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巾幗百名:新加坡修女送死囚最後一程的感人故事

傑拉德·費爾南德斯 圖片版權 JOSEPH NAIR FOR THE BBC
Image caption 傑拉德·費爾南德斯修女

現年81歲高齡的傑拉德·費爾南德斯(Sister Gerard Fernandez)是新加坡天主教會的一名修女。

2019年,她入選了BBC巾幗百名傑出女性名單。

在長達40多年的歲月中,她曾陪伴無數死囚走上絞刑架,送他們最後一程,給他們臨終的心靈帶來一絲安慰。

這一切都是從她的一名學生,死囚犯陳梅珠(Tan Mui Choo,英文名凱瑟琳Catherine)開始的。

大巴窯殺童案

Image caption 費爾南德斯修女說,不管一個人有什麼樣的罪過,他/她都應該死得有尊嚴。

1981年初,新加坡發生了一起震驚全國的大巴窯殺童案。

當時,陳梅珠和她丈夫林寶龍(Adrian Lim)以及林的另一名「聖妻」何家鳳(Hoe Kah Hong)一起殘殺了兩名兒童。

兇手之一的陳梅珠曾是費爾南德斯修女的學生。費爾南德斯記得陳梅珠曾是一位「甜美而樸實的女孩」。

陳梅珠出身於虔誠的天主教家庭,並在修道院學習過。

案發後,陳梅珠被判死刑。在等待執行死刑的7年時間,費爾南德斯一直與陳梅珠保持通信來往。

費爾南德斯表示,陳梅珠犯下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她說,陳梅珠的罪行令人感到十分痛心。

在這7年中,費爾南德斯修女經常去監獄中探視陳梅珠, 跟她一起長久祈禱。

費爾南德斯修女說,這有助幫助陳梅珠從自己的精神監獄中被解救出來。

就這樣,過了7年,直到1988年11月25日,也就是陳梅珠上絞刑架的當天上午。

費爾南德斯修女說,不管一個人有什麼樣的罪過,他/她都應該死得有尊嚴。

最後一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加坡樟宜監獄裏的犯人

在上絞刑架的這一天,費爾南德斯修女和陳梅珠手拉著手,陪她走完最後一程。

在陳梅珠進入絞刑架行刑室時,費爾南德斯修女還為陳梅珠唱起了她最喜愛的讚美詩。

「然後,我聽到她走上樓梯,並聽到執行絞刑的聲音。稍後,活板門打開了,我知道凱瑟琳已經走了。」

新加坡是沒有廢除死刑的國家之一,在距離該國機場不遠的一座戒備森嚴的監獄中,關押著一些等待執行的死刑犯。

陳梅珠只是費爾南德斯修女陪伴走上絞刑架的死刑犯之一。

「沒有人會欣然接受死刑。」 費爾南德斯修女說。

在之後的40年裏,費爾南德斯修女為死囚犯們做了許多工作,她覺得這是她使命的一部分。

她說,死囚犯人需要許多精神、情感等支持。費爾南德斯修女表示,希望能幫助死囚犯明白通過原諒和心理療傷,他們有能力抵達一個更美好的彼岸。

「我會跟上帝講關於你的一切」

圖片版權 iStock
Image caption 在新加坡,毒品走私是死罪。

費爾南德斯修女回憶說,有一名死刑犯在執行絞行的前一天希望能見她一面。

這名死囚犯告訴費爾南德斯修女,有她在給了他巨大的安慰。

與此同時,費爾南德斯修女表示,對她來說,能陪伴這些死囚犯走上刑場,伴隨他們生命的最後時刻是「榮幸之至」。

她表示,他們能與我交心,並與我分享他們內心深處最深的傷痛。他們給與了我最高的信任。

費爾南德斯修女還記得這名死囚犯的最後一句話:「我明天早上就要去見上帝了,當我見到他時,將會告訴他關於你的一切。」

而對許多死囚犯來說,如果沒有費爾南德斯修女的陪伴,他們生命的最後一程將會完全不同。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死囚犯的母親表示,費爾南德斯修女給他兒子生命的最後一段時光帶來了積極的轉變。

這名母親的兒子曾是一名毒品走私犯,他曾充滿了憤怒與怨氣。但費爾南德斯修女從未對他做出任何指責和評論。

臨死前,這名死刑犯徹底改變了態度,他開始接受和懺悔自己的罪行。

新加坡是一個相對來講非常安全的國家,但該國的死刑一直存在爭議。2018年,有13人在新加坡被執行了死刑,是近年來人數最高的一年。

費爾南德斯修女本人也不贊成死刑。

她說:「所有的生命都是寶貴的。」

費爾南德斯修女表示,我遵守新加坡的法律,但希望有一天能夠廢除死刑。

「巾幗百名」是什麼?

BBC「巾幗百名」每年都會提名100名來自全球各地深具影響力及鼓舞人心的女性。今年巾幗百名提出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世界由女性來主管,未來將會是怎樣的?

我們希望讀者們能夠積極參與,向她們提出你們的主意。歡迎各位在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及推特上使用#100Women與她們交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