可追溯原則」,要求對所有馬匹從出生到退役進行登記和追蹤。

「馬是我們這項運動中的明星,沒人會否認它們應該被那樣好好對待,」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賽馬管理局主席布萊恩·克魯格(Brian Kruger)說。

為了應對屠宰場醜聞,該機構宣佈將花費2500萬澳元(1300萬英鎊;1700萬美元),從出生到死亡照顧純種馬。

「我們知道,為所有馬匹建立一個國家數據庫是一件複雜的事情。我們歡迎與政府合作的機會,為純種馬試行試驗計劃。」

深層次原因

福利運動倡導者認為,過度繁殖是根本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流水線生產的策略,每年生產數千隻小馬駒,不懈地從稻草堆裏找到鑽石。

調節或限制新生馬駒的數量也許很難執行,但是另外一項激進的舉措——禁止鞭打——得到了活動激進分子和一些體育賽事重量級人物的支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春季的賽馬比賽吸引了成千上萬的觀眾

「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訓練和比賽習慣,以最大程度地減少導致馬匹受傷的風險,這是它們過早退役的主要原因。的確,這包括逐步淘汰鞭子的常規使用,鞭子會使賽馬出於恐懼和痛苦而超越它們的能力極限。」澳大利亞動物福利保護機構RSPCA的瓊斯博士說。

勞埃德·威廉姆斯(Lloyd Williams)也認同這一觀點。他是澳大利亞最成功的純種馬主之一,曾多次獲得墨爾本杯的冠軍。

他一共六次奪冠,擁有墨爾本杯奪冠次數的最高紀錄,包括最近一次在2017年和「重燃(Rekindling)」一起贏得的比賽,這使他成為行業中的一名佼佼者。

他告訴ABC:「這個行業要立刻意識到,他們需要盡快停止使用鞭子。他們應該成為世界的領先者,並且帶頭這樣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賽馬主人勞埃德·威廉姆斯(中間)呼籲禁止使用皮鞭。

澳大利亞的純種馬活動還面臨其他虐待和比賽醜聞。在本屆墨爾本杯比賽之前,許多批評家指出,自2013年以來,已有六匹賽馬在比賽期間或比賽後死亡,牠們均是外國選手。

去年,動物權利保護人士在弗萊明頓賽馬場外舉行抗議活動,中斷了火車服務。

但根據保護賽馬聯盟,澳大利亞人也正在越來越多地參加規模較小的抗議活動和抵制活動。該動物福利機構組織了「Nup to Cup」活動,呼籲酒吧和餐館舉行反墨爾本杯的比賽,而不是傳統的,通常伴有豐富獎金的慶祝活動。星期二(11月5日)預計安排了超過25項此類活動。

除此以外,流行歌星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和好萊塢女演員拉娜·康多(Lana Condor)等明星取消原定在今年比賽中的演出,也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兩位明星都提到了日程安排上的衝突,但康多還宣佈了向賽馬福利基金會捐款。

信任危機

悉尼大學的保羅·麥克格里維(Paul McGreevy)教授說,屠殺醜聞尤其具有破壞性。麥克格里維也是一位馬術教練和獸醫。

他告訴BBC:「血腥的影像讓其它方面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但是故事帶來的損害的核心是,這個行業是否還能保有公眾信任,其運營能否得到社會許可。」

「澳大利亞公眾不應該忘記電擊馬匹生殖器的畫面,還有它們的頭部受到多次系簧槍射擊。」

這個強大的行業可能會遭遇致命打擊?對於某些人來說,這可能已經是現實。

五次奪得墨爾本杯冠軍的李·弗里德曼(Lee Freedman)說,必須開始實施大膽、全面且能保證動物福利的改革。

他在推特上說:「如果我們不做出真正的改變,那麼公眾輿論將掩埋賽馬行業。」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