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勢:美國總統拜登撤軍亂局的三個重要問題

  • 索普爾(Jon Sopel)
  • BBC北美事務編輯
拜登在白宮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在美國著名女作家哈珀·李的名著《殺死一隻知更鳥》(台灣譯《梅岡城故事》)中,莫迪小姐曾這樣告訴傑姆,「事情表面看起來很糟糕,但其實並不那麼差」。但對美國總統拜登來說,眼下局面看起來很糟糕,實際上也很差。

不過,我打開語錄本上的名句精選,誰又能比英國著名作家約瑟夫·魯德亞德·吉卜林在那首給兒子的詩篇《如果》中寫得更好呢?

「如果你能在勝利與失敗到來時,將兩者同樣視為虛妄的幻象。」

歷史上的政治家們早都一再被告誡說,災難發生後便無法回到從前,然而不幸的是,災難又回來了。

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混亂局面堪稱教科書級別,如果要寫這樣一本書,書名可以是《如何輸得精光》,內容包括:既沒有人重視各方面的警告、也沒有掌握充分的情報;既沒有周密的計劃,更沒有穩妥的執行方案。

在美國撤軍這個問題上,有許多值得細究的地方,但我們先來看一件事。

撤軍時機對嗎?

美國選擇的撤軍時間是所謂的「戰鬥季節」。我一直覺得這個詞很別扭:難道阿富汗的戰鬥還分季節?但在阿富汗,戰鬥季節從春天開始,到了冬天到處天寒地凍的時候,塔利班會回到他們各部落的根據地。

難道沒有人想過在冬天下令撤軍更好嗎?冬天塔利班部隊沒有集結,不能迅速填補美軍撤出的真空狀態。

雖然最後的結果可能仍然是由塔利班接管政權,但是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冬天將會有利於更加有秩序地撤退。然而,拜登政府想要一個抓眼球的日期,希望在9月11日前完成撤軍,也就是「911事件」20週年之前這樣一個人為的、自我設定的最後期限。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4月14日塔利班戰士在賈拉拉巴德街頭巡邏

這裏我想再引用一句名言。1961年古巴移民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下試圖推翻菲德爾·卡斯特羅政權,發動了一場一敗塗地的「豬灣入侵事件」。時任美國總統約翰·F·肯尼迪曾沉痛地說過:「勝利有一百個父親,但失敗是一個孤兒」,意思是勝者山中有遠親,敗者街頭無人問。

拜登現在就是一個孤兒。這可能會對他的總統任期產生影響;而更為重要的是,世界其他國家將如何看待美國。

美國回來了嗎?

拜登在競選美國總統期間為了將自己與特朗普區別開來,發出了三個關鍵的信號:首先,他將更有同情心;其次他更有能力;三,特朗普標榜美國優先,而他的口號是:美國又回來了。

但在他阿富汗撤軍的講話中,他對過去20年中幫助過美國的成千上萬的阿富汗人並沒有表示多少同情。至於他的能力,即使是他最鐵桿的啦啦隊也很難否認美國撤軍搞得一塌糊塗。

在阿富汗過去幾天發生了這麼多讓人匪夷所思的情況之後,美國真的又回來了嗎?怎麼回來的?

許多人認為,在拜登總統眼皮底下發生的阿富汗撤軍其實延續的仍然是特朗普 「美國優先」政策的老路,只不過像某些人冷笑話中所殘酷指出的那樣,組織安排得還不如特朗普呢。

這有可能造成嚴重的損害。

但就撤軍政策本身,拜登完全不認為有任何做錯的地方。杜魯門總統曾說過一句名言「推卸責任止於此」,拜登效仿杜魯門在演講中明確表示,所有責任由自己承擔。不過,拜登其實很樂於把責任的「黑鍋」甩給所有人:阿富汗領導層不夠盡職盡責、阿富汗武裝部隊毫無戰鬥力、特朗普談的這個撤軍協議太爛了。

拜登活潑、讓人覺得可親,但他並不喜歡被人輕看。他不喜歡被質疑,在許多外交政策問題上,他堅信自己的正確性。

拜登從來不是一個「自由干預主義者」,不以為自由民主是可以用12米高的集裝箱從巴爾的摩港出口到世界各地的東西。他認為美國軍隊只應在海外捍衛美國的重要利益。隨著基地組織基本被擊敗,本·拉登死亡,美國的海外工作已經完成,可以打道回府了。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總統杜魯門和肯尼迪(右)

我應該補充說明的是,這其實也是數百萬美國人的觀點。但認同這樣的政策是一回事,在執行過程中出錯卻是另一回事。如果恐怖組織因為塔利班的勝利而感到有恃無恐,決定攻擊國外的美國人或美國本土的美國人,那該怎麼辦?果真如此,那將是政治意義上的滅頂之災。

西方怎麼看美國?

接下來談談西方領導人現在如何看待美國。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剛剛做了一次簡報,透露了一個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小細節。沙利文透露,自從喀布爾陷落以來,拜登還沒有和其他世界領導人談過話。

鑒於有許多其他國家包括英國向阿富汗投入了大量資源,這是不是有點令人意外呢?

在沙利文的簡報之後,白宮宣佈拜登已經與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進行了交談。

七國集團今年在英國康沃爾舉行會議和北約國家在布魯塞爾舉行會議期間,與會各國的總理和總統們都透露出對一位更外向型美國總統掌權的由衷欣慰。

但是,在發生過所有這一切之後,在眼睜睜看過美國是如何被羞辱,看到拜登在聽完這些領導人的告誡之後是如何執行撤軍政策之後,這些領導現在應該有了更多的疑慮。

當然,除了塔利班之外,還有誰會覺得他們從美國的撤軍中獲益最多?當然有俄羅斯、伊朗和中國這三個與阿富汗相鄰的國家啊。我不知道拜登在就職典禮之後說「美國回來了」的時候,心裏是不是想到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