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雨林千瘡百孔 巴西要如何挽救地球之肺

  • 安娜·伊奧諾娃( Ana Ionova)
  • BBC Future
亞馬遜雨林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巴西是大半個亞馬遜雨林之家,但現在這個全球最大的雨林經過幾十年的非法砍伐破壞正面臨嚴重的生死存亡危機(Credit: Getty Images)

巴西亞馬遜州首府馬瑙斯對岸的卡雷魯達瓦爾澤(Careiro da Várzea),過去是一望無際的濃密雨林,現在已被大片平坦的牧場所取代。而在更遠的雨林深處,火焰正在瘋狂吞噬樹林和灌木,放目遠望可見地平線上升起的滾滾濃煙。在這片雨林中密布著不法土地開發商為盜伐原始森林而開闢的隱秘道路。

這裏,就像巴西亞馬遜流域的大部分地區,絲毫看不到巴西在兌現曾雄心萬丈保證10年內必將終結盜伐雨林的承諾。在蘇格蘭格拉斯哥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會議(COP26)上,巴西再拍胸作出保證,與其他100多個國家簽署了一項歷史性協議,誓言將停止對亞馬遜雨林的濫墾濫伐,要讓雨林恢復舊貌。2021年早些時候,巴西還承諾到2050年實現該國的碳中和,將實現此目標的時間提前了10年。

迄今為止巴西最大的碳排放源就是亞馬遜雨林的砍伐和焚燒。亞馬遜雨林是全球最重要的碳庫存之一,亞馬遜雨林因砍伐和焚燒釋放出來的碳佔了巴西每年排放總量的近一半。如果不控制對雨林的破壞,巴西的碳中和目標根本難以實現。

其實,亞馬遜雨林讓巴西在全球各國為實現碳零排放的競爭中佔有顯然的優勢。世界自然基金會巴西分會(WWF Brazil)的執行理事毛裏西奧·沃伊沃迪奇(Mauricio Voivodic)說,相較其他要克服萬難才能降低能源碳排放飆升的國家,巴西的減排任務要簡單很多,成本也低很多。因為亞馬遜流域有三分之二在巴西,巴西減碳只要在亞馬遜流域地區集中行動即可辦到。

他說,「許多國家要過渡到其他燃料或其他方式發電需要新技術和投資。但巴西不同,因為停止破壞雨林不需要任何重大技術。 但巴西卻大搖大擺地反其道而行。」

現在巴西的森林濫伐速度上升很快,達到十年來的最高水平。因為2019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全球經濟停滯,世界大多數國家都暫時減少了碳排放,只有巴西因雨林的濫墾濫伐和雨林火災的激增,其碳足跡不減反增長了9.6%。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亞馬遜雨林的破壞是巴西碳排放的罪魁禍首,巴西承諾在2030年前終止對雨林的所有非法砍伐(Credit: Reuters)

由於對亞馬遜雨林大面積的破壞,以及氣候暖化,現在亞馬遜流域有些地區排放的碳比捕獲的碳還要多。亞馬遜雨林正接近存亡的臨界點,如果不幸越過此界,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雨林將不復存在,會從此變成熱帶稀樹草原。最近一次前往該地區旅行,我發現到處都是燒焦的森林和夷平的土地,這不容迴避地提醒我們,雨林正一步步走向死亡。

但亞馬遜雨林遭受的浩劫沒有引起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絲毫擔憂。直到最近,這位極右民粹主義領袖還將全球要求停止砍伐亞馬遜雨林的呼聲視為對巴西主權的攻擊,聲言如果富裕國家希望巴西停止破壞雨林,這些國家就應該付錢給巴西。博爾索納羅還炒了巴西環境機構高級官員的魷魚,並削減環境機構的經費預算。他還試圖打壓環保行動。批評者指責這位巴西總統甚至鼓勵濫伐者和牧場主深入雨林濫墾。

鑒於巴西這樣的現實,環保專家們,如巴西綠色和平組織的氣候與正義協調員法比亞娜·阿爾維(Fabiana Alves)認為,博爾索納羅政府現在對有關雨林濫伐和氣候變化所作的承諾只不過是說說而已。阿爾維說,「巴西的環保政策正在瓦解的時候,政府這些承諾毫無意義。僅止於將濫墾雨林合法化不足以根除對雨林的濫伐。」

儘管現實令人沮喪,但阻止濫墾濫伐巴西雨林並不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特別是巴西以前曾一度接近於成功。當時巴西採用獎罰並用的方法,在不到十年的短時期就減少了80%的雨林濫伐。在2004年至2012年期間,由於巴西當局加強了環境監管,同時獎勵亞馬遜流域的社區另尋創收方法而不必開墾雨林,亞馬遜雨林遭受的破壞因而急劇下降。

巴西環保組織聯盟「氣候觀測站」(Climate Observatory)的執行秘書瑪西亞·阿斯崔尼(Marcio Astrini)說,「我們知道這是可能的,我們也知道行動之路如何走。巴西完全有能力消除對雨林的濫墾濫伐。但能否實現這一目標實際取決於政治意願。」

