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来鸿:熄了灯的不夜城

在日本這個發達的國家人們一直面對著停電的困窘。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過去幾個星期,在日本這個發達的國家人們一直面對著停電的困窘。

今天,日本人仍在深切地感受到地震的衝擊波。福島核電站受損,不僅再次煽起了恐核風,也讓不夜城東京陷入黑暗。BBC記者大井真理子反思,從來沒把電當回事的年輕人,能夠接受長期限電、降低生活標凖的前景嗎?

站在東京鋼筋水泥的叢林中,看到盛開的櫻花環抱著日本議會大廈。剛剛走出校門不久的大學畢業生,穿著嶄新的西裝,帶著一臉的緊張和激動,走進辦公大樓,開始第一份工作。

看上去,這和日本的每一個春日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但事實卻是大相徑庭。議會大廈上,日本國旗仍在下半旗。

拐個彎兒,我們走進內閣府大樓去採訪經濟財政大臣與謝野馨(Kaoru Yosano)。

大樓內漆黑一片。在前廳,我們拿出手機,借著微弱的亮光看大樓分佈圖,以便找到大臣辦公室。

過去幾個星期,在這個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人們一直面對著停電的困窘。現在,日本當局警示人民,必須減少用電量。

在大臣辦公室內,與謝野馨告訴我說,1940年代他小的時候,每家人只准有兩盞燈,沒有冰箱,沒有空調。

對於現代日本人來說,這樣的生活方式看上去難以想像,但是,與謝野馨敦促國人,必須盡快適應限電的生活方式。他認為,日本電力短缺的局面有可能持續3-5年。

採訪結束之後,我的攝像師、今年29歲的日本小伙子說,「哇塞!他真的說限電要持續五年?」

「原發」和「潮女」

對於我們兩人這樣在戰後出生的一代日本人來說,沒有電的日子簡直無法想像。

我從出生直到16歲一直住在東京,從來沒有擔心過,有朝一日,源源不息的電流會停止!

「原發」(Genpatsu)在日語中是核能發電的意思,現在,所有的日本人都把這個字掛在嘴邊。

我早就知道,日本年輕人通常對新聞時事非常不感興趣,所以,在東京流行時尚的大本營澀穀(Shibuya)區聽到原發一詞,我不由得非常吃驚。

東京城內,隨處都可以看到「潮女」(garu)----頭髮漂染過的年輕女郎,穿著時下最流行的時裝,登著高跟鞋。

去澳大利亞留學前,我也曾經是潮女之一。那時候,我和女友們最關心的是時裝的走向,誰在和誰約會,需要趕快學哪首新歌才能在卡拉OK抓住男孩兒的眼球。首相換人了,關我什麼事!報紙的油墨只會把我的手弄髒,所以,我從來不看報。

但是,今天,這群女孩兒們甚至在討論原子能發電以及日本東北部受到地震、海嘯影響的災民。

女孩兒手上,長長的假指甲上塗著日本國旗的圖案,嘰嘰喳喳,熱切地談論著自己要做義工幫助別人的打算。

「沒當回事」

我去參加了一次規模很大的反核能遊行。遊行期間,人們的團結也是顯而易見。老人、年輕人聚到一起,要求日本政府放棄核電。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電力供應當中,四分之一來自核電

但是,日本電力供應當中,四分之一來自核電。我反覆地問身邊的人,你們真的能夠接受永遠減少用電量、降低生活標凖的前景嗎?

在日本,許多霓虹燈已經黑掉了,升降梯也停運了。現在,甚至有人提議,街頭隨處可見的自動售貨機也應該全部「下崗」。

我聽到過許多人說,「也許,以前我們浪費的電太多了」。但是,這些人也正在深切地感受到,他們的日常生活中 ,對電的依賴程度到底有多深。

今年30歲的舞子說,「直到不能刷卡的那一刻起,我一直 覺得限電沒什麼大不了的」。

她說,「不停電的時候,我們從來沒把電當回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