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高調出席今年聯大,其所面臨的五大挑戰受關注

  • 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 BBC駐北美記者
Joe Biden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拳擊手邁克·泰森(Mike Tyson)說過:「在被迎面痛擊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計劃。」這句名言也適用於政治。

喬·拜登(Joe Biden)帶著滿滿計劃開始了他的總統任期:舒緩新冠疫情、基礎設施投資和擴大政府安全網。

但在過去的一個半月裏,他的嘴巴挨了一拳。

拜登的支持率大跌,原因是阿富汗撤軍的混亂局面、通脹急速上升以及對新冠病毒Delta變種傳播的擔憂,削弱了人們對其政府能力的信任,尤其是在獨立選民中。

雖然拜登的一些計劃,如疫情救濟,已經成為法律,但其他部分的前景令人生疑,因為民主黨的內訌和幾乎所有共和黨人的抵制帶來了很大阻礙。

拜登高調出席今年聯合國大會會議時,全球和全國都將關注並思考他所面臨的一些重大問題。

這些挑戰既是政治復興的機會,也會帶來在政治深淵中陷得更深的危險。

拜登的計劃

今年早些時候,民主黨制定了一個兩步走策略,以在拜登任期前半段實施立法計劃。

第一個是兩黨基礎設施支出計劃。參議院在8月通過了該法案,但在眾議院被擱置。它和拜登的第二個計劃一起等待著通過。拜登的第二個計劃是一個數萬億美元的大禮包,涵蓋了兒童撫育、教育、醫療保健、老年人護理、家庭休假、環境……幾乎是民主黨的每一個優先事項。

第二個大禮包被宣傳為拜登「重建更好未來」和「關愛經濟」的願景,是決定拜登政府今年成敗的關鍵。這套方案只需要民主黨人投票就可以在國會通過,但是要讓這些民主黨人就立法的規模和範圍達成一致是一項艱巨的任務。

民主黨內部的分歧最好的例證可能是,目前相關支出方案在美國參議院公開辯論中的反反覆複。西弗吉尼亞州有影響力的中間派人士喬·曼欽(Joe Manchin)明確表示,他不會支持成本超過1.5萬億美元的支出計劃。這位來自煤炭產區的參議員對環境因素和增稅感到擔憂,他認為這將削弱美國在全球的競爭力。

佛蒙特州前總統候選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團結自由派草根方面付出的努力超過了幾十年來的任何政治家。他說,他的陣營已經放棄了6萬億美元的計劃,他不會接受任何低於3.5萬億美元的計劃。他特別熱衷於擴大政府為老年人提供醫療。這可能是將廣受歡迎的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轉變為給所有美國人提供全國健康保險計劃邁出一步。

由於幾乎沒有犯錯的餘地,無論是參議員還是黨內派系,都可能讓任何支出計劃不在國會通過,其中民主黨僅佔微弱優勢。

拜登必須讓民主黨陣營內的每個人都高興,或者至少在可控範圍內不高興。

讓問題進一步複雜的是,美國債務上限擴大,以及下一財年的預算需要在未來幾周獲批,以避免政府關門。如果其中任何一方面遇到障礙,可能會破壞拜登的計劃。

墮胎

這本該是明年的熱門政治話題,因為美國最高法院將受理一宗案件,密西西比州有法律禁止懷孕15周後的墮胎。

不過,德克薩斯州的一項墮胎禁令加快了進度。通過允許該法律生效,最高法院已經發出了最明確的信號,它可能凖備推翻羅訴韋德案。這是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案件,規定了墮胎的權利,並允許各州在其管轄範圍內嚴格限制墮胎,甚至將其定為非法。

