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修憲,政府請辭,普京到底想做什麼

Russian President Vladimir Putin (R, back to camera) and Russian Prime Minister Dmitry Medvedev (L, back to camera) leave after a meeting with Cabinet members at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Moscow, Russia, 15 January 2020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梅德韋傑夫(左)曾是普京總統(右)的左右手,現在他將退居幕後。

它毫無先兆地就發生了。看起來,事前就連俄羅斯政府內的各部長都不知道自己即將要離職。

這是莫斯科新一年度的工作氣象嗎——舊人讓位,新人上位?

但是很明顯,67歲的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腦子裏想的是要改變一些事情。距離他卸任還有四年,而他已經執政了20年,很明顯他是在為將來做凖備。

新政府將會由米哈伊爾·米舒斯金(Mikhail Mishustin)領導。這是一個技術官僚,曾將飽受詬病的俄羅斯稅務局扭轉成一個有效運轉的部門,並由這個從普京上任總統之後就是一直當成左右手的人統領。

由於俄羅斯憲法對總統連任的規定,德米特裏·梅德韋傑夫(Dmitry Medvedev)甚至充當了四年的總統。

作為統一俄羅斯黨(United Russia)不太受歡迎的黨主席,梅德韋傑夫將不會離開,只不過他作為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副主席的新角色將更加退居幕後。

「這是個金色降落傘(意指在團隊被取代之後對部分高層採取的補償措施),意味著他是被留下來了,因為安全會議是普京最親密的內部圈子——是他自己的小政府,」莫斯科卡耐基中心( Moscow carnegie centre)的亞歷山大·鮑諾夫(Alexander Baunov)說。

普京又到了和他第二任期結束時一樣的狀況,當時是梅德韋傑夫充當他的代理人。只不過這一次,普京不會再假裝以總理身份退居二線了。現在看起來,普京作為總統的第四個任期將會是他的最後一個。

普京到底想做什麼?

表面上,這意味著國會的權力將會更大——首先,它將擁有任命總理和通過內閣人選的權力。然而,這暫時還不會發生。普京已經選好了梅德韋傑夫的繼任人,而國會將不得不批准。

至於國會的其他權力,現在仍然不明確。BBC俄語部記者謝爾蓋·戈裏亞什科(Sergei Goryashko)報道說:「國會成員仍將是原來的那些,沒有太多的改變。」

普京總統提議的是就修憲進行一次公眾投票——這是1993年以來的第一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普京在周三早上向國會兩院發表講話,此時俄羅斯才剛剛意識到即將要到來的改變。

其中一項突出的提議是將國務院變成一個正式的政府部門,寫入憲法。

目前,國務院是一個由包括政黨領袖在內的85名地區首長和官員組成的顧問團體。該組織人數龐大,開會時能擠滿克里姆林宮的一個大廳。

對於這個部門的未來,普京明顯是有設計的。一種說法,他可能會成為國務院的新權力領袖。

「他開始談論國務院這件事情本身,是他可能試圖建立另一個地方來安放權力,讓他可以從那裏凌駕於總統之上,」鮑諾夫表示。

謝爾蓋·戈裏亞什科則說,普京想要繼續當權,問題是如何做到。我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他不會在2024年之後繼續留在總統職位上,於是問題就在他選擇將自己放到什麼位置。甚至有可能就是他現在已經擔任的安全會議主席。

倫敦國王學院俄羅斯研究院的總管薩姆·格林(Sam Greene)認為,想要在2024年之後保障自己未來的政府精英們「如今不得不同時下三盤棋」——分別確定俄羅斯「國家杜馬」(Duma,即俄羅斯下議院)、國務院和普京本人的角色。

評論員康斯坦丁·埃格特(Konstantin Eggert)打了一個相似的比方,他表示這「同樣是假裝革新的一盤無意義的棋」,最終實際上是要維持現狀。

各方反應如何?

對於普京總統最大的政治對手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來說,這一步表明了一種向蘇聯式政治的回歸,而任何修憲的投票都將是虛假的。

另一名反對派活動人士柳博夫·索博爾(Lyubov Sobol)同樣憤怒:「用一群盜賊取代另一群盜賊,不是改革,也不是換代。」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米哈伊爾·米舒斯金當年對稅務部門的改革受到廣泛稱讚,但是多數俄羅斯對他本人並不了解。

另一些人則認為不受歡迎的梅德韋傑夫辭職,就相當於當年普京執政早期的總理米哈伊爾·弗拉德科夫(Mikhail Fradkov)下台,後者在普京第二任期結束前離職。

雖然新的人選是一個受尊重的技術官僚,曾經改革過稅務局,但是人們對他所知甚少。弗拉德科夫當年同樣被一名不為人所熟悉的人取代,就是維克托·祖布科夫(Viktor Zubkov),他最後只任職了幾個月。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