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富裕國家庫存過多,2.41億劑恐被浪費

People waiting to get vaccinated against Covid-19 at a camp in Rajghat, on 15 September 2021 in New Delhi, India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拜登要求世界各國領導人承諾,在明年9月前為全球70%的人口接種疫苗。但研究表明,富裕國家仍然囤積過剩的疫苗,其中許多疫苗面臨被扔掉的命運。

今年夏天,巴哈爾(Bahar)登上前往伊朗的飛機,她將四年來第一次見到父親,為此興奮不已。

她不知道新冠病毒即將在這個國家以及她的家庭掀起致命的第二波疫情。首先是家裏的一個朋友在凖備兒子的婚禮時被感染,並很快病逝。然後是她父親的叔叔,然後是一個年邁的姑姑。巴哈爾非常擔心她的祖母,她祖母只注射了一針疫苗,還在等待第二針。

巴哈爾今年20歲,住在美國,她在4月份接種了疫苗。

儘管她知道自己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了保護,但在旅行的最後幾天還是一直躲在父親家裏,擔心成為病毒的下一個襲擊目標。在這個物資匱乏的國家,她的家人很少有人接種了疫苗。

到美國後不久,巴哈爾得知父親確診。她相隔萬水千山,恐懼使她幾乎癱軟。

「就像所說的倖存者愧疚,」她說,「我離開伊朗時完全沒事,完全健康,只是因為我打了兩針輝瑞疫苗。」她的父親康復了,但許多年長的親戚卻沒有。「我知道後感到非常內疚。」

圖像來源,Submitted

圖像加註文字,

巴哈爾(Bahar)

從數據來看,疫苗供應不平衡的狀況十分嚴峻。世界上超過一半人還沒有接受哪怕一劑新冠疫苗。

人權觀察的數據顯示,75%的新冠疫苗被送往10個國家。經濟學人智庫計算,迄今為止,所有疫苗中的一半都流向了全球15%的人口,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注射的疫苗數量是最貧窮的國家的100倍。

6月,包括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英國和美國在內的七國集團成員,承諾在未來一年向貧困國家捐贈10億劑疫苗。

「當我看到這消息時,我都笑了。」經濟學人智庫研究員、前外交官阿加特·德馬雷(Agathe Demarais)表示,「我以前經常看到這種情況。你知道它永遠不會發生的。」

英國承諾了1億劑疫苗,到目前為止,它只捐了不到900萬。拜登承諾了5.8億,到目前為止,美國交付了1.4億。而歐盟集團承諾在今年年底前提供2.5億劑,目前已經交付了大約8%。

與許多中等收入國家一樣,伊朗從Covax計劃中購買了疫苗,這是一項由世衛組織支持的全球計劃,旨在將疫苗送到最需要的地方。Covax購買疫苗,然後以低價出售給中等收入國家,並捐贈給貧困國家。

但是Covax面臨嚴重的供應問題。它計劃在2021年分發20億劑疫苗,其中大部分來自印度的一家工廠,但當5月印度發生第二波感染時,印度政府頒布出口禁令。

從那時起,Covax就依靠富裕國家的捐贈。而捐贈的速度一直很緩慢,一些接收國甚至沒能為其人口的2%接種疫苗。

Covax經理奧蕾莉亞·阮(Aurélia Nguyen)表示,目前分享出來的疫苗總量少,時效短,有效期也很短,這使得接收這些疫苗的國家,必須大幅度提升他們的物流能力。

而這不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研究全球供應的科學分析公司Airfinity的數據顯示,富裕國家過剩疫苗的數量一直在增加。疫苗製造商現在每個月生產15億劑,到今年年底將生產110億劑。

"他們正在生產大量疫苗。在過去的三四個月裏,生產規模已經得到大規模擴張。」Airfinity首席研究員馬特·林利(Matt Linley)表示。

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即使開始施打加強針,他們可能還是有12億不需要的庫存。

林利說,這些疫苗中的五分之一,約2.41億支疫苗,如果不盡快捐贈,就有可能被浪費掉。除非這些疫苗還有兩個月以上的有效期,否則貧窮的國家很可能無法接收。

「我不認為這一定是富國的貪婪,更多的是他們不知道哪種疫苗會有效,」林雷博士說。「所以他們不得不多購買幾種。」

Airfinity公司希望通過其最新研究向各國政府表明,疫苗的供應是健康的,他們不需要囤積過多的疫苗。相反,他們可以把現在不需要的庫存捐出去,並相信在未來幾個月內會有更多劑量的疫苗生產。

「他們不想打無凖備之仗,」阿加特·德馬雷說,這也關係到國內的政治壓力,因為部分選民可能感覺國內仍然需要這些疫苗,那麼就會非常不願意看到疫苗被捐贈。

英國政府說自己沒有疫苗儲備,並與澳大利亞達成協議,分享400萬劑疫苗,這些疫苗將在年底從澳大利亞自己的分配限額中歸還。

「英國對疫苗供應和交付處理謹慎,以便為所有符合條件的人提供盡快接種疫苗的機會,」英國衛生和社會保健部的一位發言人說。

Covax的奧蕾莉亞·阮(Aurélia Nguyen)說,需要採取行動的不僅僅是政府。

「我們還需要製造商履行他們對Covax的公開承諾,並優先考慮我們,而不是與已經有足夠劑量的國家進行雙邊交易。」

她說,如果全球疫苗製造商現在每月生產15億劑疫苗,那麼問題是為什麼到達貧困國家的疫苗數量如此之少。「在Covax需求最大的地方,那裏的政府應該將他們在隊列中的位置推前,這樣人們就能更快地得到我們訂購的劑量。」

對於巴哈爾和她的家人來說,這些劑量不僅僅是數字,它們是真實的生命、朋友和家人。

每隔幾天,她就會聽到另有人死亡的消息。當大學裏的朋友說他們不想接種疫苗時,她曾經試圖與他們爭論,但她已不再這樣做了,因為太難受了。

「我試著就這樣讓它過去,但看到人們不屑這些福利絶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