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旅日华人去留的两难抉择

圖片版權 other
Image caption 出生在日本的晗晗和媽媽在海洋公園的合影

東京、橫濱、大阪,這些日本大城市算不上此次地震的重災區,但又確實受到核輻射等地震後續問題的困擾。正因如此,長期生活在那裏的華人正面臨是走是留的兩難選擇。

和眾多長期生活在日本的全職華人主婦一樣,今年31歲的齊麗霞把三歲的兒子晗晗看作生活的全部。麗霞的先生安傑,1999年赴日留學,畢業後就職於朋友在東京開設的IT公司。

晗晗馬上到了上幼稚園的年齡,全家本來無憂無慮。但是,原本平靜的生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9級地震打破了。

艱難抉擇

地震發生當天,雖然害怕,但因為日本是多震國家,麗霞一家沒有異常恐慌。

麗霞告訴BBC中文網:「開始以為很快會過去,沒想到從9級地震到海嘯再到核電站爆炸,這一連串的事件才讓我們意識到嚴重性,畢竟核污染是個長期的生態環境問題,牽涉到這個因素時就沒有幾個人能很淡定了。」

就在福島核電站發生第一次爆炸的當口,老公安傑就表示希望妻子帶著兒子先回中國,但安傑表明,自己不可能這時候走。

他說:「現在走的話,工作沒有人做,畢竟老闆是朋友,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麗霞回憶當時的狀況說:「聽完他的話,我哭了,不是因為對未來的恐懼,而是我實在不想把老公一個人留在日本,我一直堅定要跟他一起,渡過這一關。即使回國,我的心也整天是懸著的,因為自己的親人還在日本。但如果不走,確實很擔心孩子的健康安全。」

這些天,麗霞除了照顧孩子和愛人,都沒有心思做其它事情,糾結在是走是留的問題上。

麗霞說:「現在仍然很矛盾。自己的生活還是正常的,放棄了馬上訂票的打算,這種情況下跟重災區的華人爭搶機票覺得有點不妥。但還是收拾好了簡單的行李,如果有需要還是會馬上回中國。從訂票情況來看,高價票還是可以買到的。」

身邊華人

麗霞身邊的很多中國朋友也在這個艱難的時刻做著艱難的抉擇。

麗霞說:「我身邊的一對中國夫妻,震後第二天就辭掉工作、帶著一歲的兒子回中國了,為了孩子暫時放棄了工作和新購置的房子。

另一位女性中國朋友,先生是日本人,現在還在正常上班,她也選擇留了下來。

還有一位在放假的中國留學生朋友,剛開始四處托人買票,後來他想自己也不是重災區,一打聽票價是平時的若干倍,而且重要的是他四月份開學,不想放棄自己的學業,所以一直在觀望中。」

可以說:震後選擇馬上回中國的,各有各的理由;沒有立刻離開的,也是各有各的憂慮。

長期打算

地震之前,回不回中國,一直都是很多日本華人認為應該長遠考慮的問題。可是一場天災,把這個本該慎重考慮的問題變成了立即決定。

麗霞說:「現在選擇回中國的一般有兩種想法,一是回國避難,看以後情況再回日本,二是就此回中國工作生活。」

長期在海外生活的華人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回不回國並不完全取決於個人的意志。一方面,不能放棄海外長期從事的工作轉身就走,這不僅僅是物質享受與事業前途的問題,還有承擔責任的問題。

再者,麗霞說:「在目前的情形下,是以逃難的形式回中國,面對一切從頭開始的境況,不會輕鬆。所以,如果不到萬不得已還是不回去的好。」

麗霞總結身邊大部分華人的心態:其實大部分沒有走的中國人,也是在等待事態的發展趨勢,不想立即放棄目前所擁有的。已經回中國的人,相當一部分是因為國內親人的擔憂和催促。

麗霞說:「其實國內的親人不知道的一點是,回中國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要面對更多新的問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