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總理默克爾最後任期進入尾聲,其政治遺產面面觀

Angela Merkel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默克爾將在執政16年後離任。

德國本周日舉行的大選投票,預示總理默克爾的最後任期進入尾聲。

默克爾執政16年,歷史將如何評價她?BBC邀請四位專家評估她的領導風格和政治遺產。

作為總理,默克爾的主要政治遺產是什麼?

英國考文垂大學政治學教授、《安格拉·默克爾:歐洲最有影響力的領導人》(Angela Merkel: Europe's Most Influential Leader)一書的作者馬特·克沃特魯普(Matt Qvortrup)說,她把德國政治變成對政策的討論,而不只停留在政治本身。

德國政治曾經是充滿男性荷爾蒙的男人俱樂部-。在默克爾的領導下,德國政治變得更加以政策為導向。

但我認為這樣做的問題是,她的處事方式最終會變得相當機械和科學化。默克爾接受的是物理學培訓,並擁有量子化學的博士學位。因此對她這樣的人來說,她的做事方法是非常務實的。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默克爾並擁有量子化學的博士學位,曾經是研究型科學家。

這並不激動人心。但她以自己的方式,在德國和世界政壇中掀起一場小型革命。

在政治變得更兩極化時,她試圖通過將問題非政治化來化解這種趨勢。

夏洛特·加爾平(Charlotte Galpin):英國伯明翰大學德國和歐洲政治高級講師

默克爾已經連續10年被《福布斯》評為全球最有權力的女性。在德國,有整整一代人從來都不知道女性領導人為何物。

她的地位對女性的代表權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她以支持女性擔任關鍵和重要職位而聞名。例如,她支持德國第一位女性國防部長和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 Ursula von der Leyen)。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默克爾支持德國第一位女性國防部長和歐盟委員會主席烏蘇拉·馮德萊恩( Ursula von der Leyen)。

然而這種象徵性的代表,並不自動意味著更廣泛的變化,特別是對非白人女性和LGBT群體而言。

在德國,針對穆斯林女性和反對所謂的性別瘋狂集會非常普遍,部分原因是極右翼政黨「德國另類選擇」(AfD)的推動作用。在這個選舉週期中,性別正確語言問題已被政治化,而默克爾對此基本保持沉默。

呂迪格·施密特·貝克博士(Rüdiger Schmitt-Beck):德國曼海姆大學政治學和政治社會學教授

她的政治遺產是看上去有些古怪的現代和落後的混合體。

例如像同性婚姻、逐步淘汰核能和歡迎移民的政策,這些現代化特徵都是基督教民主聯盟的總理所不具備的。

然而,在數字化、氣候政策和人口變化等重大而緊迫的問題上,這個國家的態度卻幾乎落後的讓人感到怪異。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政黨"德國另類選擇"反對默克爾對接收移民和難民的自由政策。

隨著默克爾的離任,德國政治格局更加動蕩。這在一定程度上涉及到日益複雜的政黨制度和靠反移民情緒發展壯大的政黨「德國另類選擇」。

當然還有一個簡單的事實,即她是德國的第一位女總理。我相信她務實的、凖總統式的執政風格將成為繼任者的榜樣。

卡特林·施賴特博士(Dr Katrin Schreiter): 英國倫敦大學國王學院德語和歐洲研究講師

她留下堅定又沉默的政治遺產。她的領導力建立在冷靜評估和預測的可靠性基礎上。總有批評認為,她不是一個有遠見的人。但選民們知道他們在她身上得到了什麼。

她在把握民意和民情方面非常出色。為此,她贏得國際合作伙伴的極大信任。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默克爾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建立親密友誼。

她留下的另一個遺產是,讓其政黨,保守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的議程自由化。她使保守派更接近中央,也在某些方面更接近左翼的綠黨。

她在任期間的關鍵時刻有哪些,為什麼?

馬特·科沃特魯普:她的主要遺產是拯救歐元,並處理2008年的金融危機。

我記得當時在布魯塞爾與她交談。在應對危機時,她說她希望盡可能多地採用市場經濟辦法,但必要時也要有國家干預。

德國社會民主黨在20世紀60年代將這句話作為口號。當我向她提出這個問題時,她說:「我不是歷史學家,我是實用主義者」。

第二個時刻是她對特朗普時代的回應。她為自由國際主義保持警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曾真誠說服她競選第四任期。特朗普贏得選舉後,奧巴馬立即飛往柏林,與默克爾會面。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默克爾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的關係動蕩不安。

會後,奧巴馬回憶說,他看到默克爾眼裏有淚水。她當時孤身一人。

她讓這艘船漂浮起來,從某種程度上說,她現在已經完成她使命。她可以離任了。

夏洛特·加爾平: 默克爾的任期通常被描述為充滿危機的任期。

一個關鍵時刻是難民危機。面對巴爾幹地區的人道主義危機,默克爾開放德國邊界,在2015年接收近100萬難民,並宣稱「我們可以做到」。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2015年難民危機問題最嚴重,德國在緩解難民危機方面發揮很大作用。

德國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向逃離內戰的敘利亞人提供庇護的歐洲國家,這讓它獨樹一幟。然而,2015年,"德國另類選擇"(AfD)從一個支持經濟自由主義、反歐元的政黨變成極右翼、仇視伊斯蘭的政黨。

在上次聯邦議院選舉中,這個極右政黨組織成功見證該國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首次出現極右翼議員。

呂迪格·施密特·貝克博士:我想到三個特別時刻。

首先,默克爾和她的財政部長在2008年向德國公民保證,政府將為他們的儲蓄提供擔保,以防止發生令人恐懼的銀行擠兌。

其次,在歐元危機期間,歐盟就希臘的債務減免進行高風險談判。

最後,默克爾在2015年決定不對滯留在匈牙利的難民關閉邊境。人們不應忽視,默克爾並沒有像經常提及的那樣開放邊境,而是決定不關閉邊境。.

卡特林·施賴特博士:2017年,她為議會通過同性婚姻法鋪平道路。

選舉前不久,她接受一家女性雜誌採訪。在採訪中,她說在這些問題上投票是個人的良心問題。她基本上打破其政黨的(底線),這為在拖延多年後通過該法律提供機會。這是一項重大成就。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2017年,德國承認同性婚姻。

我最喜歡默克爾很久前說過的一句話。被問及一提到德國,她想到什麼時,她說:「我想到的是密封性好的窗戶。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製造出這樣密封性好的窗戶」。

這顯示默克爾的謙遜和務實精神。她這種以非常實用的方式作出的詮釋,為我作出了很好的概括。

為使行文簡潔明瞭,學家的回答已經過編輯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