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加利福尼亞等三州宣佈緊急狀態,從搶購到檢測、救治看中美應對的異同

  • 馮兆音
  • BBC中文駐美記者 發自華盛頓
紐約中國城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新冠病毒死亡案例4日達到11例。在對政府應對疫情不力的批評聲浪下,副總統彭斯宣佈,只要有醫生指引,美國人就能接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檢測。

繼華盛頓州和佛羅里達州後,加利福尼亞州當地時間3月4日晚間宣佈進入緊急狀態,成為美國第三個因新冠疫情進入緊急狀態的州份。宣告「緊急狀態」為州政府調動資源提供便利,並不意味著公共機構運作或居民的日常生活會發生任何巨大變動。

加州在出現首個死亡案例後作出這一宣告。71歲的感染病人在加州薩克拉門托的一家醫院去世。官方稱,他在一艘名為Grand Princess的郵輪上受到感染,當時郵輪正從舊金山前往墨西哥。這艘郵輪和在日本引起軒然大波的「鑽石公主號」一樣,由一家名為Carnival的公司運作。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Grand Princess 是全球最大的郵輪之一(資料圖片)。

重災區西雅圖

「剛出虎口,又入狼穴」,在華盛頓州西雅圖居住的中國人王先生這樣形容他的處境。他在1月底從廣東返回西雅圖,剛好趕在美國發出入境禁令前,他隨即在家自願隔離14天。沒想到沒過多久,西雅圖就成了美國新冠疫情的重災區。

1月21日,西雅圖確診美國首例新冠病毒病例。2月底,當地出現無法確定病源的感染病例,多例集中在一家養老院。病患未到過海外疫情嚴重的地區,也並未接觸已知的感染患者。研究者警告,這顯示新冠病毒已在當地社區悄然蔓延多時,實際感染人數可能已經過千。華盛頓州在2月29日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王先生在總部位於西雅圖的科技公司亞馬遜工作,公司在3月3日發出內部通告,一名員工確認感染新冠病毒。其他員工若獲得主管批准,就可在家中遠程工作。王先生與病患並不在同一棟樓辦公,不過他馬上決定選擇在家辦公,減低感染的機率。「先在家觀察一下情況,不過我還會正常出門,」王先生說,他暫時還不太擔憂。

美國各地許多大型集會宣告取消,其中包括多個硅谷公司的科技會議,以及世界銀行與世界貨幣基金組織的年會。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西雅圖醫務人員轉移一名確診病人

檢測難題

與此同時,對美國聯邦政府與當地政府應對疫情凖備不足的質疑聲浪不止。確診標凖過高、檢測延誤、試劑盒不足等中國曾經犯下的錯誤,似乎在美國以小規模重演。

最初全美只有聯邦疾控中心(CDC)有能力檢測病毒,在2月5日之後,檢測試劑盒開始下放到州、郡和城市層級的實驗室。

但美國疾控中心(CDC)在生產病毒檢測試劑盒過程中一度遭遇技術困難。2月底,韓國已對超過9萬名民眾進行病毒檢測,然而,美國當時只進行了約500個檢測。

社交媒體推特上,一名西雅圖居民分享了她尋求病毒檢測的波折經歷。

她在一家物理治療康復中心工作,接觸不少病患,她身上出現了新冠病毒感染的所有症狀。當她撥打當地新冠肺炎熱線電話時,等了40分鐘未有回應。家庭醫生與急診室不清楚如何尋求受檢,當地醫院表示沒有檢測試劑盒,又把她轉至新冠肺炎熱線。她最終得知,只有最近兩周內到過海外、曾經接觸過確診病人的人才有資格受檢。

副總統彭斯3月4日表示,將改變這一受檢標凖。 「我之前跟州政府官員交流,當時人們認為,不應對只有輕微症狀的人進行檢測,」彭斯表示,「我們現正發佈清晰的指引,只要有醫生的命令,任何美國人都能接受測試。」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紐約地鐵上,有的乘客戴上了口罩。

囤積搶購

此前在中國內地、香港、新加坡等地曾上演囤貨一幕,也在美國出現了。連在遠離美國大陸的夏威夷州,大型超市外都排起了長龍。廁紙、常用藥、飲用水、米和罐頭尤其緊俏。首都華盛頓的超市裏免洗手部消毒液的貨架空空如也,至於口罩,早在一個多月前就售罄了。

王先生也有意識地多買了一些食物,但他認為大量搶購的行為是過慮了。

在美國疫情最集中的西雅圖街頭, 「華人緊張,其他美國人淡定,」他總結道。在街上戴口罩的,幾乎都是亞裔面孔。當地華人在微信上建起了「疫情互助群」,200人上限的群很快就滿了,類似的群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

