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巨輪「長賜號」擱淺卡死蘇伊士運河 歐亞航道癱瘓

The Suez Canal blocked by the large container ship Ever Given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這艘名為「長賜號」(Ever Given)的貨輪在巴拿馬註冊,由長榮海運運營。

一艘長度相當於四個足球場之合的巨型集裝箱船在埃及蘇伊士運河擱淺,導致這個世界上最繁忙的貿易航道之一癱瘓。

事故導致數十艘船隻受阻,只能等待救援船解救這艘被強風吹離航線的巨輪。

埃及已重新開放了運河的舊航道,以分流一些交通,直到這艘巨輪恢復航行。

航道癱瘓導致國際市場油價攀升。

音頻加註文字,

這是全球最繁忙的航道。

蘇伊士運河位於埃及,連接地中海和紅海,是亞歐海上通道的咽喉。據統計,全球約12%的貿易通過這條狹長的水道進行。

這艘名為「長賜號」(Ever Given)的貨輪在巴拿馬註冊,由長榮海運運營。它原本計劃從中國駛往荷蘭港口城市鹿特丹,但在前往地中海的途中擱淺在蘇伊士運河。

這艘20萬噸級全貨櫃輪於2018年建造,在當地時間周二(3月23日)7時40分左右擱淺,並橫插在水道上。

Please refresh your browser to load the map

該船長400米,寬59米,擋住了其他船隻的去路,雙向航線目前都有大量堵塞。

管理這艘集裝箱船的伯恩哈德·舒爾特船舶管理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否認了早些時候有關該船已「局部脫淺」的報道。

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安全地讓船隻重新浮起,並使蘇伊士運河的海上交通安全恢復」。

圖像來源,Reuters

專家警告說,這一過程可能需要幾天時間。

路透社援引當地消息人士的話稱,目前至少有30艘船隻被困在「長賜號」北側,3艘船隻被困在南側。

長榮海運表示,該船「疑似遭遇突然的強風襲擊,導致船體偏離……不小心觸底擱淺」。

伯恩哈德·舒爾特公司周三(3月24日)證實,所有船員都「安然無恙」,沒有人員傷亡的報告。

八艘拖船正在努力使船重新浮上水面,地面上的挖掘機已開始緊鑼密鼓地從擱淺處堤岸挖走沙子。

圖像來源,EPA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海洋歷史學家薩爾·莫科利亞諾(Sal Mercogliano)博士對BBC說,類似的事件很罕見,可能「對全球貿易產生巨大影響」。

據路透社報道,由於市場擔心原油運輸受阻,國際市場原油價格周三(3月24日)上漲4%。

能源情報公司克普勒(Kpler)表示,20多艘裝載原油和成品油的油輪受到了擁堵的影響。

「這是有史以來在蘇伊士運河擱淺的最大船隻,」他表示,該船卡在了河堤上,可能失去了動力和駕駛能力。

「如果他們不能在漲潮時把它拉走,他們就得開始搬運貨物。」

在位於「長賜號」正後方另一艘船上的朱麗安娜·科納(Julianna Cona)在Instagram上寫道:「我們前面的那艘船在通過運河時擱淺,現在橫著卡住了,看起來我們可能還會在這裏待一會兒……」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衛星圖顯示該輪船阻斷了航道。

分析

BBC商業記者 西奧·萊格特(Theo Leggett)

蘇伊士運河是世界貿易的大動脈,連接地中海和紅海,為船隻往來亞洲、中東和歐洲提供了一條通道。另一條主要路線是繞過非洲南端的好望角,但這需要長得多的時間。

平均每天有近50艘船隻通過該運河,但有時這一數字可能要高得多,這約佔世界貿易的12%。蘇伊士運河作為石油和液化天然氣的出口通道尤為重要,它使得石油從中東得以更快運抵歐洲。

那麼,噩夢般的場景就是這條至關重要的路線被封鎖——這正是現在所發生的「長賜號」擱淺事件。現在的問題是這條路線被堵塞的時間還有多久,因為長時間的延誤會給運方造成嚴重問題,延誤貨物和能源的交付。

有報道稱,在這種情況下,交通可能會相對較快地恢復,儘管油價已經上漲,但影響將是有限的。

但這一事件表明,類似「長賜號」的新一代超大型船隻必須通過相對狹窄的運河時會出現什麼問題。儘管在上個十年中,作為一項重大現代化計劃的一部分,蘇伊士運河局部已得到擴展,但它仍然難以航行,並且易發生事故。

據路透社報道,這艘船可運載兩萬個20英尺長的集裝箱。

據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數據,2020年有近1.9萬艘船通過運河,平均每天51.5艘。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蘇伊士運河位於埃及,連接地中海和紅海,是亞洲和歐洲最短的海上通道。

2017年,一艘日本集裝箱船在報告了機械問題後擱淺,導致運河堵塞。埃及當局部署了拖船,幾小時後該船重新浮起。

蘇伊士運河穿過埃及的蘇伊士地峽,這是地中海和紅海之間的一條狹長地帶,總長193公里,由三個天然湖泊組成。

2015年,埃及政府對運河進行了大規模擴建,加深了主航道,並為船隻提供了一條與之平行的35公里的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