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間諜秘密曝光:多國通訊加密裝置疑一直被設「後門」

Swiss company Crypto made CX-52 encryption machines
Image caption 這是克里普托公司製造的CX-52加密器。

據歐美媒體報道,美國和德國情報組織自冷戰時期至2000年代初期,一直秘密地控制瑞士公司克里普托(Crypto AG),向外國政府和企業出售加密機器,一邊賺取數以百萬計美元,一邊收集重要情報。美、德兩國有方法替這些機器快速解碼,獲取情報。

涉及的國家包括伊朗、沙特阿拉伯、印度、巴基斯坦、意大利、梵蒂岡、利比亞、韓國、拉丁美洲的軍事政權等等。

中國和俄羅斯因為不信任西方國家的產品而一直沒有使用克里普托的加密產品,但報道稱美德兩國透過其他國家與中俄兩國的接觸,也得到情報。

美國《華盛頓郵報》、德國電視二台(ZDF)和瑞士德語廣播電視(SRF)取得了一份中情局內部機密歷史文件,並訪問了多名匿名的情報部門現任及前任官員,以及這家瑞士公司的員工,詳列了美德這次秘密行動。

克里普托(Crypto AG),在2018年被收購,改名為「克里普托國際」(Crypto International),新公司表示,對這家公司的過去毫不知情,強調現在與任何外國情報組織無關連。

瑞士政府表示,自去年11月已知悉有關事件,本月稍早收回「克里普托國際」(Crypto International)的出口牌照,並委任退休法官進行調查。

美國和德國情報部門沒有否認文件的真實性,但拒絶作出評論。

這項秘密行動如何影響歷史?

在過去超過半個世紀,全球多個國家政府的情報人員、士兵、外交人員都是依靠瑞士公司克里普托所生產的加密機器作為溝通的渠道。

但事實上,許多客戶不知情的是,美國中情局是這家公司背後的主人,情報部門操縱了這家公司售出的機器,讓他們很容易可以破解其他國家發出的加密訊息。這項秘密行動的代號是「魯比孔(Rubicon)」。

中情局的內部報告稱這項計劃為「世紀情報政變(the intelligence coup of the century)」,「外國政府一邊向美國和西德提供豐厚報酬,一邊讓至少兩個,其至五六個外國政府,得到其秘密通訊」。

這家瑞士公司是二戰時期,俄裔發明家鮑里斯‧哈格林(Boris Hagelin)創辦,他當時製造的加密裝置體型較細小,被美軍看中,讓他賺了第一桶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格林與太太在二戰時期逃到美國。

這家公司在二戰後越做越大,1970年代被美國情報部門秘密收購,並交由德國(西德)作為合作夥伴,研究這些機器,和決定銷售對象。

公司近乎壟斷了加密機器製造市場,至今向超過120個國家出售產品。

報道說,在1980年代,美國情報部門處理約40%的外國秘密通訊,都是來自克里普托的機器。

影響過的重大事例包括:

  • 1979年,伊朗脅持66名美國人質長達444天,克里普托為美國提供了監視伊朗官員的情報。
  • 1982年,英國和阿根廷就英國海外領土福克蘭群島爆發福克蘭戰爭,美國把收集得到的阿根廷軍事機密,傳給英國。
  • 1986年,德國柏林舞廳遭炸毀,起初都不知道是誰所為,但利比亞官員用上這家公司的加密機互相祝賀,令美、德兩國很快知道誰是幕後黑手。
  • 直至1989年,東西德合併後,德國情報部門認為這項計劃風險太高,在1990年代初退出,但美國繼續暗地裏使用克里普托收集情報。

文件顯示,美國和德國雙方曾就這秘密項目的金錢及道德底線等問題有磨擦。德國特別不滿美國也會監控盟友。

員工和新老闆均蒙在鼓裏

隨著互聯網流行起來,這家以實體加密機器技術起家的公司,失去了原本在行內的領導地位,但仍然有多個國家使用克里普托的產品。

在2018年,克里普托(Crypto AG)解散,由兩間不同的安保公司分別收購。一家是只向瑞士政府出售安全系統的CyOne Security,瑞士網路安全創業家安德烈亞斯‧林德(Andreas Linde)則購買了克里普托的品牌和國際業務,並把公司稱為克里普托國際(Crypto International)。

因為受到歐洲小國列支敦士登的法律保障,克里普托(Crypto AG)原股東的身份和這次收購的金額均沒有被公開。

根據《華郵》報道,CyOne的發言人拒絶評論克里普托的歷史背景,但稱新公司與任何情報部門都沒有關連。

克里普托國際(Crypto International)主席安德烈亞斯‧林德接受《華郵》訪問時表示,一直不知道克里普托原股東是誰,也從來不知道克里普托與美、德情報部門有關連,他說,「如果你所說的是真的,我絶對感到被背叛。」

他說,以為這家公司和多國政府有合約,產品一定嚴謹測試,現在公司會調查所有產品是否有安全漏洞,「我還買了這個品牌的名字……這可能是我職業上作出最愚蠢的決定。」

一些曾經為克里普托工作的員工亦感到被背叛,特別是那些游說外國政府購買產品的人,現在才發現自己一直推銷的產品存在安全漏洞,亦有一些員工表示,早就懷疑公司產品有漏洞,可能與政府勢力有關。

瑞士政府表示,自去年11月已獲知會有關事件,本月稍早收回克里普托國際(Crypto International)的出口牌照,並委讬退休法官進行調查。《華郵》稱,從美、德的文件顯示,瑞士官員已清楚克里托普與美、德情報部門有關,似乎是得知媒體在跟進調查才刻意介入。

媒體取得的這份歷史文件沒有透露中情局何時終止介入,文件形容這項計劃是「間諜戰的勝利」,幫助美國「對抗專制政權」,「保護美國及盟友利益」。

《華郵》引述美國前國安局局長博比‧雷‧因曼(Bobby Ray Inman)說,「我有沒有一絲內疚?完全沒有……這是來自世界各地十分珍貴的訊息來源,對美國政策者非常重要。」

報道說,這次曝光的內容除了顯示美國的情報網路如何具滲透力,也顯示了科技公司與政府可能存在的千絲萬縷的關係。

瑞士的中立立場受到考驗

BBC記者莫金‧福克斯 發自日內瓦

報道令瑞士充滿悲痛的哀號。

一個政治記者慨嘆,「我們這次名譽掃地了。」

亦有人說,「我們一貫的中立極具諷刺。」

事實上,克里普托有秘密交易早已傳出多年,其瑞士員工也懷疑有問題。

瑞士政府一早知情,她是唯一一個政府,買到了沒有牽涉美國中情局的Crypto機器。

現在瑞士似乎想在國際媒體上表達歉意的態度,看起來更令人痛苦。

瑞士一貫想擺脫「他們為了錢可以做任何事」的刻板形象,在這次事件中再度顯示出來。

瑞士的銀行曾經看管獨裁者數以億計的存款,以前更對大規模逃稅視而不見。

近年,銀行規管慢慢改善之際,今次事件卻令瑞士另一感驕傲的產業工程界,也走向庸俗。

中情局利用克里普托正是看凖了瑞士中立的聲譽和質素,可以吸引外國買家。

瑞士拿了錢,出售有漏洞的機器,如今全世界都知道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