音頻加註文字,

BBC記者費格斯·沃爾什說口罩沒什麼用,還是留給醫生們或是病人用吧(英文)。

華人超市裏,工作人員都戴上了口罩。「一方面為了讓顧客放心,另一方面也是自我保護吧,」王先生說。

在疫情下的中國,不戴口罩成了一種「罪」,會被路人嫌棄、鄰里舉報、商戶拒絶接待,還可能引來無人機的警告。

而在美國的傳統認知裏,通常只有病人才會戴口罩。美國疾控中心始終建議,沒有染病的人無需戴口罩。

美國醫療總監(surgeon general)在推特上請求民眾不要盲目購買口罩,否則會導致真正需要口罩的醫護人員和病患無法得到充足供應。

儘管衛生部門反覆表態,恐慌顯然比病毒傳播得更快,美國依然出現了「一罩難求」的現象。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加州一家藥店掛出口罩售罄的通告。

疫情下的中美差異

中國政府宣佈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能夠獲得免費治療。而在醫療費用昂貴的美國,病人就可能需要自掏腰包了。

對於沒有優質醫保的美國人來說,生一場重病足以傾家蕩產。新冠病毒檢測本身是免費的,但希望受檢的病人往往需要為配套檢測與其他診療環節埋單。據報導,沒有醫保的美國人要花費1000美元以上,而治療的總費用恐怕遠遠更高。目前約有2700萬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

消息指,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動用國家災難項目的基金,為無醫保的美國人提供新冠病毒治療。但為他們提供多少資助、有醫保的人能否得到資助,目前仍然是未知數。

華裔美國人徐檸汐早前搭乘武漢撤僑專機返美,隨後在加州聖地亞哥軍事基地接受強制隔離14天。她並不需要為隔離付款,但被告知需支付約1000美元的機票費,目前仍未收到賬單。「我不認為國家應該對此收費,」徐檸汐對BBC表示,對海外公民的緊急援助理應免費。

音頻加註文字,

美籍華人徐檸汐向BBC中文講述從武漢撤離與返美接受隔離檢疫的經歷。

另外,不少美國公司並不提供帶薪病假,這讓自願隔離的執行難上加難。特朗普政府嚴打無證移民,可能導致有的無證移民不敢到醫院接受檢驗。

跟中國政府的舉措不同的是,美國當局並未限制大量居民的人身自由。除了確診病人、以及從武漢與鑽石公主號遊輪返美的美國公民接受強制隔離外,近期從中國返美,或與確診病人有過密切聯繫的人士執行自願隔離,並未有官方強制監控。

從法理上講,武漢封城、禁止跨省、小區禁足等中國的防疫舉措在美國難以實現。聯邦政府與疾控中心有權在有關人士跨越美國邊境時,對其實施強制隔離,但在美國境內,防疫隔離的權力極其分散,由2684個美國州、地方的公共衛生部門負責。因此,短時間內大規模封城、隔離大量人口,幾乎不可能在美國出現。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防疫封城下,空蕩蕩的武漢街頭。

美國「吹哨人」

中國新冠疫情「吹哨人」、武漢醫生李文亮的遭遇掀起中外輿論熱議,美國近日也出現了疫情吹哨人。

無情的病毒跨越種族與國界,但在一個信息自由流動、法律體系健全的國家,吹哨人卻可以避免走向李文亮醫生那樣悲壯的結局。

美國衛生局的一名知情人指,在接收首批撤離武漢返美的美國公民之前,十多名美國醫務人員沒有受到適當的訓練、也未配備防感染的防護裝備。她還指,當這些醫務人員表達憂慮時,他們被批評「打擊士氣」、「不具備團隊精神」。

李文亮發出疫情預警後被當局訓誡,而這名美國吹哨人則表示,在向上級提出異議後,她面臨了不公正的職位調遣,並被告知如果在15天內不接受新的工作安排,她將被開除。

但與李文亮不同的是,這名吹哨人受保障聯邦政府內知情人揭露不端的法律保障。在「水門事件」後,美國逐步完善保護舉報人的法律,並在1989年通過《吹哨人保護法案》。

這名吹哨人向一名民主黨國會議員提供了證言,國會隨即質詢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他否認了上述指控。國會仍然要求阿扎爾在一周之內提交相關簡報。

吹哨人透過律師在美國主流媒體上發言,強調她的爆料事關公共衛生安全。

音頻加註文字,

肺炎疫情:記者北京採訪被叫停 揭示商戶陷入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