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分析:高舉勝利旗幟退卻的特朗普 抑或已近終極的「第一階段」

us china trade war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我將在1月15日與中國簽署一項非常大而全面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2019年的最後一個夜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他的佛羅里達州的高爾夫球度假村連發推文:

「簽字儀式將在白宮舉行。來自中國的高級別代表將出席。晚些時候我還將到北京,去開始第二階段談判」。

急切特朗普 矜持習近平

特朗普12月31日的推文,事先沒與中國方面通氣,就把美中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的簽字日期定在了1月15日。

北京的消息人向英文的《南華早報》透露,特朗普的元旦除夕推文頗讓北京有點措手不及。美中雙方雖然已同意在一月份內敲定第一階段協議,但中方沒料到特朗普會單方面宣佈簽字日期,而且表示即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不出面也願意簽字。

北京的線人對《南華早報》說,北京「花了半天的時間開會討論」,最後決定就按特朗普宣佈的日子讓副總理劉鶴率代表團出席簽字儀式。

但是,特朗普發推整整10天後,北京才正式表態確認。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1月9日宣佈,中國副總理劉鶴將在1月13-15日率團訪問華盛頓,與美方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方強調,劉鶴「不是作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使」,而是以國務院副總理,政治局委員和中美貿易談判中方代表的身份,「應美國的邀請」前往華盛頓。

耐人尋味的是,高峰特別強調,劉鶴「不是做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特使」,而是以國務院副總理,政治局委員和中美貿易談判中方代表的身份,「應美國的邀請」前往華盛頓。

在被記者問到,特朗普稱的稍候他要親自到北京開啟第二輪談判以及習近平是否發出邀請,高峰稱中方「無法提供信息」。

華盛頓的急切,北京的矜持,明眼人一目了然。為什麼?

無望畢其功 退而求其次

打響美中貿易戰第一槍時,美國總統特朗普聲言,與中國打貿易戰「很好而且很容易贏」。

24個月打下來,他的貿易戰「很好」的堅稱與全球經濟學專家與商家的共識相左。與中國的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尤其是他掛在嘴邊為之拼打的美國農業和製造業,已經開始顯現並在加劇。

打貿易戰的特朗普無視一個最基本的貿易常識,堅稱對中國徵加懲罰性貿易關稅,掏錢的不是美國進口商而是中國,而且空口無憑的稱已經為美國贏得了「數以億計美元」的進賬。

倒是有一個確鑿的數字: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和2019年向美國農民提供了總計280億美元的援助,以補貼貿易戰給美國農產品出口造成的損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打響美中貿易戰第一槍時,美國總統特朗普聲言,與中國打貿易戰「很好而且很容易贏」。

而且,世界上兩個最大的經濟體的火拼,有把全球經濟拖入衰退的危險。

聯合國貿發會在年底發表報告警告說:美中貿易戰兩敗俱傷,不僅損害了中、美雙方,而且還危及全球經濟穩定和未來的增長。聯合國的報告稱,2019年,全球經濟經歷了過去10年來最緩慢的增長,2020年甚至可能滑入衰退。

就在聯合國這份報告公布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10月發佈對全球經濟展望預測:美中貿易戰拖累全球經濟增長,到2020年將累計使全球GDP減少0.8%。百分點換算成金額就是七千億美元。

「很容易贏」?事實證明特朗普的自信與現實顯然脫節。

特朗普打響美中貿易戰時,沒有提什麼「第一階段」。他要的是「全勝」,畢其功於一役,徹底擺平中國,不再被中國「強姦」。

為什麼「很容易贏」,因為特朗普相信他有一個殺手鐧:徵加貿易關稅。六百億美元中國不低頭?再加個兩千億!10%中國撐得住?提高到25%!