這個信號加大了拜登及民主黨的壓力,要求他們在美國變成一堆州級法規和禁令的拼湊之物前,將墮胎權利保護納入聯邦法律。

拜登政府已經對德克薩斯州提起了訴訟,但墮胎權倡導者希望白宮能通過國會採取行動。這項努力最終可能會遭到參議院共和黨人的阻撓。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但這場爭鬥可能有助民主黨在2022年中期選舉前爭取到他們的核心選民。德克薩斯州的法律規定,禁止在孕期六周後墮胎,許多女性在這個節點尚不清楚自己已經懷孕,強姦和亂倫也不例外。這一立場在美國得到的支持有限。強調這一問題可能有助於贏回一些溫和派的支持,今年夏天拜登已失去了這些溫和派支持。

但如果拜登被認為發聲不足,在墮胎問題上的失敗可能最終會讓他的民主黨大本營失望。

新冠疫情

拜登領導的白宮一直認為,本屆政府的成功在於有效應對新冠疫情。今年7月,總統告訴美國人,他們接近從病毒「獨立」。後來,Delta病毒變種開始流行,醫院急診室裏擠滿了拒絶接種疫苗的病人,而美國的疫苗是充足、免費且有效的。

這讓總統的語調發生了變化,他指責仍有25%的人口沒有接種疫苗,將國家置於危險之中,並下令要求公眾接種疫苗或進行檢測,這將覆蓋1億美國工人。

最初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未接種疫苗的人將如何應對壓力。承諾提起訴訟、進行政治抵制的共和黨人則團結起來為他們辯護。

然而,從那時起,民調顯示明顯多數人支持總統。在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的一項調查中,58%的人支持對員工超過100人的私營企業實施強制接種疫苗或進行病毒測試。也有差不多比例的人支持對公共僱員和許多衛生保健工作者強制接種疫苗。益普索的一項調查顯示,獨立選民對這兩項措施的支持率都超過60%。

這些數字顯示,疫苗強制令鬥爭可能成為民主黨獲勝的政治議題。

阿富汗

如前文所述,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對拜登的政治地位產生了重大影響。拜登的支持率從讓幾個前總統羨慕的支持率,跌落到了徘徊在未來選舉成敗間的灰色地帶。

雖然白宮可能希望,隨著時間推移,從阿富汗撤軍帶來的混亂會失去其政治影響力,但仍有可能引發更多麻煩。如果阿富汗成為伊斯蘭武裝分子的避風港,如果仍然留在那裏的美國公民受到威脅; 或者, 如果塔利班政權動搖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拜登的公眾形象可能會繼續受到影響。

音頻加註文字,

阿富汗撤軍引發爭議 質疑聲中拜登稱:「我堅持自己的決定」

同時,從特朗普到其他共和黨人決心繼續將阿富汗問題變成兩黨政治武器。他們呼籲國務卿布林肯辭職,並且(與一些民主黨人)正挖掘更多有關決定背後的細節信息,堅持這是一個危險的撤軍時間表。

預計在中期選舉中會聽到很多關於阿富汗的事情。

外交問題

當拜登在努力解決國內問題時,全球其他國家並沒有閒下來。

國際事務本應是拜登最擅長的,他曾擔任副總統8年,在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任職數十年。

不過,經驗並不總能讓你輕易成功。

上周,美國不得不採取外交手段止損,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之間備受熱議的防務協議令法國憤怒,法國因此失去了與澳大利亞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潛艇交易。

歐盟領導人可能以為拜登會大舉改變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優先」路線,所以對此防務協議簽署感到震驚。美國的協議鞏固了與特朗普友好的英國聯盟,同時達成了前一屆政府經常吹噓的這種大規模武器交易。

雖然可能很少有美國選民關心美法關係的疏密,但這場爭端可能會對總統的政治議程產生影響。在即將到來的全球氣候峰會上,他指望歐洲的合作。而環境問題對許多選民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尤其是在民主黨陣營中。

所有這些都意味著,在本周的聯合國大會上,拜登將有一項繁重的工作要做。美國最近宣佈,將在11月對接種過疫苗的歐洲遊客重新開放,這可能只是向外示好的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