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新冠病毒大爆發改變了全球打招呼的見面禮節

  • 貝拉‧達利—斯提爾、露絲‧特蕾
  • ( Bella Dally-Steele & Ruth Terry )
「武漢式打招呼」最先出現在中國,然後傳到世界各地。

圖像來源,Alex Liew/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武漢式打招呼」最先出現在中國,然後傳到世界各地。

新冠狀病毒的大流行從根本上改變了人類相互交往的方式,因為身體接觸會傳播病毒,結果以肢體接觸表示問候的文化也成了受害者。但是,世界各地的人們為適應這種新狀況的方式顯示,我們人類並沒有因此失去見面說「你好」這樣的衝動。

見面問候看似簡單不過,但其實含有深意,言語和非言語的問候可以幫助我們界定與他人互動的界限。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人類學教授亞歷山德羅·杜蘭蒂(Alessandro Duranti)說,「與人打招呼致意有點像海綿吸水,我們用問候吸收了所有這些不同的信息,如我和我打招呼的人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以及我們是什麼樣的人等。問候打招呼不僅僅是人之間小小的互動,也是回應一個更廣大背景之中正在發生的某個事件。」按杜蘭蒂此說,此時這個事件應該是指正在全球爆發的新冠病毒大流行。

從古老的印度雙手合十禮,到美國政客新推出的碰肘問候,人們因新冠病毒的大爆發而改變的問候致意方式也可反映出各自文化的內涵。為了認識更多不同地區的見面禮文化,我們採訪了七個國家的當地人,了解這些國家傳統問候禮的文化意義,以及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如何改變了這些傳統。

圖像來源,Mandel Ngan/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由於許多知名政治人物高調宣傳,互碰手肘相互問候在美國一些地方已代替握手致意。

中國

也許新近出現最引人注目的問候禮是「武漢式打招呼」,這是一種握手的替代方式,以新冠肺炎的發源地武漢命名。這種用鞋底互相觸碰的「打招呼」因有關視頻今年3月在網上瘋傳後開始流行。「武漢式打招呼」首次出現後,俄羅斯能源部長亞歷山大‧諾瓦克(Alexander Novak)和坦桑尼亞總統約翰‧馬古夫裏(John Magufuli)等知名政治人物都曾公開表演過,因此引起猜測,「武漢式打招呼」是否會成為世界上的新式見面招呼禮節。

然而,「武漢式打招呼」似乎不太可能取代更典型的中國式問候,比如現代的握手禮,或已有3000年歷史,在中國新年、婚禮或其他慶祝活動中仍在使用的拱手和鞠躬。儘管媒體進行了大量報道,但武漢式打招呼在中國其他地區還沒有成為常態性見面禮,甚至還不是眾所周知之事。佛羅里達大學的文化人類學家施傳剛說,武漢式打招呼只是因維持社交距離後的一種輕鬆搞笑的握手模仿版本。

施傳剛教授說:「人們(用武漢式打招呼)是為了表明,即使在這樣一個困難時候,我們也可以用這樣一種可笑的方式來表達人與人之間的親密感情。大家只是想玩樂開心,所以發明了這種模仿版本。」

音頻加註文字,

肺炎疫情最新問候方式——「武漢式打招呼」

新西蘭

世界衛生組織於3月11日宣佈新冠狀病毒為全球大流行傳染病的一周前,新西蘭全國的土著毛利人團體已指示毛利人在全國各地避免用傳統的碰鼻禮(hongi)打招呼,即兩個人見面問候將鼻子和額頭貼在一起。

新西蘭總理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很快向全國傳達了這一信息,敦促所有新西蘭人都「停止握手、擁抱和碰鼻」。

圖像來源,Chris Jackson

圖像加註文字,

見面碰鼻在新西蘭毛利人文化中有很深的意義,而且也為許多其他新西蘭人和外國來訪者所採用。

新西蘭懷卡托大學(University of Waikato)土著文化研究教授朗格‧馬塔姆阿(Rangi Matamua)說,隨後許多毛利人開始隨意地揚起下巴和眉毛來表示打招呼。這類點頭式的招呼在新冠肺炎爆發前已經很常見,不一定是毛利人獨有的,而在這短期內已經取代了碰鼻禮。

