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智慧城市發展迅速 隱私安全代價幾何

Shenzhen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深圳從30年前的小漁村演變成今天有1200萬人口的智慧城市。

深圳從30年前的小漁村演變成今天有1200萬人口的智慧城市。但監控技術帶來什麼利弊?

30年前,中國在一個被稻田包圍的漁村深圳開始建設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允許外國投資。在寧靜的鄉村環境中,私營企業和工廠不斷發展,這裏逐漸轉變為城市。

現在,擁有1200萬人口的深圳,只是珠江三角洲龐大的城鎮化化區域的一部分。

中國建設智慧城市的雄心壯志是世界上最宏大的。但是,存在疑問的是:他們的監控技術可以改善居民的生活質量,還是僅僅用來密切監視他們。

清潔城市

到2050年,中國將再增加約2.92億人居住到城市裏。目前中國超過58%的人口已經是城市居民,而1980年這一比例為18%。

據有關部門稱,中國目前有662個城市,其中160多個城市人口在100萬以上。

最近在巴塞羅那舉行的智慧城市博覽會上,深圳的展覽是規模最大之一。

深圳代表團的總經理姜偉東(音譯 Jiang Wei Dong)向BBC介紹,用什麼技術推動這座智慧城市建設。

他說,深圳非常關注污染治理問題。

他補充說,與其他中國城市相比,深圳更乾淨。

他解釋說,深圳是中國第一個所有公交車和出租車實現電動化的城市。

除了更智慧的交通,還有一個新的智慧醫療系統,確保當任何人從遙遠的省份來到這座城市時,他們可以立即獲得自己的健康醫療記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深圳智慧城市建設的一個重點是疏導交通,防止擁堵。

但當被問及安全系統時,他的反應就變得不那麼熱烈。

他說,只熟悉交通問題。對於深圳市民來說,並沒有監控。

但是,在深圳當地的另一個活動中,公眾遇到的挑戰是考慮監控技術推廣的速度。

深圳福田站正在舉辦《城市之眼》展覽,展覽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當遍布傳感器的城市能夠回頭看時,人們和城市景觀會發生什麼變化?

這個展覽展出的作品中包括一個面部識別系統,參觀者可以通過佩戴特殊面具來選擇不參加,這個系統有個展示持票參觀者並分析其情緒反應的顯示屏。

有關策展人卡洛·拉蒂(Carlo Ratti)表示,《城市之眼》展覽的主要目標之一,是鼓勵參觀者表達立場,避免其採取中立的危險選擇。

圖片版權 Eyes of the City
Image caption 深圳福田站正在舉辦《城市之眼》展覽顯示技術對公眾活動的監控。

數據收集

中國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創建新城市,並重新定義城市景觀,計劃創建19個巨大的城市群,並創建世界上第一個人口超過4000萬的超級城市。

這種巨大規模的城市發展需要效率。交通必須得到控制,以避免長達一周的擁堵,交通必須綠色,以避免二氧化碳排放量殺死每個人。

但是,城市居民本身也需要提高效率。亂扔垃圾,在車上大聲播放音樂,過馬路闖紅燈,在如此巨大的城市中,這些將不再是不拘小節的行為,而成為大城市中的主要問題。

2014年,社會信用體系的概念推出。這有點像奧威爾小說裏的計劃,獎勵居民的良好行為,並懲罰他們的不良習慣。今年3月,因為一系列破壞信譽的行為,如使用過期的車票或在火車上吸煙,數百萬名信譽掃地的旅客被禁止購買火車票或飛機票。

智慧城市顧問查爾斯·里德·安德森表示,在中國,整個社會信用評分實驗非常有意思,但他很高興自己不必經歷這個過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因為一系列破壞信譽的行為,如使用過期的車票或在火車上吸煙,數百萬名信譽掃地的旅客被禁止購買火車票或飛機票。

目前,(中國)還沒有全國統一的社會信用體系。而地方政府以不同的方式實施這一理念,這有時也會對外國遊客產生連帶效應。

安德森講述了一段關於他的一位朋友最近訪問過中國一座城市的趣聞。

他說,這位朋友抵達旅館後,意識到自己把電話遺失(在出租車裏)了,所以酒店人員陪他去了公安局。

警察調出有關出租車的數據,但沒有交通攝像頭,因此他們又把他帶到了幾個街區外的另一個公安部門。在那裏,他們能夠實時找到這輛出租車,並打電話給司機,要求他把電話送回來。

在兩個小時之內,他的手機失而復得。

這位朋友說,出租車司機可能擔心,如果他不歸還手機,他的信用會被扣分。

安德森表示,這種系統受到大量批評,但對於中國公民來說,這或許不那麼令人不安,因為從小到大,他們的活動一直受到國家監督。

圖片版權 Eyes of the City
Image caption 中國越來越多使用面部識別系統。當這種系統和數據一旦被濫用,那麼它就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安德森表示,他不是百分之百支持這種系統,雖然它可以提供一些好東西。然而,當這種系統一旦被濫用,那麼它就成為一個大問題。

人權觀察今年早些時候透露,有著巨大穆斯林人口的新疆地區正在使用的一個社會信用系統,這個系統與中國警方和其他政府官員使用的應用程序有關。

城市大腦

越來越多的數據和信息通過城市裏的傳感器和其它技術落入政府手中。

但是,當各城市與掌握著巨量公民信息庫的阿里巴巴和騰訊等私人科技巨頭打交道時,會發生什麼情況呢?

阿里巴巴的總部位於東部城市杭州。這個公司花了兩年時間開發一個名為「城市大腦『的平台,分析來自攝像頭和汽車和公共汽車的GPS定位數據,並用它來控制1000多個紅綠燈,以防止交通堵塞。

阿里巴巴聲稱,它已經幫助這個擁有700萬人口的城市在交通擁堵排行榜上從中國第5位降至了第57位。

圖片版權 Waterfront Toronto
Image caption 谷歌公司也正在加拿大多倫多構建一個以互聯網為主導的智慧數字新城。

現在,中國各城市正在把大片土地交給科技公司。

深圳市政府剛剛授予騰訊一塊809平方米的一小塊填海土地,以建設它所稱的「以技術和創新為核心的未來城市」。

越來越多的西方城市也在與中國公司進行交易。

澳大利亞達爾文的議員們前往中國,與華為會面,並在深圳觀摩了華為的技術。

華為公司將為達爾文市提供一項耗資1000萬美元的系統,推出900個智能發光二極管LED照明燈、24個環境傳感器和138套閉路電視攝像機網絡。

達爾文市長科恩·瓦茨卡利斯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新聞採訪時表示,該系統沒有面部識別……其攝像機並無法分辨出公民的身份和行為。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