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請中國不要聲援日本「右翼分子」

「終戰紀念日」的靖國神社(2009年8月15日 攝影者;安田峰俊) 圖片版權
Image caption 「終戰紀念日」的靖國神社(2009年8月15日 攝影者;安田峰俊)

編者按:31歲的安田峰俊是日本的獨立作家,能講流利的漢語。2001年到2002年,作為交換留學生,安田在中國的深圳大學留學一年。

中日關係因為在東海有爭議島嶼的主權、靖國神社、戰爭歷史等問題上的分歧,陷入僵局。

安田峰俊近日直接用中文為BBC中文網撰稿,從他個人的視角,談及中日關係最棘手的靖國神社問題。

日本高官為什麼一定要參拜靖國神社?這可能是很多中國大陸讀者心裏都有的一個疑問。

我個人認為,關於「靖國問題」,雖然「支持參拜派」佔日本輿論的一半,但是日本國內沒有一個共同認識。自由主義者、左派知識分子表示反對參拜,但是也有很多人不關心這個問題。

「參拜派」裏面也有多種多樣立場的人士,從主張排外主義的少數激進分子到二戰陣亡者的遺屬、懷抱理性愛國、宗教感情的普通市民等。

筆者在這個篇文章中以較為穩定的「參拜派」 ―― 在日本國內位於中庸或稍微靠右的立場,來進行論述。

死者也要贖罪

前年夏天,我去了浙江杭州玩,參觀了岳王廟。眾人皆知,岳王廟祭祀南宋抗金英雄岳飛,是全中國最著名的歷史性愛國象徵地之一。廟堂位於西湖湖畔、棲霞嶺的南麓,庭園內外山深水多,風光明媚,使人追念昔日臨安府的繁華。我原來喜歡中國古典文化,廢休忘食地走來走去,欣賞古蹟風格。

在山內玩了半天,我突然發現了一對"罪人"受刑的淒慘情景 ―― 那是南宋宰相秦檜和其妻王氏的跪像。據通俗了解,當年秦檜是壟斷朝政,逼忠臣致死,把華夏靈魂賣給外夷的可惡奸臣。人民到現在不赦其罪,痛罵他。聽說文物保護體制還沒整治的昔日幾十年前,大家向秦檜跪像踢打吐痰,給罪人「算帳」。

「秦檜逝世後這麼久,後人怎麼還要給他那麼慘忍的懲罰呢?」

我問了當地朋友,他馬上就回答說「因為他的罪行太嚴重了吧」。我又問他犯了什麼罪?誰來決定的?

他說「歷史決定的」。

我問:「在中國,歷史罪人死後也要贖罪嗎?」

他說,「可以這樣說吧」。

他的這句話可能說明中國人傳統概念的一部分。以前,伍子胥擊敗楚國時,「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屍,鞭之三百」,以其報了父兄之仇。

近年,蔣介石1945年回南京後,將汪兆銘墳墓炸毀,報仇了雪恨。據說90年代在原汪墓所放置的一座汪兆銘跪像,常常被人吐痰踢打,後來被移走。

周恩來和鄧小平去世時遺囑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為他們也害怕後世被人掘墓,死後問罪。

「死者也要贖罪」的概念在中國傳統民俗中還是比較明顯地存在的。

叛徒成神,敵兵變靈

每個文化的傳統思想都不一樣,沒有優劣,也沒有對錯。但是本人深感,日中兩國的觀念確實不同。

日本的死生觀應該可以說「死亡是贖罪」。不管他生前有過什麼功罪,死者都可以成為祭祀對象。而且這「安慰靈魂」的範圍也包括死者生前行為的所有有關人――包括他指揮下喪命的士兵與民眾,甚至還有跟他打仗過的敵兵。