碰鼻禮在新西蘭毛利人文化中有深遠的意義。毛利人的創世神話說,森林之神譚用鼻子將生命的氣息傳給了人類第一個女人。馬塔姆阿說,儘管源於神話,拒絶碰鼻的指示受到的阻力極小。這可能是因為毛利人在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期間也遵循了類似的指引。當年西班牙大流感給新西蘭留下了致命的印記,悲劇性地突顯了毛利人這個關於生命起源的信仰。

馬塔姆阿引用了一句毛利人的諺語說,「『世間萬物人為貴』,所以,如果習俗和傳統不適用或會傷害人,我們就去改變它。」

法國

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期間,法國人也不鼓勵貼面禮,即朋友見面親吻對方臉頰的做法,法文中稱為「Bises」(貼面禮),但在這一次的新冠肺炎大流行中,法國停止親吻臉頰比新西蘭毛利人停止碰鼻所需時間要長。

在法國政府實施居家隔離令前不到一周,66%的法國受訪者表示他們仍在行貼面禮。到 3月底 ,法國人行貼面禮的數字已經下降到 6% ,此時法國人用一個口頭版本來代替實際親頰,即隔著距離互相招呼說「Bises!」,或者更多人熟悉的「Bisous!」。

圖像來源,NurPhoto/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時,許多法國人起初還不情願放棄著名的法式見面禮,即見面時相互親對方左右面頰。

改用口頭親頰是有文化先例的,因為在流感高峰季節,傳染了感冒的人有時只會口頭打招呼,向對方說「Bises」。不過,法國波爾多大學人類學教授克勞丁‧高蒂耶(Claudine Gauthier)說,法國全國範圍內的改變還是很困難,尤其是對法國女性而言。法國男子通常更喜歡以握手來打招呼,而女性一般是用這種雙頰親吻來問候每個人,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有些人不願意放棄。

高蒂耶認為,法國人普遍不願放棄親頰禮,是因為這種問候方式對法國文化身份日顯重要。在20世紀60年代末以前,親吻面頰還是一種顯示親密關係的問候禮節,只在親人和孩童之間才會這樣做。

親吻面頰問候現在法國的普遍流行,象徵著法國文化的信息化發展和社會對異性之間互動的限制變得寬鬆。高蒂耶說,在宣佈社交距離之前拒絶親吻面頰會被人認為是對人冷漠,因此新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後這種只用言語招呼說bises的形式會否持續下去,將取決於這種符合公共衛生觀念的問候方式是否能強大到可阻止人們恢復貼面親吻的傳統。

坦桑尼亞

坦桑尼亞最大城市達累斯薩拉姆的莫西默比健康與聯合科學大學(Muhimbili University of Health and Allied Sciences)社會人類學家亞歷山大‧姆維嘉格(Alexander Mwijage)說,坦桑尼亞文化具有一種強烈的集體主義精神,這種精神植根於社會成員相互依存的制度,以及每個社會成員對自身在這個講究尊卑長幼社會中之位置的認知。

圖像來源,Anadolu Agency

圖像加註文字,

許多坦桑尼亞人放棄了握手、擁抱,向長輩鞠躬,長輩則以撫摸後輩頭部還禮這類傳統問候方式,以碰腳來代替。

肢體動作的問候方式,比如後輩向長輩鞠躬,長輩則以撫摸後輩的頭作為回禮,與坦桑尼亞講究尊卑長幼的觀念有關。據姆維嘉格介紹,同輩之間,長時間的握手、擁抱和親吻臉頰也很常見。

他說,最近,像中國武漢那樣的用腳打招呼,以及隔著距離向任何年齡的人隨隨便便的鞠躬成為了新的問候方式。因為這兩種打招呼方式都是有意在人與人之間保持距離空間,但姆維嘉格擔心這最終會損及坦桑尼亞人的公共人際關係。

他說,「新冠肺炎造成了一種疏遠的人際關係……侵蝕了人們尊重和關心他人的表達。腿是用來走路的,不是用來打招呼的。難道(用腳碰碰對方)就表示了愛嗎? 表示了關懷和尊重嗎? 」

根據姆維嘉格的研究,在坦桑尼亞,使用口罩還會削弱當地人語言和非語言的表達,比如扭曲嘴唇是用來表達同意和其他情緒的常用方式。他預測,隨著社交距離的繼續維持,握手和鞠躬將很快被更多創新的問候方式所取代。

