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勢:印度與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博弈歷史

Taliban fighters in Jalalabad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塔利班故事的背後一直參雜著印度和巴基斯坦矛盾的背景。

在阿富汗塔利班拿下首都喀布爾之際,最擔憂阿富汗變局的也包括南方的印度。

阿富汗位於東亞、南亞、西亞和中北亞交界的中心要衝,在地緣政治中戰略位置特殊,長期以來一直是帝國和強權勢力爭奪的地方。

喀布爾局勢巨變,與阿富汗有著漫長邊境線的巴基斯坦和與阿富汗有著長期歷史聯繫的印度,自然無法置身事外。

印度與巴基斯坦在有「帝國墳場」之稱的阿富汗的博弈從兩個國家各自從大英帝國獨立之時已經展開,未來對阿富汗可能又會有什麼影響?

歷史淵源

在古近代歷史上,印度與阿富汗有著「千年淵源」。阿富汗曾是古代亞歷山大大帝進入印度次大陸的要道。在英屬印度形成前,阿富汗也被認為曾一度屬於古印度多個帝國的一部分。

19世紀時,大英帝國雖然沒有從軍事上征服阿富汗,但實際控制了阿富汗的外交。阿富汗也成為大英帝國與俄國在中亞爭奪的一個緩衝區。

大英帝國在與阿富汗王國的第二次英阿戰爭中,1893年劃定的「杜蘭線」(Durand Line)成為現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實際邊境線。

這條線將阿富汗歷史上曾經的夏都白沙瓦和很多歷史上阿富汗區域劃入英屬印度(包括現今巴基斯坦)的版圖,所以阿富汗方面大多統治者沒有承認。

這也給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留下了歷史宿怨和民族矛盾。

印巴對抗

因為印度與巴基斯坦的歷史宿怨,兩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對抗自1947年的印巴分治之時已經展開。

印度對於處於戰略要衝的阿富汗一直較為重視。這裏也是印度中亞戰略的重點地區。特別是對於有領土爭議和戰略衝突的巴基斯坦,印度「遠交近攻」,與阿富汗加強關係,使得巴基斯坦國境兩面存在壓力。

1947年,在巴基斯坦加入聯合國表決時,只有一個國家阿富汗因為領土爭議投了反對票。

印度和阿富汗則很快結成盟友,並在1950年簽署了友好協議。在之後多年裏,兩國一直對反抗巴基斯坦的普什圖和俾路支民族主義者提供援助和庇護。

1961年,巴基斯坦還和阿富汗斷絶過外交關係。

塔利班與印巴歷史關係

雖然巴基斯坦與阿富汗有歷史性的領土爭議,但兩個國家不僅山水相連,還都是穆斯林國家。

這種文化宗教淵源在上世紀80年代前蘇聯入侵阿富汗之際空前加強。當時約有450萬阿富汗難民逃亡至巴基斯坦。國際社會,包括美國,中國等多數國家都支持阿富汗人反抗蘇軍入侵,向阿富汗難民提供了各式各樣不同的援助。

在國際社會資助的難民營裏,包括後來成為塔利班的奧馬爾等第一代塔利班在宗教學校中出現。同時,這些難民營也出現了大批激進分子聖戰者,包括後來被認定為國際恐怖主義象徵的本·拉登。他們中部分接受了巴基斯坦三軍情報部門利用美國、沙特等提供的援助供應的武器彈藥和武裝訓練,以巴基斯坦為基地開展針對侵入阿富汗的蘇軍的游擊戰。

與此同時,印度視蘇聯為盟友。印度是南亞唯一一個承認蘇軍扶持的阿富汗卡爾邁勒和納吉布拉傀儡政權的國家。印度也深深涉入了阿富汗國內的鬥爭之中,與塔利班結下冤仇。

蘇軍撤離阿富汗、蘇聯解體後,90年代初塔利班上台。塔利班政權得到巴基斯坦、沙特、阿聯酋等伊斯蘭國家的承認。但印度拒絶承認塔利班政權,並與反塔利班的阿富汗北方聯盟結成盟友,印度向後者提供支持,包括提供武器裝備和軍事顧問。

