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局勢:塔利班驅散喀布爾女性示威 潘傑希爾山谷衝突仍在繼續

參與示威的女性約有幾十名女性,她們稱,當她們試圖從一座橋走向總統府時,塔利班用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驅散他們。

塔利班驅散最新一次發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示威活動。參與示威的女性約有幾十名,她們稱,當她們試圖從一座橋走向總統府時,塔利班用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驅散他們。

但據阿富汗媒體「黎明新聞」(Tolo News)報道,塔利班堅持認為抗議活動失控。

此前在喀布爾和赫拉特市,女性舉行過幾次抗議活動。

這些女性要求獲得工作的權利和進入阿富汗政府工作。塔利班表示,他們將在未來幾天內宣佈組建新政府。

塔利班表示,女性可以參與政府工作,但不能擔任部長職務。

許多女性擔心她們會回到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執政時的待遇。女性出街時被迫遮臉,因輕微違法行遭受嚴厲懲罰。

「25年前,塔利班掌權時,他們阻止我上學。」記者阿齊塔·納齊米(Azita Nazimi) 告訴Tolo新聞,「他們統治五年後,我學習了25年,並努力工作。為了我們的美好未來,我們不會允許這種情況發生。」

另一位示威者索拉亞(Soraya)告訴路透社。「他們還用槍彈擊打女性頭部,女性變得血肉模糊」。

圖像加註文字,

NRF稱他們已抵擋塔利班攻勢。

潘傑希爾山谷激戰仍在繼續

同時,在喀布爾北部的潘傑希爾山谷(Panjshir valley),衝突仍在繼續。那裏的抵抗戰士一直在挫敗塔利班施加控制的努力。

但雙方各有說辭並且無法核實真偽。塔利班堅持認為他們已控制另外兩個地區,並且正在向該省的中心地帶前進。

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NRF)的一位發言人說,激烈的戰鬥仍在繼續,數千名塔利班成員已被包圍。

阿姆魯拉·薩利赫 (Amrullah Saleh)是潘傑希爾山谷民族抵抗運動領導人之一。他駁斥了有關塔利班將其抓獲的報道「毫無根據」,並稱他「沒有逃亡」,「仍在阿富汗」。

但薩利赫承認,當地處境困難,塔利班已切斷了電話、互聯網和電線通訊。

在發給BBC的視頻講話中,阿富汗前副總統薩利赫表示,在潘傑希爾山谷爆發的戰鬥中,雙方都有人員傷亡。

薩利赫說:「毫無疑問,我們處於困境。我們正遭到塔利班的入侵,」但他表示,他的部隊不會投降。

圖像加註文字,

阿富汗前副總統薩利赫說,在潘傑希爾山谷爆發的戰鬥中,雙方都有人員傷亡。

早些時候,抵抗武裝領導人承認,一些地區已落入塔利班之手,而親塔利班的社交媒體發佈的錄像片段似乎顯示,塔利班戰士展示了戰鬥中繳獲的坦克和其他軍事裝備。

隱沒在山巒之間的潘傑希爾山谷位於首都喀布爾東北部,為阿富汗最小的省份之一,也是唯一一個沒有落入塔利班之手的省份。潘傑希爾谷地有15萬至20萬人居住。

反塔利班武裝的抵抗運動成員包括前阿富汗安全部隊成員和當地民兵, 由當地部落領袖艾哈邁德·馬蘇德領導。艾哈邁德·馬蘇德的父親曾在1980年代與蘇聯入侵阿富汗作鬥爭,並在1990年代塔利班統治期間與塔利班作戰。

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領導人艾哈邁德·馬蘇德(Ahmad Massoud)讚揚赫拉特女性的抗議活動,並說將在潘傑希爾繼續抵抗。

阿富汗全國抵抗陣線或塔利班的說法都無法獨立核實。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艾哈邁德·馬蘇德(中)是抵抗運動的領導人之一(2019年資料照片)。

決定性時刻即將到來

BBC記者雅爾達·哈基姆(Yalda Hakim)

雙方都認為,未來幾周對於決定反塔利班抵抗運動的命運至關重要。

在宣佈新政府成立之前,塔利班領導層希望粉碎阿富汗前副總統薩利赫和他的組織。

但如果他們在10月底之前還做不到的話,那麼嚴冬很可能會阻止他們進一步發動大規模的進攻。

另一方面,薩利赫的民族抵抗陣線正在爭取時間。如果反塔利班戰士能再堅持幾個星期,他們至少有五個月的時間重組,並試圖說服外國勢力對他們的事業提供援助。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抵抗戰士聚集在喀布爾北部的潘傑希爾省

上周美國撤軍後,喀布爾機場恢復秩序的另一跡象是,阿富汗阿里亞納航空公司宣佈恢復前往赫拉特、馬扎里沙里夫和坎大哈這三個城市的阿富汗國內航班。

半島電視台援引卡塔爾大使的話稱,來自卡塔爾的一個技術小組成功重新開放機場,以接收援助航班。

塔利班預計將在未來幾天宣佈成立新政府,外國勢力正在適應與即將組建的塔利班政府打交道的新現實。

巴基斯坦情報機構負責人法伊茲·哈米德已抵達喀布爾舉行會談。一名官員本周早些時候告訴路透社,哈米德可以幫助塔利班重組阿富汗軍隊。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周日將前往卡塔爾。卡塔爾在阿富汗發揮著關鍵的調解作用,但預計布林肯不會與任何塔利班人士舉行會晤。

歐盟和英國周五與美國一道表示,他們將與這個伊斯蘭組織打交道,但不會承認他們是阿富汗政府。

BBC首席國際事務記者萊斯‧杜塞特(Lyse Doucet)在喀布爾報道說,雖然塔利班正在尋求國際社會的承認,但他們正以自己的方式尋求這種承認。

記者報道說,如果西方不想與他們打交道,他們可以求助於其他大國,例如中國、俄羅斯和巴基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