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國際關注中國疫情對世界經濟衝擊

Disinfectant being sprayed outside Shanghai exchange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股市因為疫情春節開市後暴跌。

全球經濟學者和官員們都在關注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對世界經濟的衝擊會有多大。

隨著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春節長假後開始緩慢地返工,全球的分析師和銀行家們做出不同的預測。

截至2月中旬,大多數國際經濟學者們認為,新冠肺炎對中國的經濟衝擊比原來想象的時間要短,但更加劇烈,全世界都會感受到這種衝擊。然而,人們對到底影響程度的預期差別很大。

路透社報道說,衛生業內人士和經濟學家認為,由於中國缺乏透明的數據,加上沒有先例,使得明確的估算變得困難。

這次的疫情和2003年非典時期相比,中國已經不是當年的中國,世界經濟形勢也今非昔比。

但當2003年薩斯 (Sars)來襲時,中國對全球GDP的貢獻僅為4%,而2017年為15%,當年中國企業融入全球供應鏈的比例要低得多。

全球供應鏈

目前,各方關注與國際供應鏈密切相關的中國有關產業。由於疫情最嚴重的武漢和湖北省尚在封城狀態,恢復生產的時間仍然未知。

武漢不僅是一個上千萬人口的超大型城市,更是中國製造產業鏈上的關鍵一環,在電子、汽車、醫藥等領域擁有成規模的產業集群,如果武漢的生產和物流停止,一些湖北以外的產業鏈下游企業可能也會面臨斷供停產的問題。

英國《衛報》指出,許多全球性公司都依賴中國供應商。例如,在蘋果的800家供應商中,有290家在中國,中國佔全球電視產量的9%。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國際供應商關注中國工廠節後復工情況。

武漢50%的製造業與汽車工業有關,25%與該地區的其它技術供應有關。歐洲和美國的汽車高管們警告稱,他們距離汽車缺供只有幾周的時間。由於缺少中國供應的零部件,現代汽車已經關閉了在韓國的業務。

對亞洲地區其它國家的影響

《衛報》的分析認為,目前東南亞是面臨風險最大的區域之一,因為與中國龐大的地方經濟的聯繫也十分緊密。

日本雖然更富裕,但也面臨很大風險。中國是日本工業機械、汽車和卡車以及技術先進的消費品的大買家。中國製造的零部件則大量出口送入日本工廠。還有數以百萬計的中國遊客每年訪問日本。日本已經做好了今年第一季度取消40萬人到日本旅遊預訂的凖備。

澳大利亞經濟也與中國緊密相連,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警告稱,中國疫情對澳洲經濟確實將產生很大壓力。大量接收中國留學生的澳大利亞的大學已經受到衝擊。

對英國、歐盟和美國的影響

英格蘭銀行行長卡尼最近對英國上議院經濟事務委員會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已經大於2003年薩斯疫情蔓延造成的經濟影響。

他表示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雖然近日有消息說新感染人數正在下降,但現在做出對中國和國際宏觀經濟形勢的全面判斷為時尚早。英格蘭銀行正和美聯儲一樣,密切關注事態發展。

卡尼說,對英國銀行業進行的壓力測試表明,它們已做好應對經濟增長受到更大衝擊的凖備。

一些經濟學者表示,現在尚難預估中國新冠肺炎造成的國際衝擊。

與其他歐洲國家一樣,英國可能會限制中國訪英遊客的流量,而不會對經濟產生巨大影響。不過,中國遊客喜歡光顧的英國旅遊熱點,比如牛津郡的比斯特村購物村的銷售將可能出現嚴重下滑。

《衛報》稱,如果全球貿易會像預期的那樣開始放緩,英國將感受到更廣泛的影響。英國與所有世界大經濟體都密切相連,因此,當全球經濟打噴嚏時,英國總是感冒。去年,由於美中之間的關稅大戰,英國製造業陷入衰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宜家家具因為疫情關閉了在中國的所有33個門店。

德國的《每日新聞》發表文章認為,德國經濟會因中國疫情受到重創。

但德國經濟部長彼得·奧爾特邁爾2月初表示,現在說冠狀病毒如何影響德國經濟還為時過早。

歐盟媒體EU Rreporter援引中國駐比利時大使曹忠明說,中國經濟的變化對歐洲會有影響,但只是暫時的、可控的,疫情過去之後,中歐之間的合作還會像過去一樣密切,增長勢頭也會很快恢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在華盛頓表示,IMF仍在評估在中國暴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帶來的影響,希望這個影響是「V型」的,即經濟在短時間內得以快速恢復。

與此同時,美國財長努欽就美國2021財年預算案出席國會參議院金融委員會聽證會時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是一次性事件,不會持續到2020年以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