印度的中亞戰略

當美軍聯合北方聯盟推翻塔利班後,印度對阿富汗新政權又進一步進行了長期政治、經濟甚至軍事等全面的投資,兩國建立戰略關係。

在過去20年間,印度與阿富汗高層互訪密切,莫迪2014年就任印度總理後兩次親自出訪阿富汗。

印度也向阿富汗提供了大量援助,成為僅次於美國、日本、英國、德國的第五大對阿援助國,對阿富汗的項目投資超過30億美元。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阿富汗塔利班發言人上台前就強調表示,不會捲入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爭端。

2016年,莫迪訪問伊朗達成恰巴哈爾港建設項目,並邀請阿富汗參與其中,繞開巴基斯坦,開劈一條連接印度洋和中亞-阿富汗的交通走廊。

印度《金融快報》當時發表評論認為:該項目幫助印度克服了在巴基斯坦西部面臨的心理和物理障礙。恰巴哈爾港距離瓜達爾港不到100公里,這與巴基斯坦與中國共同建設的中巴一帶一路連通中亞的戰略直接形成挑戰。

印度的分析人士指出,印度視阿富汗為其進入中亞戰略的關鍵跳板,也對巴基斯坦包括克什米爾問題形成巨大戰略牽制。自從2001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後,阿富汗政府就與巴基斯坦總是齟齬不斷,與印度的各方面關係穩中有進。但阿富汗塔利班多次襲擊印度駐阿使領館,綁架印度在阿富汗人員等。

外交新局面

自從美國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美國與伊朗、中國和俄國的關係日趨緊張。與此同時,塔利班和伊朗、俄國和中國聯繫日漸增加,多個大國開始改變對塔利班的態度,包括美國之後也認識到阿富汗塔利班的政治和軍事影響,與塔利班就從阿富汗撤軍開始談判,並與2020年2月達成歷史性的多哈協議。

印度媒體報道,印度軍事情報等部門也與塔利班建立了聯繫,舉行密談。但印度當時對阿富汗總統哈尼的戰略支持並未變化,主要也出於針對巴基斯坦的擔心。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印度非常擔心塔利班上台後會支持以穆斯林人口佔多數的印控克什米爾的獨立活動。

在美軍加速撤離阿富汗之際,俄國《生意人報》稱美國希望印度能夠填補美軍撤離阿富汗後的真空, 為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親自訪印商談此事。阿富汗加尼當局多次致電印度官方,要求派兵支援。

印度有媒體也一度表示,只要印度派兵就一定可以擊敗塔利班。

雖然之後印度向阿富汗提供了一些支援,包括派出戰略運輸機向阿富汗國民軍空運援助各類軍火,但權衡之下並未派兵。有報道稱,重要原因之一是巴基斯坦官方和阿富汗塔利班分別向印度發出公開警告,告誡印度不要干涉阿富汗內政。

塔利班發言人沙欣向印度媒體公開強調,阿富汗塔利班無意介入印巴爭端,但條件是莫迪當局必須在其與喀布爾中間保持中立,不要對阿富汗政府提供任何支援,尤其是軍事援助。

總部在印度新德里的智庫「觀察研究基金會」的戰略研究學者卡比爾·坦內加近期撰文指出,隨著阿富汗局勢的迅速變化,印巴兩國在阿富汗的爭鬥也在加劇。

蘭開斯特大學政治學教授、曾出版關於阿富汗專著的作者阿馬倫杜·米斯拉說,這是印度必須走的外交鋼絲。它可能需要一個戰略,以確保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不會成為聖戰者下一個聚集點。

而對塔利班奪取政權,巴基斯坦總統伊姆蘭·汗明確表態。伊姆蘭·汗說,阿富汗人已經「打碎了奴隸的枷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