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美國特使克里呼籲中國加快碳減排的關鍵問題

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氣候問題特使克里近期走訪了許多國家,包括俄羅斯和中國。

美國氣候特使約翰·克里(John Kerry)呼籲中國提高減少碳排放努力的速度和深度。

克里說,如果中國減排不夠,全世界爭取將氣溫上升控制在1.5攝氏度以下的目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克里表示,他深信中國可以做得更多,而美國願意密切合作,確保未來氣候保持在能夠接受的狀況。

他說,世界上每個主要的經濟大國現在都必須承諾在2030年前實現有意義的減排。

本周晚些時候在意大利將舉行20國集團環境部長會議,此前克里在英國倫敦著名的植物園——邱園發表了此番講話。

克里曾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任期內出任國務卿,拜登任命他為總統氣候變化事務特使。

克里說了什麼?

在提到今年11月將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2021年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時,克里說,「我們在100多天時間裏如果努力,可以拯救未來100年」。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德國洪災過後的情景彷彿虛構災難電影中的畫面,也使氣候問題成為國際間的政治問題。

他說,要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克里說,儘管有各國在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期間和之後作出的承諾,但全世界的平均氣溫仍將上升2.5至3攝氏度。

他在提到最近美國和加拿大的熱浪以及歐洲的洪水時說:「我們已經看到氣溫 上升1.2攝氏度帶來的劇烈變化和後果。」

「好好思考一下,氣溫上升幅度再增加一倍肯定將招致災難。」

他對那些仍在建設新的燃煤火力發電站的國家提出批評,對那些非法砍伐雨林的國家則極為不滿。

他說:「這些事情同時發生,他們就好像在摘除世界賴以呼吸的肺,破壞什麼都無法替代的生物多樣性,破壞氣候的穩定。」

觀察人士說,克里這裏很可能是把矛頭對凖巴西和印尼。

中美合作

克里特別關注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所做的努力,稱中國現在是「氣候變化的最大推動者」。

中國已承諾在2030年前達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但克里說這還不夠。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近期世界各地出現的災難性天氣,鄭州的洪災、北美的熱浪和歐洲的大水等,更凸顯解決氣候變暖問題刻不容緩。

他警告說:「如果中國堅持現在不減排,要到2030年才達到排放峰值,那麼世界上所有其他國家必須在2040年甚至2035年之前達到零排放來彌補。」

「根本沒有其他選項,因為如果中國不落實充分的減排,控制全球氣溫上漲幅度在1.5攝氏度的目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在這個對全球有極為重要後果的問題上,中國的合作、中國的領導作用都至關重要。」

克里說,他相信中國可以超越自己設定的目標,儘管美中之間有外交分歧,但美國很願意在氣候問題上與中國合作。

減排的言與行

克里表示,所有的經濟大國都必須加大力度,在未來十年拿出更遠大的減排目標和計劃。

克里發表此番講話時,最新的研究報告顯示,20國集團儘管認同巴黎氣候協議達成的減排目標,卻仍然繼續支持使用化石燃料。

根據彭博社的《氣候政策實錄》,從2015年到2019年,G20國家總體削減了10%的化石燃料資金。然而,包括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在內的八個國家在此期間卻增加了對石油、煤炭和天然氣的財政支持。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面對嚴重霧霾問題,中國近來高調宣傳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環境理念:「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上周,克里前往莫斯科,美、俄雙方都認為氣候問題是一個共同關心的問題。俄羅斯總統普京說,莫斯科對實現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非常重視」。

今年5月,有科學家對克里提出批評,因為他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訪談節目中,對外界認為美國人必須改變消費習慣、包括少吃肉的提議不表支持。

他說:「要達成某些目標,你不必放棄高質量的生活。」

中國減排努力

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於2020年9月宣佈中國在2030年前達到碳峰值和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目標後,中國最近啟動了期待已久的全國碳排放交易市場。

中國認為碳交易市場不僅對經濟,而且對中國在世界氣候治理方面的地位都極為重要,不過評論認為中國碳交易系統是否成功將取決於中國如何發展交易機制。

自2013年以來,中國在幾個城市進行了碳交易計劃的試點。中國碳市場於7月16日啟動,有2000多家來自發電行業的公司參加了第一個週期的交易。

儘管中國現在的碳交易僅限於發電行業,但該行業每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估計為40億噸左右,佔中國總排放量的40%,因此中國現在的碳交易市場成為世界最大此類市場。

而中國碳交易市場要克服的最關鍵難題是,如何保證排放數據的真實性和可靠性。

對此,中國內部對此已經有了相當的重視, 因為如果企業無法跟上實現中國碳目標所需的綠色轉型步伐,就可能偽造排放數據,那麼碳交易市場也就會形同虛設。

據中國媒體報道說,官方計劃通過立法懲罰偽造數據的公司、監督下級政府部門的數據管理、以及將流程公開給公眾監督來確保數據凖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