兩年打下來,證明特朗普的殺手鐧害人不利己。美國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的多拉爾(David Dollar)說:「與中國的貿易戰對白宮來說是一個令人警醒的體驗。特朗普的人馬相信,關稅是贏贏之舉,打擊中國的同時振興美國企業。但這並沒有發生。與特朗普總統推特上所說的相反,美國製造業過去一年裏在衰退減員。」

是的,貿易戰也給中國造成巨大的壓力。是的,中國經濟放緩,貿易戰是直接因素之一。

但是,中國的「抗擊打」能力超出了特朗普的預料。因為中國有一個特朗普沒有的底氣。香港Macquarie Capital的首席中國經濟師Larry Hu 一語道破:「特朗普政府要面對總統選舉,中國政府不需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打響美中貿易戰時,沒有提什麼「第一階段」。他要的是「全勝」,不再被中國「強姦」。

貿易戰雖然也給中國造成政治壓力,但習近平沒有選票流失之憂。貿易戰影響美國經濟給特朗普的票倉捅個窟窿,危險則是實實在在的。

雖然直到去年9月份特朗普還堅稱他要的是「完勝」,現實卻迫使他不得不退而求其次。但是,要特朗普把貿易戰「好且容易贏」改口成「不好且不容易贏」,是絶對不可能的。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貿易政策專家奧爾登 (Edward Alden)說,華盛頓顯然更急於簽下第一階段協議,這能讓特朗普繼續吹噓「對中國強硬」,而且「在技術上已經達成協議」,11個月後要競選連任的特朗普可以拿來說成是兌現他在2016年對選民的承諾。

於是,雙方拉鋸妥協催生的第一階段協議,被特朗普當作勝利的大旗高高舉起,北京的溫吞矜持也就不難理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貿易戰兩年打拼後達成第一階段協議,階段性戰役美國中國誰贏誰輸?戰術上看,美中雙方各有進退,得失互有。

戰術角力戰略鼎力 第一階段抑或終極

美中貿易第一階段協議86頁的文本,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美國以降低對中國的貿易關稅的懲罰力度(美國將取消尚未開徵的關稅,已經加徵的關稅減低幅度)來換取中國大幅增購美國的農產品及其它產品,並承諾在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金融匯率等方面更加遵守遊戲規則。

貿易戰兩年打拼後,階段性戰役美國中國誰贏誰輸?戰術上看,美中雙方各有進退,得失互有。

總部在倫敦的諮詢公司Llewellyn Consulting說,美中雙方相互徵加關稅的累積效應是,美國的GDP被削掉了整整一個百分點。跟蹤世界懲罰關稅效應的American Action Forum報告說,美中貿易戰也給已經疲軟的中國經濟造成了程度相當的損失。

美國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多拉爾說,美中雙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最大的好處是讓過去一年來幾乎是每個月都在加劇的徵加關稅停了下來。

暫時休戰,美中雙方和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華盛頓的急切,北京的矜持,明眼人一目了然。

但是,從戰略的高度看美中貿易戰的第一階段,無論是政治經濟評論人士還是商家,一個普遍的看法是,美國已經輸了,而且可能已經失去了扳回來的機會。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中國商業與政治經濟項目高級研究員甘思德(Scott Kennedy)認為,美國為了「短暫而有限的獲益」,付出了「(對美方)有著深遠的實質性代價」。

美國製造業聯盟主席保羅(Scott Paul)則說,美方同意部分移除對華加徵關稅意味著「失去了大部分槓桿,同時也除去了與中國貿易爭端中最有意義的議題」。

甘斯德所說的「深遠的實質性代價」,和保羅所說的「除去了與中國貿易爭端中最有意義的議題」是什麼?

它正是特朗普兩年前與中國開打時發誓要徹底解決的問題,即中國通過一系列國家干預行為,政府操縱控制市場和經濟政策,給予中國企業巨大的不公平競爭優勢。用特朗普富於色彩的語言,美國多年來被中國「強姦」。

美國《華盛頓郵報》評論說,特朗普總統與北京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沒有碰一個根本的問題,即中國政府與商業的聯姻。它導致的中國全球貿易的競爭優勢讓美國企業過去20多年來叫苦連天。

特朗普沒有碰的,實質上是中國的市場結構和中國「成功故事」背後的經濟模式。

特朗普即便是想碰,敢碰,中國也不會甘心讓美國或歐盟或任何其它貿易伙伴碰它。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商業與政治經濟項目高級研究員甘思德說,這個階段協議使得中方只需做出有限的讓步,換取繼續維持其政府干預的經濟策略以及歧視性的產業政策,「為此付出代價的則是中國的貿易伙伴以及全球經濟。」

從這個意義上說,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抑或已經接近終極。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