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化:聯合國重磅報告「人類生存紅色警報」要點匯總

乾旱

圖像來源,Reuters

聯合國發佈重要科學報告表示,人類活動正在以前所未有,甚至不可逆轉的方式改變地球氣候。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研究警告說,在短短十多年裏,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極端熱浪、乾旱和洪水,並突破一個關鍵的氣溫上升極限。

聯合國負責人說,這份報告「對人類來說是一個紅色警報」。

但是科學家們說,如果全世界迅速採取行動,災難可以避免。

人們仍然寄希望於大量削減溫室氣體的排放能使不斷上升的氣溫保持在穩定程度。

IPCC報告的五個要點

  • 在2011年至2020年的十年間,全球地表溫度比1850年至1900年高出1.09攝氏度;
  • 自1850年有記錄以來,過去五年最熱;
  • 與1901年至1971年間相比,最近的海平面上升速度幾乎增加了兩倍;
  • 1990年代以來全球冰川退縮和北極海冰減少的主要驅動因素「非常可能」(90%的可能性)是受人類的影響;
  • 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包括熱浪在內的極端高溫天氣變得更加頻繁和強烈,而寒冷氣候則變得不那麼頻繁和嚴重,這種狀況「基本確定」。

未來的五大可能

  • 如果所有排放情況都出現,2040年地球氣溫將比1850年至1900年的溫度高出1.5攝氏度;
  • 如果所有排放情況都出現,在2050年前北極將在9月出現至少一次冰雪全部溶化的情況;
  • 即使溫度只上升1.5攝氏度,一些「史無前例前所未有」的極端事件也會越來越多地發生;
  • 到2100年,百年一遇的極端氣候現象,在一半以上的潮汐測量地點至少每年出現一次;
  • 許多地區的火災天氣將可能增加。

「不可逆轉」

報告還明確指出,我們迄今經歷的氣候變暖已經使許多地球得以生存的支撐體系發生了變化,而這些變化在幾百年到幾千年的時間範圍內是不可逆轉的。

海洋將繼續變暖並變得更加酸性。未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山地和極地的冰川將繼續融化。

在海平面上升問題上,科學家們為不同的排放水平建立了相關的統計模式。

結果是,本世紀末海平面上升約2米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到2150年海平面上升5米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這樣的結果雖然不太可能,但到2100年時,沿海地區又會有數百萬人受到洪水的威脅。

該報告的一個關鍵方面是溫度上升的預期速度以及它對人類安全意謂著什麼。

地球上幾乎所有國家都簽署了2015年巴黎氣候協議制定的減排目標。

圖像來源,EPA

該協議旨在將本世紀的全球氣溫上升控制在2度以內,並努力將其控制在1.5度以下。

報告認為,把科學家能想到的所有排放情景都考慮在內,除非大量減少碳排放,否則這兩個控溫目標都將在本世紀落空。

報告認為,如果所有排放可能情況都出現,全球氣溫上升幅度將在2040年達到1.5攝氏度。如果在未來幾年內不減少排放,這還將提前發生。

這一預測在2018年IPCC關於氣溫上升1.5攝氏度的的特別報告中就已經做出,現在這份新報告再次確認了這一預測。

人類影響地球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對科學家的研究結果表示贊同。他說:「如果我們現在聯手行動,可以避免氣候災難。但是,正如今天的報告所說,我們既沒有再延誤的時間,也沒有再找借口的空間了。我寄希望於各國政府領導人和所有利益攸關方確保第二十六屆締約方會議COP26取得成功。」

由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公布的這份氣候評估報告共42頁,題為《決策者摘要》。

這一報告是2013年以來對氣候變化科學的首次重大評估報告,公布的時間距離在英國格拉斯哥舉行的COP26的重要氣候峰會不到三個月。在它之後,還將會公布一系列其他的氣候報告。

圖像來源,BBC

IPCC是一個聯合國機構,成立於1988年,旨在評估圍繞氣候變化的科學,並向政府提供科學信息。

IPCC的這份報告非常肯定地表示:「人類的影響使大氣層、海洋和陸地變暖,這一點是明確無疑的。」

「在劫能逃」

英國雷丁大學的埃德·霍金斯教授(Ed Hawkins)是報告的作者之一,他說科學家們在這一點上已經毫不含糊說得極為清楚。

圖像來源,Reuters

「這說的是一個事實,我們說得再清楚不過了;人類正在使地球變暖,這一點明確無誤,無可爭議。」

世界氣象組織秘書長皮特里·塔拉斯(Petteri Taalas)說,「借用體育術語,可以說大氣層已經受到興奮劑的影響,這意味著我們已經開始比以前更頻繁地觀察到極端氣候的情況。」

該報告的作者們說,自1970年以來的50年中,全球地表溫度的上升速度超過了過去2000年中的任何相同時間段。

這種變暖「在全球每個地區都已經造成了許多天氣和氣候的極端情況」。

無論是像最近在希臘和北美西部出現的熱浪,還是像在德國和中國的洪水,在過去十年中,「這些極端情況的原因都越來越大地歸咎到人類的影響」。

雖然這份報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清晰地預測了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而且警告很多影響根本無法避免,但報告的作者們仍然告誡人們不要悲觀宿命。

該報告的另一名作者、英國牛津大學的弗里德里克·奧托博士(Friederike Otto )說:讓氣候變暖放緩能最大程度的減少出現臨界點的可能性,「並非只有死路一條。」

所謂臨界點指的是當地球氣候系統的一部分因持續變暖而發生突變。

對於政治領導人來說,這份報告是一長串警鐘中的最新警告,但由於它離11月的COP26全球氣候峰會如此之近,它的分量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