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與中美爭霸升溫 「恐華症」死灰復燃引關注

Two women wearing protective facemasks stand inside a shopping mall in Bangkok on 5 February 2020.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自從新冠肺炎病毒疫情開始以來,世界各地包括亞洲地區內部對中國人的疑慮也越來越大。

中國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不斷蔓延,導致一些國家和地區的「恐中症」和「恐華症」死灰復燃。

當來自中國的化妝師楊女士去她在柏林的醫生診所時,立即被禁止進入。她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頭。

她不得不在一月的嚴寒中在診所外面等候,其他病人一個個被叫進診所看病。最後,她的醫生出現了。這位女醫生的第一句話是:這不是針對你個人的,但是……。

然後她說:「由於這種病毒來自中國,我們現在不給任何中國病人看病。」

楊女士告訴BBC記者,她沒有機會向醫生解釋她自己是健康的,而且近期也沒有到中國去旅行過。

自從起源於武漢的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以來的幾周內,出現了多起歧視中國公民、海外華人或任何看起來像東亞人的報道,一些歧視案甚至發生在亞洲和華人佔多數的社會裏。

尤其是中國的吹哨人李文亮感染死亡的故事曝光後,國際上對中國受害者的同情與日俱增。儘管如此,很多東亞和中國人都發聲,批評與病毒有關的種族主義和仇外情緒已經變得嚴重。

歧視中國和中國人並不是新的現象。仇華排華的問題已經存在了幾個世紀,歷史清楚有據可查。

但是,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危機爆發期間,表現各種「恐華」複雜的情緒和事件,混雜在一起,折射出目前世界與中國已經日益複雜的關係。

西方的陌生和東方的司空見慣

與新冠病毒相關的尖酸刻毒的態度已經在世界各地出現,但方式表達有微妙的不同。

在東亞人是明顯少數民族的國家和地區,比如歐洲、美國和澳大利亞等,那種認為為中國人骯髒和不文明的偏見助長了「恐華」情緒。

在法國和澳大利亞的小報甚至刊登出「黃禍」、「中國病毒之亂(注:panda-monium,此詞故意和中國特有的熊貓聯繫起來 )」和「中國孩子呆在家裏(別出來)」等標題。

在一些學校裏,華人的孩子受到同學欺負,原因是「他們是中國人,攜帶病毒」。

對於疫情的最初報道說,這種病毒起源於武漢一個出售野生動物的海鮮市場,而且可能是由蝙蝠攜帶的一種病毒變異,社交媒體上再次出現一些老段子,嘲笑中國人什麼都吃。

亞洲地區一些國家也出現了同樣的言論,而這裏「恐華」情緒更複雜、甚至更帶有排外的語氣。

社交媒體經常出現一個共同的話題,基本是懷疑中國大陸人不斷湧來,會感染當地居民。

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數十萬人簽署了一份網絡呼籲書,要求全面禁止中國公民入境,這兩國的政府也實施了某種形式的入境禁令。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成員在醫院管理局大樓外手持標語牌舉行罷工,標語英文為:關閉邊界對中國說不(資料照片)。

在日本,一些人將中國人稱為「生物恐怖分子」。在印尼和其他國家還出現了警惕中國人感染當地人、特別是穆斯林的陰謀論。

在香港研究中國公共政策的前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長劉浩典(Donald Low)教授說:「在西方,中國被視為遙不可及的,那裏的恐華症更多出於不熟悉不了解。但在亞洲和東南亞,這已經司空見慣。」

歷史與現實陰影

在亞洲,近幾個世紀以來,中國的名字被地區爭端、歷史不滿和一批批的中國移民浪潮的陰影籠罩著。

而最近時期,則因為中國對南中國海的主張和在新疆省拘留大批維吾爾族穆斯林的新聞,激起了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東南亞國家的憤怒和懷疑。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隨著歧視增多也引發了海外反種族主義的反擊,正如這張意大利塗鴉中所看到的那樣,上面寫著:我們周圍無知的疫情爆發流行......我們必須保護自己。