土耳其

土耳其的問候禮節反映了該國的伊斯蘭傳統、好客的文化和老年人的社會角色。打招呼時,年輕人會緊握長輩的手親吻,然後捧著長輩的手碰觸自己的額頭,尤其是在節假日期間。至於同事、朋友,甚至新認識的人,親吻雙頰是標凖的問候模式。

土耳其流行文化專家、記者凱南·夏普(Kenan Sharpe)說,「(親吻臉頰)要對稱,要親兩下,這才是完整的。親臉頰這裏總是偶數。有一種感覺好像是,如果你不親另一邊,就像做少了什麼。」

圖像來源,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新冠病毒大爆發後,許多土耳其人恢復了幾百年歷史的問候舊禮"eyvallah",即用一隻手放在心口上,身子並微微前傾。

對土耳其人來說,問候不僅是表示歡迎對方,也是表示對方很重要。在新冠病毒全球大爆發之後,土耳其人民求助於伊斯蘭歷史,尋求一種能維護這種價值的流行問候方式。

在土耳其,eyvallah是一種有幾百年歷史不需肢體接觸的問候禮節,問候時雙方將右手放在自己左胸上,並微微前傾致意。奧斯曼帝國時期的土耳其人可能就用這種方式打招呼。這個動作表示對方在你心中,既表達了尊敬,也傳達了親密之意。eyvallah這個詞的詞根是阿拉伯語,意思是「我們把一切託付給真主」。在穆斯林世界,這個問候姿勢有不同的版本。

在比較保守的土耳其社區,eyvallah是異性之間常見的問候方式。由於熱播的的土耳其電視劇《復活:埃爾圖魯爾》出現這種問候禮,遂使得以手捂胸的招呼方式為更多人所使用。土耳其這個歷史電視劇是關於十三世紀烏古斯突厥人領袖埃爾圖魯爾(Ertuğrul)的傳奇故事,其子即是奧斯曼帝國創建者奧斯曼一世。當代土耳其領袖也採用這個見面禮。3月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總統用手捂胸來歡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阿聯酋當地作家兼出版人娜塔莎·阿瑪爾說,自從當地衛生部禁止肢體接觸打招呼後,許多阿聯酋人開始用揮手或把手放在胸口的方式來取代擁抱和親吻鼻子的傳統問候禮。碰觸鼻子和同時還握手是貝都因人傳統的打招呼方式。

圖像來源,Credit: Haider Shah/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如同新西蘭毛利人的碰鼻禮,在疫情大流行,人們必須保持社交距離之時,阿聯酋人見面時握手、擁抱,以及傳統的碰觸鼻子兼握手的見面禮都暫時停止。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以手放在胸前在阿聯酋異性之間已經是一種常見的問候方式,但同性之間用這種非接觸式問候對方在阿聯酋文化中則比較反常,不過阿聯酋人正在努力接受。阿聯酋女性之間打招呼通常會親吻臉頰,而男性則會親吻鼻子。

阿馬爾說,「如果有什麼區別的話,(社交距離)或許會讓我們意識到,能夠作為一個社區的一員,而且彼此擁有那樣的親密感是一種多麼珍貴的禮物。」

阿富汗

阿富汗眾多民族的共同點是強調尊重和榮譽,以及對真主和國家的強烈熱愛。傳統的阿富汗問候致意方式,如握手、擁抱和親吻,均表達了這些價值觀,並傳達出這個國家熱情、高度關懷的文化傳統。在阿富汗一些省份,一次見面問候甚至可以互相親吻八次。

圖像來源,NOORULLAH SHIRZADA

圖像加註文字,

在阿富汗一些省份,一次見面問候互相親吻可以多到八次。

阿富汗人日常談話聊天喜歡靠得很近,近到要能聞到對方的氣味。根據羅馬尼亞教授科斯明·伊萬丘和維亞納·波比卡的說法,阿富汗人認為,能聞到對方的氣味表明大家談得親密無間,所以如果你怕別人聞到你而朝後退一步,別人就會覺得你很無禮。

但喀布爾居民薩博爾‧阿里米(Saber Alimi)說,因疫情要保持社交距離,阿富汗人已經改為用右手向人敬禮或揮手來致意,而這以前是用來向遠處的人打招呼的。

阿里米說,阿富汗人用擁抱和親吻來「表達他們的愛」。雖然這些肢體接觸問候也是向對方表示敬意,但行軍禮實際最能表達阿富汗人對他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