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稱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收效甚微」 北京警告抵制國將「付出代價」

Emmanuel Macron at news conference to mark France's EU presidency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馬克龍表示,此類抵制行動收效甚微,僅有象徵性作用。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表示,法國目前沒有加入外交抵制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計劃。他表示,此類抵制行動收效甚微,僅有象徵性作用。

此前,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表示,他們不會派政府代表參加明年2月舉行的冬奧會,理由是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擔憂,包括該國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虐待指控。

中國表示,抵制冬奧會的國家「必將對其錯誤行徑付出代價」。

與此同時,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他已接受邀請參加冬奧會開幕式。

「收效甚微」

在周四(12月9日)的一次記者會上,馬克龍表示,奧運會不應該被政治化,他更喜歡能產生「有效效果」的行動。

「需要明確的是:要麼完全抵制,不派出運動員,要麼嘗試採取一些有用的行動,」他說道。

馬克龍補充稱,法國將與國際奧委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合作,來確保運動員保護章程的踐行。該言論被解讀為暗指彭帥事件。

「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把這些話題政治化,尤其是如果要採取一些收效甚微的象徵性措施的話,」他說。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北京冬奧會將於明年2月舉行。

法國教育和體育部長讓-米歇爾·布朗凱(Jean-Michel Blanquer)也在周四(12月9日)警告,不要將冬奧會政治化。他對法國媒體表示,「我們需要謹慎對待體育和政治之間的聯繫」。

「體育是一個獨立的世界,必須保護它免受政治干預。否則,事情可能會失控,並最終可能扼殺所有的比賽,」他說。

布朗凱說,法國將繼續譴責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他不會前往北京,但是負責體育事務的部長級代表羅克薩娜·默勒奇內亞努(Roxana Maracineanu)將代表法國政府與會。

中國警告

北京冬奧會將於明年2月4日至20日登場,但抵制行動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分裂。

美國周一(12月6日)率先宣佈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白宮新聞秘書普薩基(Jen Psaki)稱,面對中國「嚴重的踐踏人權行為和在新疆的暴行,美國外交官和官方代表如果出席就是將這些賽事視為一切照常,這是我們絶對不能做的。」

在新疆事件外,中國進一步壓制香港的政治自由,以及網球選手彭帥在指控前中國高層性侵後遭審查事件也進一步加劇了抵制冬奧的呼聲。

隨後,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也跟進了類似的外交抵制措施。

同為「五眼聯盟」成員的新西蘭則表示,該國不會派遣部長級代表出席。新西蘭表示,該國也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表示關切,但這一決定主要是因為新冠疫情的緣故。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周四(12月9日)回應稱,美、英、澳、加必將為其錯誤行徑「付出代價」,但他尚未透露反制措施。

中國官方媒體報道稱,對那些對冬奧會有政治圖謀的國家和政客,中方根本就未發出邀請。所謂抵制,完全是在「自我炒作和嘩眾取寵」。

《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還在推特調侃稱:「按照中國的標凖,美國政府官員大多是新冠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觸者,而且挑三揀四、自命不凡。你們是北京居民最不想見到的人。」

官方英文媒體《中國日報》的歐洲分社社長陳衛華則呼籲,中國將抵制2028年洛杉磯夏季奧運會。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周二(12月7日)表示,該國尚未決定是否派出官員出席冬奧會,儘管一些議員呼籲抵制,原因包括侵犯人權、領土爭端和中國在周邊海域的挑釁行為。

意大利表示,該國不打算加入外交抵制行動。

音頻加註文字,

北京冬奧測試賽如火如荼,BBC記者走訪賽場

在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表態之外,法國外長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周四(12月9日)表示,歐洲有必要在外交抵制一事上採取共同立場。目前,德國新政府對抵制行動仍保持謹慎態度。

儘管俄羅斯代表隊因2014年的興奮劑醜聞被禁止參加冬奧會,但與中國關係密切的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仍接受出席的邀請。這將是2020年3月以來,首位來華訪問的外國國家元首。

抵制奧運有何歷史?

與此前對奧運會的抵制不同,此次四個英語圈國家宣佈的是外交抵制,即不派出任何政府和外交官員參加,但運動員仍將正常參賽。目前,未有任何國家的運動員宣佈取消參加冬奧會。

因此,包括馬克龍在內的一些人顯然認為,這種抵制只是一種象徵,實際意義有限。尤其是考慮到仍在持續的新冠疫情本身可能導致出席人數減少。

相比之下,上世紀80年代的兩次奧運抵制行動則激烈的多,直接導致了數以百計的運動員未能參加比賽。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1980年夏季奧運會在中央列寧體育場開幕。

在1979年底蘇聯入侵阿富汗後,有60多個國家在美國卡特(Jimmy Carter)政府的帶領下抵制了1980年莫斯科夏季奧運會,包括當時與蘇聯交惡的中國。

1984年,蘇聯則率領18個國家一起抵制洛杉磯奧運會,被視為是報復行動。

更早之前的1936年夏季奧運會則在處於納粹統治下的德國舉行。當時,希特勒(Adolf Hitler)的嚴重反猶情緒引發一些政界人士的抵制威脅。但時任美國奧委會主席埃弗裏·布倫戴奇(Avery Brundage)以政治與體育分離的論調反對抵制,最終美國派隊參加。

國際奧委會(IOC)主席巴赫(Thomas Bach)周三(12月8日)表示:「我們歡迎他們(運動員)到場,我們歡迎他們得到國家政府的支持。剩下的就是政治。」

「政府官員的出席對各國政府來說都是純粹的政治決定,」他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