中國對該地區的投資不斷加大,受到當地政府的歡迎,但也引發了人們對中國支配其經濟和開發以及造成剝削的疑慮,而當地人幾乎沒有得到多少經濟好處。

即使在以華裔為主的社會,例如香港和新加坡,反中情緒也有所上升,部分原因是長期以來對中國移民和身份認同的焦慮,以及北京的影響。

羨慕和蔑視

一些人認為,目前出現的這種「恐中症」情緒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中國在當前危機中和世界舞台上的一貫做法造成的。

劉浩典教授表示,人們對中國人持一種「敬畏和蔑視」的複雜態度。

他表示,對於一些觀察中國如何處理疫情危機的人而言,他們對中國人能夠做些什麼有種令人難以置信的羨慕,比如在幾天內就建起一座醫院。但是,也有人蔑視他們無法控制野生動物貿易之類的東西,或者做不到運作透明。

官員們承認,他們最初報告和遏制危機的速度太慢太遲,並且因此前訓誡吹哨人李文亮醫生而受到嚴厲批評。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試圖向外展示一個強大而自信的中國——中國不但在世界各國投資成百上千億美元,而且是一個負責任的全球參與者。

中美貿易戰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美國和中國進行著激烈的媒體交鋒。美國指責中國從事國家間諜活動,稱中國無休止地對有爭議的領土宣示主權。

中國人日益富裕,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中國遊客和學生前往世界各地旅遊訪問和生活,到處都能看到他們的足跡身影,但偶爾也會有一些有關中國人不良行為的報道,重新讓人產生中國人不文明、炫富的成見。

當然,並不是世界上每一個地方都對中國有同樣的疑慮。根據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相比之下,在西歐、美國和亞洲更容易「恐華」情緒,而在南美、非洲和東歐的人口對中國持更正面的態度。

一些觀察人士表示,中國的競爭對手因為可以通過反華獲得政治資本,他們也應對「恐華症」負責。

香港科技大學的社會學家巴里·索特曼教授表示,近年來,美國出現了大量反華言論,尤其是在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

美國本身有著漫長的排華歷史,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1882年的《排華法案》,該法案禁止移民美國的中國勞工在淘金熱開始後的各種權益。

索特曼教授表示,目前的排華潮流與美國以及世界其他地區的本土地方主義的重新抬頭相吻合,或許是這個上升趨勢的一部分。

他指出,現在中國正被視為美國霸權的挑戰者,中國政府所做工作的幾乎每一個方面都遭到強烈的批評。因此,全世界很多人都開始關注這方面的形勢,這種情緒源於歷史上根深蒂固的恐華症,與亞洲的情況很相似。

落井下石

中國不接受對中國人的落井下石做法。

在過去的幾周裏,中國國家媒體發表了幾篇嚴厲的評論文章,譴責歧視和種族主義,尤其是面向全球受眾的英文頻道。

但是,中國一些官方媒體也對國際媒體就政府處理冠狀病毒危機的批評性報道表示異議,儘管一些批評早已在中國當地媒體上發表。

他們要麼稱其為不實報道,要麼是將其稱為對中國的歧視,中國官媒中國國際網絡電視台的著名電視主播劉欣將其比作「落井下石」。

中國官方批評一些國家,尤其是美國,通過頒布對中國遊客入境禁令, 「製造和傳播恐懼」。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近年來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越來越多的中國遊客。但在沒有疫情、沒有必要的地方,戴口罩可能引發誤會和聯想。

與此同時,隨著新冠疫情繼續在全球蔓延,許多海外華人和亞洲少數民族對這種歧視的情緒越來越感到擔憂。

在柏林的中國化妝師楊女士表示感到擔心。在接下來的幾周裏,她打算盡量減少外出。

讓她感到擔心的不僅僅是在診所的經歷。因為他的一名德國亞裔朋友最近在火車站遭到騷擾,一名中國婦女在回家的路上遭到野蠻襲擊,柏林警方將其列為種族主義事件。這名女子在中國社交媒體上聲稱,她遭到他人侮辱,罵她是「病毒」,在反駁後遭到毆打。

楊女士說:「當他人稱我是病毒時,我不想與這些人爭吵。他們只知道報紙上讀到的東西,你無法改變他們的想法。」

楊女士說:「即使我向他們出示我的簽證,告訴他們我是德國永久居民,但這一切都無助於事。因為他們看到的就只是我有一張中國人的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