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示威:挑戰君主制的21歲大學生

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圖像來源,BBC News Thai

圖像加註文字,

今年8月,21歲的帕努沙雅走到台前,公開挑戰泰國的君主制。

「我的內心深藏著恐懼,對後果的深深恐懼,」泰國示威學生領袖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說。

今年8月,21歲的帕努沙雅走到台前,公開挑戰泰國的君主制。在泰國一所頂尖大學數千名學生的歡呼聲中,她宣讀了一份著名的十點宣言,呼籲改革君主制。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舉動。泰國人從小就被教導要尊敬並熱愛君主制,同時也害怕談論它所帶來的後果。

「生活不會再同往常一樣」

泰國是少數幾個有「冒犯君主罪」的國家之一。任何批評國王、王后、繼承人或攝政王的人都可能被判處最高15年監禁。

但是在過去幾個月中,民主抗議活動席捲了泰國,像帕努沙雅這樣的學生處在風暴中心。

「我知道,我的生活不會再同往常一樣,」她對BBC泰語組說。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2020年8月8日,抗議者用三指敬禮,他們舉著標語要求釋放泰國曼谷的激進主義領袖。

在首都曼谷舉行的一項罕見的大規模抗議中,帕努沙雅宣讀了這份宣言。宣讀前幾個小時,她看到了這份宣言,宣言呼籲建立一個對民選機構負責的君主政體,提議削減王室預算,並要求君主避免干預政治,這對大多數泰國人來說令人震驚。

「他們把它遞給我,問我是否想用。在那個時候,每個人都覺得內容非常轟動,我也這麼覺得。我決定成為宣讀它的人。」

「我和同學們手拉著手,大聲問他們,我們在這裏做的事情是否正確,」帕努沙雅說。

「答案是肯定的,這是正確的事。然後我又坐了下來,抽了一根煙,再上台,把我腦中的一切都說出來,」她說。

在台上,她告訴大家:「所有人的血液都是紅色的,我們也一樣。」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生來就有貴族血統,有些人可能生來比其他人幸運,但沒有人生來就比別人高貴。」

帕努沙雅的講話引起一片嘩然——自由派學者的掌聲、保皇派媒體的譴責,還有許多泰國人的質疑。

「仇恨自己的國家是一種病」

集會後的幾天,一些高層保皇派活動人士的臉書充斥著對帕努沙雅的攻擊,一些人指責她被其他政客操控,但她否認了這一點。

在泰國這個基本上由軍方控制的國家,位高權重的將軍阿皮拉(Apirat Kongsompong)說,抗議者受到「chung chart」影響,這是一個泰國詞語,意思是「憎恨國家」,並稱這比「肆虐的流行病還要糟糕」。

「仇恨自己的國家是無法治癒的疾病,」阿皮拉說。

但帕努沙雅說,她記得自己小時候就曾質疑王室在泰國的地位。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2020年8月30日,泰國政府和君主制支持者拿著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與王后蘇提達的照片,反對最近的反政府抗議活動。

在一個悶熱的日子裏,一名官員出現在她家門口,要求她的家人離開房子坐在人行道上,期待王室車隊到來。

「為什麼我們必須在太陽下呆半個小時,去看經過的車隊?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沒出去加入那些等待的人中,」她說。

作為家中三姐妹中最小的一個,她很早就表現出了對政治的興趣。在高中時,和密友討論政治是她最喜歡的消遣之一。2014年泰國政變時,她的父親——當時家中唯一關注政治的人,鼓勵她去了解更多情況。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泰國總理巴育拒絶滿足抗議者的訴求

但帕努沙雅在成長過程中很害羞,在學校也經常被欺負。經過了一次為時5個月的美國交換生項目後,她徹底改變了。

「回到家後,我變成了另一個人,一個敢於說話、敢於行動的人。」

進入泰國著名的法政大學後,她在政治方面越來越活躍。兩年前,她加入了學生會政黨「圓頂革命」(Dome Revolution)。

2月,她協助組織了未來前進黨解散後的第一次支持民主快閃抗議活動。未來前進黨是一個主張改革的政黨,在年輕選民中很受歡迎,但該黨被裁定黨領導人給其非法貸款,隨後被解散。

未來前進黨在2019年的選舉中表現出色,其支持者認為該黨被解散是泰國當局為了削弱其日益增長的政治影響力。

近年泰國年輕人加入以學生為主導的民主運動,並不只因為這些事件。

2016年繼承王位的泰國國王瑪哈·哇集拉隆功(Maha Vajiralongkorn)很少在公開場合露面,有報道稱,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國外——尤其是在該國受到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後。

泰國還爆出了一系列腐敗醜聞,包括一個官方委員會發現,在過去處理「紅牛」(Red Bull)能量飲料公司繼承人的一宗交通事故訴訟時,存在腐敗。

泰國政府說,它促進言論自由,容忍批評,但學生必須在法律範圍內行使他們的權利,不能威脅國家安全。

圖像來源,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

圖像加註文字,

帕努沙雅

但是學生們擔心他們自己的安全。自2014年泰國發生反對軍方領導的政府的政變以來,至少九名逃到海外的活動人士在批評王室後失蹤。其中兩人的屍體後來在河岸被發現。泰國政府堅決否認與這些失蹤事件有任何關係。

帕努沙雅說,自從她發表宣言的那天晚上起,她在校園和宿舍日夜受到當局的監視。「雖然他們穿著便衣,但我能看出來他們是警察,因為他們都留著平頭,還經常在公共場所給我拍照。」

她還沒有被逮捕,並稱永遠不會向當局投降。

她也沒有被指控犯有冒犯君主罪(近年來使用該法律的次數有所減少),但可能面臨煽動叛亂罪、在互聯網傳播虛假信息罪和違反控制疾病罪的指控,因為抗議活動無視新冠疫情下的限制措施。煽動叛亂罪的最高刑期為七年。

和其他被指控「越界」的學生一樣,帕努沙雅在家也面臨壓力。她的母親要求她不要去集會。之後的五天,她們沒有說話。

圖像來源,BBC News Thai

圖像加註文字,

帕努沙雅

「很明顯,我媽媽很擔心,但我在的時候她沒有表現出來,表現得很正常。但當她和我姐姐在一起時,她有時會哭。」她說。

帕努沙雅的母親後來讓步了,說帕努沙雅可以做任何她認為恰當的事情,但警告她,避免提到君主制。

但現在——帕努沙雅在為9月19日的集會做凖備,同時也在為入獄做心理凖備。這次集會將要求對君主制、軍隊、憲法和教育進行各項改革。

「我想我媽媽一定明白我們這樣做不是為了好玩。我們是認真的,我們必須這樣做。我們認為這是我們的責任,所以她必須理解。我想讓她感到驕傲。」帕努沙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