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與拜登就中國疫情問題交火,事實核查誰真誰假

Two women sitting - one a Trump supporter the other Biden supporter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疫情成為大選的重要議題。

美國仍然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之際,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他將在大選中可能面對的競爭對手,民主黨拜登,就如何應對疫情發生爭論,他們也就能否派美國醫療專家到中國以及對中國實行禁飛令等議題展開了正面辯論。

我們仔細看一下雙方的說法。

爭議1:美國總統無法讓美國衛生官員到中國視察疫情?

拜登稱,特朗普並沒有盡力派遣美國官員前往中國,去視察疫情的最初爆發地,並聲稱,「特朗普未有派一支美國疾控中心的團隊到中國。」

但特朗普政府說他們嘗試過。

衛生部門亞歷克斯‧阿扎(Alex Azar)1月底時曾對記者表示,美國在1月6日曾建議向中國派出美國疾控中心的團隊,之後2月再度提出相關建議。

美國疾控中心是美國保障公共衛生的最高級別政府機構。

事實上,2月初,兩名美國專家的確曾經隨世界衛生組織的跨國代表團前往中國,他們是美國疾控中心的周偉功,以及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的克里福德‧拉寧(Clifford Lane)。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幾十年,美國疾控中心始終在中國有辦公室。

爭議2:特朗普在旅遊禁令實施後容許4萬人從中國飛抵美國?

特朗普總統和拜登也就針對中國的旅遊禁令安排是否嚴謹的問題,發生爭論。

特朗普在1月31日宣佈,禁止曾在過去兩周前往過中國的外籍旅客入境美國,此措施在2月2 日起生效。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的旅遊禁令並不包括海外美國公民和合法居民。

拜登陣營的廣告聲稱,特朗普在簽署命令後,容許4萬人從中國抵達中國,特朗普反駁稱,這4萬人是美國公民。

BBC核查發現, 這項措施確實豁免了美國公民、合法居民及與美國人有緊密關聯的非公民親屬。

美國《紐約時報》對航空數據進行了分析,結果表明,在特朗普宣佈禁令後的兩個月裏,有4萬人從中國直接抵達美國。

我們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是美國公民,但如特朗普聲稱,這4萬人全部都是美國人的機會不大,因為有其他獲豁免人士在內。

爭議3:特朗普總統在疫情爆發前削減了在華美國疾病專家的人數

拜登所指的是中國境內已經運作幾十年的美國疾控中心辦公室。

拜登說,「如果我沒有搞錯,我們以前有超過44人,在中國的美國疾控中心辦公室工作,去觀察那裏發生了什麼。但總統把大部分的工作人員都送回了家,我想,只剩下4個人在那裏。」

拜登說對的部分,是在華美國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員數字的確大幅下降,不過他說錯了下降的數字。

根據美國疾控中心今年3月在網站上表示,他們在中國有14名工作人員,3人來自美國,11人是當地聘用的。而相比約一年前,那兒有47名員工,8人是美國員工,39人是當地聘用。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疾控中心在中國也有辦公室。

拜登還曾進一步指責該處一個重要的美國專家位置始終空缺,沒有補員。

他說,「我們原本有一個美國官員是在中國那邊的疾控中心,成為我們的眼睛和耳朵,但總統特朗普在疫情爆發時繼續讓這職位空缺。」

確實如此,該辦公室一名女職員在2019年疫情爆發前離職,至今並沒有再招聘新人。

總統特朗普3月22日被問到有關事宜時,他說媒體有關疾控中心的報導是「百分百錯誤」,然後把問題交給身旁的美國疾控中心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

雷德菲爾德說,美國疾控中心在中國的辦公室「其實正在擴充」,但沒有解釋為何暫停了該職位。

爭議4:拜登稱特朗普針對中國旅遊禁令是仇外

特朗普稱拜登變得「瘋狂」,指控他不允許從中國到美國的人員流動,是「仇外」。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2月初開始禁止曾到中國的外籍旅客入境。

在特朗普宣佈禁令後,拜登的確表示過, 此刻不是特朗普發揮其「歇斯底里仇外心理」的時機,翌日,他也有在社交媒體表達類似的說法。

拜登陣營解釋,這番言論並非專門針對川普的旅遊禁令,而是對特朗普總統在任期間的整體表現的評價。

拜登從未直接表達過反對特朗普政府的旅遊限制政策,但他在3月時曾警告,如果旅遊限制的決策是出於「政治和徇私」動機,而不是實際風險,那就會「適得其反」。

他在4月初公開支持旅遊限制,他的陣營稱,「科學研究支持禁令,所以他也支持。」

特朗普聲稱,拜登曾經就自己針對中國旅遊禁令的言論,寫了一封道歉信給他致歉。

不過拜登陣營說,從來沒有這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