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在疫情最嚴重的美國,民眾選擇不同產品的標凖

  • 卡什•麥克雷(Cache McClay)
  • BBC記者 發自華盛頓
Shanyu Ye receives a Covid-19 vaccination dose outside the Karsh Family Social Service Center on March 18, 2021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已有三種新冠疫苗在全球疫情最嚴重的美國獲准上市,目前人們開始挑剔要注射哪一種。

這三種疫苗都被證明在預防新冠病毒,避免因重症導致住院和死亡方面有效。美國衛生官員表示,最好的疫苗就是你能得到的那種。

儘管如此,人們似乎越來越傾向於選擇輝瑞(Pfizer)和莫德納(Moderna),而不是強生(Johnson & Johnson)。

3月初,底特律市長邁克•達根(Mike Duggan)拒絶為該市居民接種強生疫苗,稱另外兩種疫苗更優質。

他在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將盡我所能確保底特律市民得到最好的待遇。」

在公共衛生界廣泛抗議之後,該市長改變了態度,說他「完全相信」 強生疫苗安全有效。

儘管衛生官員警告稱,有關療效的數字並不能說明全部情況。但和達根一樣,一些美國人也對強生疫苗及其總體療效表示擔憂。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有些人說,他們寧願推遲接種,也不願選擇強生。這可能會對社區衛生官員的分發計劃造成影響。

「我這周預約了疫苗,但又取消了,因為聽說他們要注射的是強生。我完全不會接種(那種疫苗),」一位華盛頓特區的居民告訴BBC。

目前,像米歇爾•安德拉西克(Michele Andrasik)博士這樣的衛生官員正努力讓美國人放心,任何經過授權的疫苗都是不錯的選擇。

「一方面,人們對於(強生新冠疫苗)只需要接種一次而感到興奮,另一方面,人們有很多困惑,比如有效性到底說明了什麼,是否意味著不那麼好?」 弗雷德•哈奇(Fred Hutch)疫苗和傳染病科科學家安德拉西克告訴BBC。

今年2月,美國監管機構正式批准了強生的單針疫苗,這是最新獲批的疫苗。

輝瑞和莫德納的疫苗使用了新的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技術,需要注射兩針,而強生疫苗用的是一種普通感冒病毒,這種病毒已經滅活。它可以安全攜帶部分冠狀病毒的遺傳密碼進入人體,足以讓身體意識到威脅,然後學會抗擊冠狀病毒。

美國總統拜登對該疫苗表現出信心。本月,他宣佈美國將訂購1億劑強生疫苗,令美國人可獲得的劑量增加一倍。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長安東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表示,美國所有可用疫苗都是優質疫苗,並強調強生疫苗「不是較差的疫苗」。

專家表示,人們的擔憂源於臨牀試驗公布的療效數據,但這些數據並不代表全部事實。

衛生官員強調,抗擊新冠大流行最重要的統計數據是,這三種疫苗都能100%防止因感染病毒而導致入院和死亡。

輝瑞和莫德納的藥物也在最新、更具傳染性的病毒變體廣泛傳播之前進行了測試,在臨牀試驗中發揮了作用。

「他們沒有正面對比,而是在不同環境下進行比較的,」福奇博士說。

此外,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解釋,所有疫苗都比年度流感疫苗更有效。

安德拉西克博士說:「最重要的是,強生、莫德納和輝瑞在預防嚴重疾病惡化、住院治療、進入重症監護室、使用呼吸機和死亡方面都非常有效。」

社區健康倡導人士說,強生疫苗的另一個優點是,它是美國唯一一種可獲得的單針疫苗。

音頻加註文字,

一般疫苗從研發到推出市場需時十年,但新冠疫苗卻在一年內就面世,到底哪些程序加速了?

強生疫苗的分發可能更方便,特別是在一些貧困地區或農村等難以到達的地方。但也有人擔心,僅向這些地區運送疫苗可能會令強生背負更多惡名。

「公平牽扯到選擇,」安德拉西克博士說。

「所以如果只有一個選擇,而你是被剝奪公民權的群體,我認為這加劇了不平等、不確定性的想法,人們會質疑為什麼我們只有這一個選擇。」

她補充說:「我認為所有疫苗都應該提供給每個人。把強生疫苗派到農村(和較貧窮)社區的理由是醫療服務的可覆蓋範圍。」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社區領導人士和安德拉西克博士這樣的衛生專業人員正努力向大眾傳播有關疫苗的認識,並和假信息作鬥爭。

美國有超過5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只要輪到我,我就會使用當時能得到的任何疫苗」,她說。

其它顧慮

在代表美國教會的美國天主教主教團(US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和其他團體表達了對強生疫苗的「道德關切」之後,該疫苗最近也上了新聞。

人們關心的是,如何用流產兒衍生的細胞系來生產疫苗。這些細胞系取自20世紀80年代,「最初是從胎兒組織中分離出來的,其中一些從流產的胎兒中分離出來」,就像今天許多疫苗一樣。

強生公司在開發埃博拉疫苗時使用了類似方法,而新冠疫苗中沒有任何類型的人體組織。

天主教主教團建議,如果可以選擇,天主教徒應接種其他疫苗。

天主教主教團給出的建議似乎與羅馬天主教教廷梵蒂岡的立場相矛盾,梵蒂岡認為,這類疫苗「在道德上是可以接受的」。

其他天主教領袖已經站出來,反對教會成員應避免接種強生的看法。

在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大主教(Archbishop of Hartford)和其他當地神職人員在一份聲明中宣佈,所有居民「應該憑良心自由地接種目前可用的疫苗……為了自己的健康和公共利益」。

儘管許多其他疫苗都使用了類似的開發方式,比如用於水痘和風疹的疫苗,但天主教領袖最近對強生疫苗的擔憂增加了一些美國人的質疑。

強生並不是唯一面對質疑的疫苗。由於公眾對血液凝塊表示擔憂,美國正在考慮批准的牛津-阿斯利康(Oxford-AstraZeneca)已經在十幾個歐洲國家暫停使用。

歐盟藥品監管機構隨後表示,這種疫苗「安全有效」,德國、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也表示,他們將恢復使用這種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