巴西政府對環保組織上述說法有何評論?巴西環境部和總統的辦公室均不回應記者的詢問。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阻止濫墾濫伐巴西雨林並不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Credit: Reuters)

如果巴西想要達到自己承諾的氣候目標,政府就必須有所作為,大力打擊破壞生態環境的犯罪。但博爾索納羅當上總統後,巴西主要執法機構開出的破壞雨林罰款數量降至20多年來的最低水平。由於總統允許違法者對罰款提出異議,阻礙了保護雨林制度的有效運作,未付罰款的個案積壓也越來越多。政府還試圖阻止執法人員銷毀在打擊森林砍伐和非法採礦行動中繳獲的拖拉機和機械,甚至為此解僱高級官員。

改善土地產權制度

巴西氣候、森林和農業聯盟公共政策聯席領導人安德日亞·邦佐 ·阿澤維多(Andreia Bonzo Araujo Azevedo)說,要改變現行的政策,真正解決雨林濫墾濫伐問題,巴西必須重新開始向聯邦執法機構提供資源,派遣更多執法人員對破壞雨林行為者繩之以法。政府應該發出明確清晰的信號:絶不姑息對森林的濫墾濫伐。

阿澤維多說,「巴西擁有世界上最健全的環境立法體系。我們缺少的只是法律的執行。我們今天最大的挑戰是確保國民遵守法律。」

阿澤維多補充說,改革巴西的土地產權制度是一個較易開始著手的措施。目前在巴西,若某人霸佔一片森林,可以宣稱自己是這片森林的主人,從而自動獲得土地產權。理論上,宣稱對土地產權的擁有尚屬於臨時性質,要由政府官員核實後才能正式成立,但官方核實這一程序通常是不了了之。巴西的土地掠奪者通過這種方式霸佔了亞馬遜地區約1860萬公頃的森林,他們經常利用這種霸佔而來的土地產權獲得資金貸款,用來購買砍伐樹木清理林地所需的重型機械。

阿澤維多說,「結果是有人可以非法霸佔公共森林,甚至宣稱林地產權為其所有,但卻沒有公權力予以制止。這些擁有林地產權的說法需要得到官方核實,這樣才能阻止霸佔林地的現象。」

沃伊沃迪奇指出,巴西的立法者過去將土地所有權授予非法土地的霸佔者,是發出了錯誤的信號。他說,「國會需要發出一個明確的信息……這樣的事將不會再發生。如果他們知道其土地產權之爭在未來不會合法化,那麼就無理由出錢去投資砍伐森林。」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巴西一度成功地大幅減少對雨林的濫墾濫伐,但最近年頭對雨林的破壞又再度猖獗(Credit: Reuters)

高效畜牧

巴西在實現碳中和的道路上,另一個關鍵問題是需減少大規模畜牧業造成的森林破壞。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出口國之一,牛只存欄數高達2億多頭。但巴西每公頃牧場上平均只產大約一頭牛,這大約相當於荷蘭等歐洲高效畜牧生產國的三分之一產量。研究人員表示,改善養殖,巴西的牧場主可以達到荷蘭等國的高效生產。

沃伊沃迪奇說,「顯然,砍伐森林不必是巴西農業發展和成功的必要條件。巴西農業有巨大潛力提高生產率、減少排放和將碳封存於土壤。」

通常,牧場使用幾年後因退化會被遺棄,農場主會再砍伐新的林地作牧場。但是牧場主可以有另一種選擇,可恢復退化的牧場,不再破壞雨林。研究人員估計,亞馬遜地區1200萬公頃退化牧場如果重新恢復,每年可以產出1770萬頭牛,同時也能減少對新牧場土地的需求。

阿斯崔尼說,「我們不需要進一步開墾森林,我們擁有的開墾土地已足以使巴西的糧食產量增加一倍以上。」

巴西國有農業研究公司(Embrapa)的研究人員研發了一種獲得認證的牛肉品牌「碳中和牛肉」,希望能解決牛飼養的碳排放問題。這個認證是源於改變了牛的飼養方式和對牧場土壤的處理因而減少了甲烷和碳排放。

巴西最近公布了修訂版的鼓勵低碳農業計劃,其中包括向希望實施可持續做法的小農戶發放低息貸款。這個最初版本的低碳農業計劃於2010年首次啟動,以推廣防止土壤流失的免耕農業,恢復退化草場,以及商業性植樹造林等以減碳為目標的農牧業生產。

不過計劃雖好,但推行卻拖拖拉拉,結果成效不彰。阿斯崔尼估計,迄今為止,巴西的低碳農業計劃只有1%的農業生產在實施。他指出,同樣由於政府不作為,可以幫助養牛業減少碳足跡的多項創新,比如提高牧場生產率或「碳中性牛肉」等也未能真正有效推行。

