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日本核电站落户“吸核上瘾”地区

福島核電站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福島核電站事故引出日本發展核電的現實

日本政府上周決定了援助東京電力公司賠償福島第一核電站洩漏核輻射事故的受害者框架,但具體賠償金額和方式至今沒公布,政府和東電因國內外爭議賠償額和長遠影響而舉棋不定。

核輻射洩漏迫使福島第一核電站半徑20公里為中心的居民避難、並可能長期背井離鄉後,東京市民曾廣泛對福島災民感到歉疚。

BBC中文網記者4月4日在東京永樂町的「福島縣農產物販賣會」上,聽到一位買了幾大袋福島農產品的東京婦女說:「為了我們用電,福島縣民承擔了那麼大風險,現在我們應該盡點心意。」

當時福島幾種農產品已被檢出超標核輻射量禁止販賣,大家對福島農產品多少有疑慮,但「福島農產物販賣會」連續4天售罄,有人買後私下承認「吃不吃是另一回事」。

4月下旬起,東京人的歉疚感開始淡薄,因為日本非主流傳媒的周刊雜誌紛紛披露日本九大電力公司在各地鄉村誘導下建起55座核電站的核電發展史,5月主流傳媒也開始加入報道。

這個發展史暴露了日本一些鄉村依賴核電站生存的現實,福島縣前知事佐藤榮佐久形容這種依賴是:「像吸毒上了癮」。

發展核電的國策

日本1954年由前首相中曾根康弘等倡議發展核電,並向國會要求研究開發預算,1955年日本國會成立了《原子力基本法》和相關法。

56年起,日本政府掀起發展核電潮,從設立核能研究所開始,到創設原子力委員會等,直至成立科學技術廳。

日本九大電力公司57年聯合出資成立了「日本核電有限公司」,1963年10月26日茨城縣東海村的核電實驗爐首次發電。

此後各電力公司基於各種核能法發展核電,1971年東電在福島縣雙葉町和大熊町建成第一座核電站,就是3•11發生核輻射洩漏事故的第一核電站。

日本電力需求與戰後經濟發展成正比,但建設發電站、核電站引發建設地居民抵制。74年日本成立了《電源三法》、《電源開發促進稅法》等,保證建設發電設施的地區可得到一攬子政府和電力公司的「電源立地區域對策補助金」。

難以抗拒的誘惑

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資源能源廳的資料,建設一個發電量135萬千瓦的核電站,動工年補助金超過79億日元(約9800萬美元)。

從動工到建成、發電為止,核電站所在地當地可得到補助金481億日元(約6億美元)。

從發電開始,補助金年約20億日元(約2500萬美元),一般預計發電50年。

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前6座原子爐總發電量為470萬千瓦。

2003年以前,法律規定補助金只可用於建設道路、學校、圖書館等硬件,2003年起改為也可用於福利、服務等軟件。

50年代末產業量不到全國平均值一半的福島縣,瞄凖了建設核電站補助金。1960年福島縣誘導東電建設第一核電站,補助金由福島縣和雙葉町、大熊町瓜分。

以雙葉町為例,町財政收入依賴補助金和由核電站帶出的服務業稅收等達到9成。補助金促生了建築業等關聯事業、成為町民的主要雇佣。

欲罷不能的依賴

為了繼續建設和維持建好的町政府樓、體育館、溫水泳池、溫泉設施等等所需的龐大費用,雙葉町財政伴隨補助金遞減吃緊,去年町長甚至無薪。

町需要依賴建設新的原子爐來得到新的補助金,93年儘管當時的福島縣知事佐藤榮佐久反對、福島核電站也不時發生事故停機風波,但町議會還是一致通過誘導建設第一核電站7號、8號爐的決議。

1988年當選的佐藤2006年下台前,被縣內反核電站支持者譽為「斗核知事」。

佐藤最近著書說:「雙葉町的町民確實毫無虛假地希望建設核電站。對這次事故不少人暗想町民是自作自受,我也曾這麼想,即使現在也沒完全否定。」

「但是在國家發展核電的政策中,對未來絕望的人以服從為由,暗中希望獲得利益的軟弱面誰都有,如果預知現在這樣絕望的命運,雙葉町也不會通過誘導增設原子爐的決議吧。」

改國策易給飯碗難

日本首相菅直人再三表示,對福島核電站事故,東電有責任,國家也有責任。

日本內閣最近叫停了據說最可能面臨大地震的靜岡縣御前崎市濱岡核電站。

雖然否認還會叫停其它核電站,但菅直人已公開提出修訂過分依賴核電的能源國策。

民主黨執政前,日本長期執政的自民黨總裁穀垣貞一最近也公開承認,自民黨對發展核電負有責任。

可是叫停核電站、修改核電國策容易,但依賴核電站生存的大部分鄉村如何從「吸核上癮」中自拔,是更大的難題。

菅直人內閣叫停核電站但還繼續撥給佔御前崎市財政收入四成的補助金、提供緩衝期間。

但御前崎市一名農民說:「不想失去故鄉,就應該停止危險的核電站。但領慣了補助金,市政府和市民出謀劃策謀生的能力也衰退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