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成功測試主權網絡」試驗與全球互聯網斷開

Vladimir Putin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9年 5 月,俄國總統普京簽署了俄國杜馬於4月份高票通過的《主權互聯網》法案,並於2019年 11 月正式生效。

莫斯科宣佈,俄羅斯「成功測試」了與世界不聯通的全俄互聯網,並學習中國加強國有網絡供應商控制。

俄國電信部沒有詳細說明這次俄國網絡與全球網絡斷開測試的細節,但表示,普通的互聯網用戶並沒有注意到發生了任何變化。

這一測試結果將提交給普京總統。

國際上不少專家們仍然對一些國家拆除與世界聯通的互聯網聯接、發展網絡主權的趨勢感到擔憂。

英國薩里大學計算機科學家艾倫·伍德沃德教授表示,不幸的是,俄羅斯這方面的發展舉措只是全球互聯網日益瓦解的又一步驟。

他認為,越來越多的威權國家都在學習中國和伊朗等國的做法,想要控制公民能看到的內容。

他說,這意味著人們將無法參與關於自己國家正在發生的事情的對話,他們將被控制在自己的網絡隔離罩中。

計劃已久

俄羅斯多年來一直在為擁有所謂獨立的互聯網做技術、法律等各方面凖備。

俄國和中國從2011、2012年開始公開討論所謂互聯網主權的問題,當時俄國國內各種抗議開始興起,與互聯網有關的革命也撼動了世界其他威權統治。俄國當局深信社會革命運動是受西方國家挑動,決定要防止國民受到煽動,即在網絡邊境設立檢查站。

2019年 5 月,總統普京簽署了國家杜馬(議會下院)於4月份高票通過的《主權互聯網》法案,並於2019年 11 月正式生效。

該法案將讓莫斯科方面通過政府控制的基礎設施來傳輸互聯網流量,並創建一套國家域名系統。新法案出台後,互聯網供應商啟用深度數據包檢測,允許俄羅斯互聯網監管機構分析和過濾流量。

一國國內的互聯網如何工作?

這涉及限制俄羅斯版網絡與全球網絡連接的點,使政府能夠更多地控制其公民可以訪問的內容。

伍德沃德教授解釋道,這將有效地讓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和電信公司將互聯網配置設置為一個巨大的內聯網或局域網,就像大公司控制的內部網絡一樣。

那麼,政府將如何建立被一些人稱為的俄國主權網絡呢?

各國通過海底電纜或一些節點接收外國網絡服務,這些連接點將數據傳輸到其他國家的通信網絡,並從其他國家通信網絡輸入有關內容。這些需要被阻止或至少加以監管。

這將需要國內的網絡供應商合作,如果它們只涉及少數國有企業,則更容易實現。一個國家擁有的網絡和全球連接越多,控制用戶訪問就越困難。

這樣做,俄羅斯需要建立一個替代體系。

在伊朗,國家信息網允許用戶訪問網絡服務,同時管制網絡上的所有內容並限制外部信息。它由伊朗國有電信公司經營。

將所有互聯網接入有效地轉變為政府控制的花園圍牆的好處之一是,通常用來繞過防火牆的虛擬專用網絡(VPN)將不起作用。

另一個例子就是所謂的中國防火牆。它阻止了中國用戶訪問許多外國互聯網服務,這反過來又幫助了中國國內幾家科技巨頭建立自己的市場。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3月份,很多俄國人走上街頭,反對俄國政府計劃加強互聯網控制、建立俄國主權網的法案,稱之為普京網。

俄羅斯已經有自己的技術巨頭,比如俄國兩大互聯網巨頭公司Yandex和Mail.Ru,但其他本土公司也可能從所謂的主權網絡中受益。

俄羅斯計劃創建自己的維基百科,政治家們已經通過了一項法案,禁止銷售沒有預裝俄羅斯軟件的智能手機。

技術挑戰

一位專家警告說,這項政策可以幫助國家壓制言論自由,但他指出,俄國該政策能否成功並沒有結論。

智庫「新美國」的網絡安全政策研究員賈斯汀·謝爾曼告訴BBC表示,俄羅斯政府過去試圖加強網絡控制時遇到技術難題,例如,它阻止俄羅斯人訪問加密消息應用程序Telegram的努力基本上沒有成功。

謝爾曼表示,如果沒有更多關於這項測試的信息,就很難凖確評估俄羅斯在建設可隔離的國內互聯網的道路上取得了多大的進展。

在商業方面,俄羅斯將受到多少國內和國外的反彈,還有待觀察。

包括《真理報》在內的當地新聞機構援引俄國電信部副部長報道說,該計劃的測試已按計劃完成。

俄國電信部副部長阿列克謝·索科洛夫說,這次斷網演習結果表明,總體而言,俄國政府和電信運營商都做好了有效應對新出現的網絡風險和威脅的凖備,以確保俄羅斯聯邦互聯網和統一電信網絡的穩定運行。

俄國官方的塔斯社報道說,測試評估了物聯網設備的脆弱性,還進行了一項測試,以測試俄國網絡應對所謂外部負面影響的能力。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