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KUS:法國外長譴責美國和澳大利亞就防務協議「撒謊」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還指責這兩個國家"口是心非","嚴重違反(盟友間)信任"。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法國外長勒德里昂還指責這兩個國家「口是心非」,「嚴重違反(盟友間)信任」。

法國外長指責澳大利亞和美國在一項新的安全協議問題上撒謊,並迫使法國召回駐澳大利亞和美國的大使。

在接受法國電視二台採訪時,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還指責這兩個國家「口是心非」,「嚴重違反(盟友間)信任」,反映了對法國盟友的「蔑視」。

這項被稱為AUKUS的協議,將使澳大利亞獲得建造核動力潛艇的技術。此舉挫敗法國與澳大利亞此前簽署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協議。

協議方還包括了英國,這被廣泛認為是為了對抗中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的影響力。

法國在本周早些時候協議公開宣佈前幾個小時才被告知有關消息。

勒德里昂在周六的講話中說,盟友之間正在發生一場「嚴重危機」。

音頻加註文字,

AUKUS:澳英美三國首腦簽署新安全協議後如何表態

「在美國和法國的關係史上,我們第一次召回大使進行磋商,這是一個嚴肅的政治行為,這表明我們兩國之間現有危機的嚴重性。」 他告訴法國電視二台,召回大使是為「重新評估局勢」。

但他說,法國認為「沒有必要」召回其駐英國大使,但他指責英國是「不斷的機會主義者」。

他說:「英國在這整個事件中有點像電燈泡( third wheel)。」

新上任的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在《星期日電訊報》的一篇文章中為該協議辯護,稱這顯示英國凖備在捍衛自己的利益方面保持「頭腦冷靜」。

該協議意味著澳大利亞將成為世界上第七個使用核動力潛艇的國家。它還將與盟國展開人工智能、量子技術和網絡安全等合作。

這項新協議讓法國在2016年與澳大利亞簽署的價值370億美元(270億英鎊)建造12艘傳統動力潛艇的協議泡湯。

在周六離開堪培拉時,法國大使提博(Jean-Pierre Thebault)稱澳大利亞單方面取消交易的決定是「巨大錯誤」。

與此同時,中國指責參與安全協議的三個大國抱有「冷戰思維」。

一位白宮官員表示,拜登政府將在未來幾天與法國接觸以解決分歧。

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瑪麗斯·佩恩(Marise Payne)說,她理解法國的「失望」,並希望與該國合作,確保其理解「我們對雙邊關係的重視」。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該協議涉及多個領域的信息和技術共享,包括軍事情報和量子技術以及巡航導彈的採購。但核動力潛艇是關鍵。

「召回大使只是冰山一角」

「這遠不止是一場外交爭端」。前英國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前英國駐法國大使彼得·裏基茨(Peter Ricketts)告訴BBC第四台的「今日」節目,「召回大使只是冰山一角。」

「法國有一種深深的背叛感,因為這不僅僅是一份軍事合同,這是法國與澳大利亞建立的戰略伙伴關係,而澳大利亞現已拋棄這一點,背著法國與美國和英國這兩個北約盟友進行談判,用一份完全不同的合同來取代原有合同。」

「對法國人來說,這看起來是盟友之間信任的徹底失敗,讓人懷疑北約存在的目的。這使北約聯盟中間出現大裂縫......英國需要一個正常運作的北約聯盟。」

裏基茨補充說:「我認為人們低估這一事件在法國的影響,以及在馬克龍總統與極右翼勢均力敵的一年裏,這將被視為一種羞辱和背叛。」

召回法國大使的歷史性命令直接來自法國總統馬克龍。愛麗舍宮的一位發言人說,情況的「嚴重性」需要總統做出回應。「除了違反合同及其在就業方面帶來的後果問題,還有這個決定對聯盟戰略的傷害。這種行為在盟友之間是不可接受的,」愛麗舍宮說。

AUKUS:給歐洲敲響了尷尬的警鐘

BBC駐布魯塞爾記者傑西卡·帕克(Jessica Parker)

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簽訂的AUKUS(三國英文名字縮寫而成)防務協議該怎麼發音呢?布魯塞爾的一位外交官本周提出了一個苦澀的建議——似乎跟英文」awkward「(尷尬)相近。

法國譴責澳大利亞與英美簽訂的安全協議是「背後捅刀子」,對歐盟來說,這當然也很尷尬。

首先,他們不僅無法參與有關AUKUS安全協議的討論,而且連參與討論的地方在哪裏都不知道。

約瑟夫·博雷爾(Josep Borrell)是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這個頭銜挺大,但就此事來說,他也沒有參與討論的任何特權。

澳英美AUKUS防務協議被視為對抗中國在南海影響力的重大嘗試。

當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爾本周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啟動歐盟自己的」印太戰略」時,隨後提問都並非關於他的聲明,卻是有關別人的宣言(澳英美宣佈簽署AUKUS安全協議)。

博雷爾說:「我們很遺憾沒有被告知,而且沒有參與這些會談。我明白法國政府會有多麼失望。」

這位外交政策負責人承認,他對時間安排上衝突的說法並不感到「高興」,並宣稱此事給歐洲敲響了警鐘,他們必須採取主動。不過,但這導致了第二次尷尬。為何這樣說呢?

歐盟並非軍事強權,儘管我們本周聽到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呼籲建立「歐洲防務聯盟」。有些人覺得他們以前聽過這一切,這讓他們大吃一驚。

即使歐盟可以想出如何展示更多的力量,它也必須決定那是為了什麼。這也並非易事。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政策智囊團副總裁伊恩·萊瑟(Ian Lesser)說:「無論是華沙、雅典、巴黎或柏林,其戰略環境看起來都不一樣。」

然而,他認為歐盟很清楚它不想要什麼,這涉及到第三個問題。

歐盟不想在事態升級的過程中被夾在中間:正如他所說,必須「在日益緊張的環境中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

最後,歐盟成員法國因此事也很惱火。法國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軍事強國,在該地區擁有利益和存在。它與澳大利亞的交易是其在澳洲戰略的關鍵部分。

失去數十億美元的合同是一回事,精心構建的區域戰略遭受打擊卻是另一回事。

總之,對歐盟來說,澳英美宣佈簽署安全協議的時機很糟糕,這種缺乏事先預警的狀況即便不令人驚訝,也令人尷尬。而且,就象阿富汗撤軍一樣,它對歐盟自身的戰略自主權提出了更尖銳的問題。

本周,有關西方與中國之間的事情開始升溫,歐盟卻不知道該往哪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