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官的2019推特「元年」,行文風格酷似特朗普

中國外交官登陸推特

大就是威脅嗎?大熊貓比白頭鷹更具威脅性嗎?功夫熊貓,人見人愛。

這不是稚童的呢喃,而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在社交媒體推特(Twitter)上的推文。

中國外交部在今年10月註冊推特,在12月初開始發佈英文推文。該賬號的個人簡介是:「關注我們來認識中國外交」。

在上述推文中,外交部主張以大熊貓為代表的中國不是對國際秩序的威脅,還搬出了著名卡通形象功夫熊貓,借白頭鷹喻美國,但反響卻不佳。評論中出現了不少揶揄與批評聲音,形容外交部顯得語無倫次、歇斯底里。

還有許多人指出,中國外交部的推文風格,竟然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不謀而合。跟特朗普類似,外交部推特賬號常使用大寫字母與感嘆號以示強調,讀起來自帶咆哮效果。

除外交部發言人辦公室外,中國外交官也在近期集體登陸推特,反映出公共外交的新策略。

在推特上,BBC共發現55個中國外交官或大使館、領事館的賬號,其中32個都是在2019年註冊的。

香港浸會大學傳播學院助理教授閭丘露薇對BBC表示,中國外交官活躍於海外社交媒體,顯示公共外交的策略轉為主動出擊,與外國公眾實現點對點的接觸。

在眾多海外社交媒體平台中,為什麼中國外交官偏偏選中了推特?

研究中國外宣的新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布萊迪(Anne-Marie Brady)對BBC表示,推特是重要的輿論陣地,因為世界各國的許多政論家和政府官員都在這個平台上發言,它也是記者的主要資訊來源。「推特是一個直接渠道,來塑造外國政治精英對中國的看法,」 布萊迪說。

雖然推特、臉書等海外主流社媒平台在中國被封禁,中國將它們視為打響「輿論戰」的重要陣地。

數月前,臉書和推特分別封禁散播虛假信息的賬號,並指這些賬號背後由中國官方主導。

BBC此前翻查中國政府採購文書發現,中國政府透過官媒在這些平台上開展「重大主題宣傳」和收集境內外輿情,每個項目的預算數以百萬人民幣計。

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則表示,中國媒體利用海外社交媒體對外介紹中國政策,講述中國故事,與當地民眾進行溝通,是情理當中的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國特色的外交辭令

中國外交辭令經常重覆某些義正言辭的詞組,例如「提出嚴正交涉」、「干涉中國內政」、「暴露不可告人的險惡用心」。甚至有網友製作了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模擬器,只要輸入發言對象、對方行為和中方態度,就能模擬他對該事件的回應。

外交部的中文發言還常出現連串成語,例如,曾以10個成語駁斥英國外交大臣亨特關於香港的言論。

相較之下,外交部的英文推文十分口語化,甚至會使用LOL(laugh out loud,意為大笑)、表情符號等非正式的表達。

但中文外交辭令裏火力全開的情緒,在英文推文中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近,外交部在推特上譴責美國對新疆問題加以評論,本身在有關穆斯林問題上卻是「超級騙子」,以示強調的大寫字母佔了推文不少的篇幅。

推特上的中國外交官

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趙立堅是最早活躍在推特的中國外交官,人稱「推特上戰鬥力最強」的外交官。他目前有超過22萬粉絲,追蹤超過18萬個賬號,幾乎每日都大量發推。

他早在2010年就開通了推特賬號,但他的成名推文出自今年7月與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賴斯(Susan Rice)的一場隔空交鋒

賴斯批評趙一則關於華盛頓非裔人口的推文,指責他是「可恥的種族歧視主義者」,趙也毫不客氣地反擊,形容賴斯「可恥」與「驚人地無知」。

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較常接受外媒採訪或發表觀點文章,兩人在推特上也頗為活躍。

近期,新疆穆斯林「再教育營」和香港示威將中國推至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新疆與香港自然成為中國外交官最常在推特上提及的話題。

崔天凱曾連發五則推文,表示兩地情狀被「嚴重曲解」。

劉曉明則把參加BBC時政談話節目的片段發表在推特,其中他指,外界獲得的「再教育營」洩密文件是捏造的,並表達對林鄭月娥政府和香港警察的支持。

讓人意外的推特中國網紅

圖片版權 LIU SHICHAO
Image caption 農民網紅劉世超

跟中國外交官相映成趣的推特名人,是人稱「河北胖子」的劉世超。

他自稱是一名農民,不說英文,通過翻譯軟件與海外網友互動,但卻以樸實的真性情和讓人瞠目結舌的豪飲視頻走紅海外。劉世超在推特上有超過13萬粉絲,忠實粉絲們稱他為「國王」。

關注中國流行文化的自由撰稿人Lauren Teixeira曾寫道, 「河北胖子」一人身上的軟實力,要比中國政府花費數十億打造的官媒強大得多。

社媒外交,寧左勿右

中國外交官登陸海外社交媒體,還在推文中使用了適合社媒傳播的短句、經過設計的圖片、短視頻,但與西方民眾的交流效果似乎並不理想,收到的評論大多負面。

閭丘露薇說,即使是海外社交媒體,中國外交官也難以用西方民眾習慣的方式溝通。

「中共的體制決定了發言的內容必須是符合黨的政策的,在這樣的大前提下,要用西方聽的懂的語言和邏輯,並不是一個選項。」

中國外交官在推特上收到的評論多為負面,卻似乎無礙他們繼續展示「戰狼」態度。

閭丘露薇認為,中國外交口徑越發強硬,除了反映外交政策變化的趨勢,也從側面體現,外交部在處理外交事務上,越來越沒有話語權與決策權。因此要以在外交領域「亮劍」、「佔領輿論高地」的方式,緊跟黨的宣傳政策,確保不在公眾或其他政府部門面前顯得軟弱。

從這個角度分析,中國外交官們發表推文時,瞄凖的受眾不只海外用戶,還有體制內的同僚和領導。

「中共外交是由最高領導人決定,因此具有不可預測性。在這樣的情況下,外交部作為前線,寧左勿右的表態是最政治正確和安全的方式,」閭丘露薇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