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帝國墳場」阿富汗的作為和呼籲公民撤離的原因

An afghan security official stands guard during a ceremony in which people belonging to different political parties distributed gifts and souvenirs to Afghan forces to encourage their fighting for the country, in Herat, Afghanistan, 05 July 2021.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安全形勢惡化,6月底,中國外交部提醒中國在阿富汗的公民盡早離境。

在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軍隊撤離阿富汗這個歷來被稱為「帝國墳場」的國度之際,中國也呼籲在阿公民盡快撤離,主要原因和背景都有哪些?

世界歷史上多個大帝國先後都在阿富汗遭遇戰略性兵敗:從古代佔領幾乎全部南亞的馬其頓王國,到近代的大英帝國,再到上世紀80年代的蘇聯等等,使得阿富汗得以「帝國墳場」之稱。

美國拜登政府2021年7月初宣佈,駐阿富汗美軍預計將於8月底前完成撤軍。屆時,正規美軍在阿富汗這個中亞山國持續20年的軍事存在也將正式劃上句號。

據悉,美軍已經從打擊塔利班最重要的軍事堡壘和大本營巴格拉姆空軍基地悄悄撤離,並在沒有交接的情況下轉給阿富汗軍隊。迄今為止,美軍已從阿富汗撤出90%以上的部隊和裝備。一萬多件不易撤走的重型裝備也不會留給阿富汗軍隊,由美軍就地銷毀。

中國撤僑的原因

幾乎與此同時,中國外交部六月底也罕見提醒在阿富汗的公民和機構「盡早離境」。

為什麼美國撤軍,北京也要求本國公民盡早離開這個西部鄰國呢?中國官方給出的理由很簡單:擔心阿富汗安全形勢惡化。

有專家指出,中國過去20年在阿富汗進行了很多建設工程,也有一些大型投資項目。一旦沒有美軍和北約協助維持阿富汗境內的安全大環境,一旦阿富汗陷入混亂,中國擔心,投資與公民的安全無法得到保障。

塔利班捲土重來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及北約盟軍從阿富汗撤出之際,阿富汗塔利班有捲土重來之勢。

早在2018年,BBC曾經做過調查,發現在北約盟軍攻入阿富汗18年後,塔利班仍幾乎活躍在70%的領土。美軍領導的北約盟軍主要控制一些戰略要道和大城市。但即便如此,包括首都喀布爾在內的城市發生爆炸和恐怖襲擊並非罕見。

如今北約盟軍全面撤出,將治安權移交給戰鬥力和表現被各方質疑的阿富汗政府軍,已經受到阿富汗現政府很多領導人的公開批評。

同期,塔利班武裝則迅速轉守為攻,攻城略地,不斷佔領城鎮的訊息不斷,阿富汗各地暴力活動急速升溫。

根據與激進組織達成的協議,美國及其北約盟國同意撤出所有軍隊,以換取塔利班承諾不允許基地組織或任何其他極端組織在他們控制的地區活動。

北約在阿富汗的20年軍事任務幾乎已經結束。有報道稱,可能會有上千名主要是美軍的士兵留在當地,以保護外交使團和喀布爾國際機場。

但塔利班的發言人已經告訴BBC,在最後期限(2021年9月11日)之前,所有外國軍隊必須全部撤離阿富汗。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阿富汗政府軍裝備配置看似力量強大,但各界普遍質疑其實際戰鬥能力。近日就發生過一起,一千多名阿富汗政府軍,剛與塔利班交火便集體逃入鄰國塔吉克斯坦避難的事件。

中國政府提醒

美國和北約軍隊自5月1日開始撤離後,阿富汗各地開始出現了安全真空,安全形勢不斷惡化。

期間,一些國家駐阿富汗使領館先後或關閉,或大量減少駐員。比如,比利時最後一位駐喀布爾外交官7月初離開,澳大利亞使館5月初已經關閉,法國使館幾乎全員撤離;英國外交使團雖然還留在喀布爾,但在不斷評估地面形勢。