阿斯崔尼說,「我們現在需要保證這些減碳技術和計劃在整個農業部門都能夠實施。你可以擁有技術,但如果沒有使用技術的政治意願,就無法啟動。」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巴西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出口國之一(Credit: Reuters)

推廣環保觀念

在亞馬遜的很多地方,保護雨林的觀念很難推廣,緣由很易理解。對農村社區來說,開墾森林通常是謀生的好辦法。許多人靠非法砍伐森林或放牧能夠獲得生存,他們還希望砍伐更多的森林而發財致富。而且在這些農村,除此以外也沒有其他謀生之道,因此很少有人願意停止對森林的破壞。

但在亞馬遜流域一些零星地區,有跡象顯示已出現了較可持續的經濟生產形式。在亞馬遜河的支流烏圖馬河(Uatumã River)沿岸,曾經非法砍伐雨林的社區現改為從雨林中收集和提煉精油為生。巴西非營利組織亞馬遜可持續發展基金會(FAS)和Idesam還幫助當地住民開設了一家生態旅館,幫助他們從旅遊業中獲得收入而不需砍伐森林。

在帕拉州(Pará),小規模生產的農民開始退耕還林,種植可可樹。發起這項計劃的非盈利組織自然保護協會(Nature Conservancy)估計,種植可可樹可使大約557,500公頃被破壞的森林重新獲得生機,同時也為小規模農業生產者提供了另一種收入來源。帕拉州森林被開墾為農牧地其中三分之一是小規模農業生產造成。

另外在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小農戶於巴西非牟利組織「生命中心研究所」(ICV)的幫助下,在曾經為了養牛而夷平森林的土地上重新造林,種植巴西堅果。一些社區認證這些堅果種植者的產品為有機產品,並幫助建立物流網絡,讓巴西堅果進入更大的市場,增加農民的收入。

阿斯崔尼說,「目前,阻力最小的謀生途徑是砍伐森林和無法無天。不過一旦你開闢了新的經濟可能性、新的產業和新的收入來源,大家就會轉念這樣想,『這比砍伐森林獲得土地更有盼頭。』」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亞馬遜雨林遭到大面積的破壞,如果不採取行動可能為時已晚(Credit: Reuters)

迄今這些試點項目已經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表明在亞馬遜地區停止砍伐森林和創建可持續經濟是可行的。不過這些實驗計劃大多數成本都很高,而且只有在非政府組織的幫助下才能實現。因此無法廣泛施行,讓人懷疑能否有效降低巴西森林的砍伐率。

沃伊沃迪奇說,這是國家必須介入的領域。他說,「公民社會不可能單方面解決整個國家層面的問題。這些計劃目的是實驗創新,證明這些模式行之有效。但最後還是需要擴大規模,轉化為公共政策作全國推行。」

如果國家不採取行動可能讓巴西付出沉重代價。總統博爾索納羅的立場讓巴西在國際社會受到孤立,有礙與巴西大豆和牛肉進口商的貿易談判。由於近年巴西雨林濫墾濫伐日趨嚴重,挪威和德國等國家已凍結了對巴西的環境援助。

其他挑戰

一些跨國公司因為面臨消費者越來越大的壓力,也對巴西濫砍濫伐雨林甚為不滿,包括英國零售商樂購(Tesco)和瑪莎百貨(M&S)在內的歐洲公司已經揚言要抵制巴西的農產品。

阿爾維表示,「世界潮流開始轉向這樣一種經濟,即消費者想要搞清楚自己購買的產品來源何處。但面對這種消費趨勢,巴西現在是措手不及。」

阿澤維多說,巴西也可能被新興的全球綠色經濟拒之門外,因為國際投資者現熱衷於投資可持續的、碳中和的行業,因此對投資巴西會持謹慎態度。他說,「雖然不乏對投資巴西碳中和行業大感興趣的公司,但由於霸佔林地、非法砍伐森林,而執法機構又無所作為,外國公司會得不到足夠的法律保障。」

隨著國際壓力的加大,博爾索納羅的語氣開始軟化,重提他幾年前已放棄的氣候目標,設定的新目標甚至更為宏大。阿爾維說,「他試圖向世界表明,他正在為氣候做一些事情,因為他已經被逼到了這個地步。但他實際沒有付諸行動。」

與此同時,巴西還開始感受到破壞雨林導致氣候變化的自食惡果,而這一氣候變化可能會給巴西帶來新的碳排放挑戰。2021年,巴西遭遇了90多年來最嚴重的乾旱,用於水力發電的水庫乾涸,導致電力供應緊張,從而增加了高碳排放骯髒能源的吸引力。

總統博索納羅的回應令人擔憂。他提出計劃在未來十年投資40億美元對燃煤電廠進行現代化改造,提高效率,進行他所謂的可持續煤炭開採。連同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產量的計劃,這使人們對巴西保護環境和削減碳排放的承諾產生了進一步的懷疑。

沃伊沃迪奇說,「現在所有的目光都在關注巴西雨林的濫砍濫伐,但很快,我們還需要面對骯髒能源這一新的挑戰。」

請訪問 BBC Future 閲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