還有一些現在駐地在「綠區」以外的外國使團也在計劃搬回這個戒備森嚴的營地。

從阿富汗傳來的消息稱,原來在當地就必須住在有大量武裝保安、層層保護的營地內的中國公司人員,現在每天都聽到迫近的槍聲。

六月底,中國外交部和中國駐阿富汗大使館都提醒在阿富汗的中國公民和機構利用國際商業航班等盡早離境。

中國官方唯一的駐當地記者新華社記者說,從阿富汗撤離只能通過空路,陸路撤離是行不通的,因為沿途不光要經過塔利班控制區,有些地區還活躍著「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美軍倉促撤離巴格拉姆軍事基地,丟棄的民用車輛高達數千輛,但大多數沒留下車鑰匙。

分析人士認為,一旦喀布爾國際機場失守,喀布爾可能又會回到20年前和外界交通中斷的局面。

BBC國際事務高級記者杜塞特近日透露一封1989年蘇聯軍隊撤出阿富汗之際、英國駐阿富汗大使館代辦給在阿富汗英國公民的一封信,其中明確提醒:乘還有的國際航班飛行,建議盡早離開阿富汗。

杜塞特說,整個阿富汗目前面臨的局面與90年代塔利班奪權前類似。

中國促和與投資

以中國官方的話說,中國在阿富汗一向是扮演協助者、建設者和斡旋者的角色。

早在上世紀,中國就曾經援助建設過阿富汗的一些項目,比如阿富汗最主要產糧省帕爾旺的水利工程。

在過去20年間,中國在阿富汗仍然是主要扮演了一個「建築人」的角色。在美軍領導的北約擊潰塔利班後,一些中國公司先後進入阿富汗援助、承包或建設工程。比較著名的大項目包括:中國重新援助、修復重建因為戰亂已經荒廢癱瘓的帕爾旺水利工程。

還比如歐盟投資的重大基礎設施項目,包括重新修復貫穿阿富汗南北和阿富汗與中亞南亞鄰國聯繫的交通大動脈薩朗公路,一些中國大工程公司也參與到承包建設中。

這些承包工程也是風險重重。由於過去蘇聯入侵、軍閥混戰等大型戰亂已經長達半個多世紀,阿富汗許多地方仍然有大量無人知曉、未爆炸的地雷和炸彈。此外還時常有背景不明的武裝組織襲擊。中國工程建設者也曾因此喪生。

但這些並未能阻擋中國大小公司進入阿富汗,一些大的國企公司包括中冶銅礦,中興華為通訊,中國路橋等,民營企業也有不少進入阿富汗。

阿富汗的地理位置和安全形勢對於中國來說有相當重要的戰略意義。中國有宏大的「一帶一路」計劃,阿富汗位於中國向西出口必經要道上。但是,由於阿富汗安全局勢在過去20年裏從來沒有徹底安寧過,中國直接投資項目多數為較小型的民生項目,比如學校、醫院建築等基礎設施。

過去20年,中國也參與了阿富汗的和平進程,從提供談判場地到成為一個活躍的參與方。

中國曾正式參與由巴基斯坦主持的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間的和平談判;塔利班派出的代表團據報也曾在2016年訪問過北京,消息人士當時透露,是中國方面提出的訪問邀請。

新疆因素

中國對阿富汗局勢感到不安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該國同新疆接壤,可能影響到新疆的穩定。

過去國際媒體多次報道,新疆有維吾爾人到阿富汗參加了塔利班或者基地組織等。過去阿富汗政府還向中國移交過其在阿富汗抓捕的維族塔利班。

有巴基斯坦塔利班指揮官也曾表示,有一批維族塔利班從巴基斯坦轉移到了阿富汗境內。

中國一直指責新疆分裂分子和「境外勢力」聯手在新疆和中國其它地方發動暴力恐怖襲擊。海外的維族流亡組織和人權活動者則指責中國政府在新疆的高壓政策是發生暴力的原因。

而對阿富汗來說,並非塔利班掌權後就會實現統一、和平,而是很可能又面臨重新陷入多派漫長的內戰、混亂。

從中國政府警告公民盡快撤離阿富汗的情況來看,中國當局或許也做出判斷認為,很可能像歷史上那樣,戰亂中「走為上」:中國的企業和工程將難以繼續在當地運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