圖片版權 antian
Image caption 杭州岳王廟,秦檜夫妻跪像。

電影《Last Samurai》的模特人物西鄉隆盛也如是。明治維新元勛的西鄉晚年在故鄉九州組織了武士軍閥,明治10年(1877年)發動兵變而被官兵討伐(這是日本歷史上最後的大規模內戰「西南戰爭」)。可是,內戰平息後僅過了12年,西鄉被赦罪,祭祀為南洲神社,往時「叛徒」竟然變成神靈了。南洲神社與其分社又安慰西南戰爭遭難者的靈魂,這包括元西鄉軍幾百「叛徒」和官兵喪命者。

連「對日侵略者」都能成為參拜對象。在九州福岡縣的元寇神社,竟然是祭祀元朝士兵――往時外國的對日侵略軍組員。13世紀後期,元朝忽必烈企圖侵略海外,讓萬人大軍向日本派兵兩次(「元寇」)。侵略軍兵士以南宋人和高麗人為主,途中到日本對馬島和壱岐島進行屠城和綁架住民,最後在九州海邊跟武士聯合軍衝突死戰後,被打敗而驅逐。

後世,當地居民在往時城堡上建了一坐小神社,奉祀當時天皇龜山天皇同時,又合祀元軍兵士,以他們靈魂視為神靈。

日本人這些傳統民俗的背後意識甚為複雜。這是我們東亞式祖先祭祀習俗和佛教的淨土觀、日本列島土著的汎神論等許多心靈要素的復合產物,在這短文篇幅上又不容易提出完整的說明。

我在這裏至少希望讀者了解日本也有很獨特的內在的邏輯,日中之間在死生觀和宗教觀上有很大的差別。

日本有奸臣也不出秦檜,有暗君也不出楚平王,因為我們很少有「問靈其罪,鞭屍三百」的民俗習慣。

我們認為死亡是最大的贖罪,逝者都可以成為神社祭神,被生者安慰靈魂。

參拜靖國神社是「無恥」行為嗎?

「靖國問題」的日中摩擦背後也可以看出兩國觀念的差別。日本人認為靖國神社合祀「戰犯」本不應成為問題,因為按日本人的死生觀來講,「戰犯」在生前已受罪處刑,不必死後鞭屍。

靖國神社祭祀的近247萬柱英靈中,「A級戰犯」僅14柱,「BC級戰犯」也只有數百柱,其他大多數是為日本國家事業流血犧牲的烈士靈魂。

從日本人特別是陣亡者遺屬的立場來講,靖國神社的主要神靈還是普通烈士,他們不會深刻地意識到「戰犯」的存在。

靖國神社從明治時代到1945年終戰時期是日本國家公管的宗教設施,但是它後背還是有非常濃厚的日本傳統民俗概念。

在不少日本人的意識中,同時進行「反思過去,面對歷史」和「參拜靖國神社,思念逝者」,這之間是沒有矛盾的。

我在這裏很遺憾地要指出,在當代日本社會,目不識丁的一部分愛國賊把靖國神社視為他們排外主義的象徵,成為崇拜對象的事實。但是,除了這些極少數愚昧人群以外,大多數日本國民都認識到自己國家二戰中的對外「進出」實際情況,也厭惡當時軍國主義者給內外民眾帶來的空前大難,而衷心祈求世界和平――事實證明;日本國二戰後68年間沒有參加過任何戰爭。

對日本人來講,這樣反思過去、追求和平的良心心態跟祭奠英靈的宗教情緒原來是兩回事,可以並存懷抱。我們日本人一邊認識歷史,又一邊參拜靖國神社,這絕對不是「無恥」的行為。

中國不要聲援日本「右翼分子」

我知道日本民俗宗教概念沒有能夠覆蓋全人類思想的普遍性,也承認日本當代史上的「英靈」和「戰犯」定義含有十分的曖昧性。但是我還要主張,中國人在對日批判中總是提出的那個刻板言論――把日本人的「參拜靖國神社」行為和「日本右傾化」、「復興軍國主義」等主張簡簡單單地連起來,而痛罵「無反省歷史罪行」,這個做法明顯不得要領,缺少對日本內在邏輯的了解。

很遺憾,大多數日本人也沒有意識到日中之間的文化差異,不知道中國「死者也要贖罪」的傳統思想。不少日本人聽中方「靖國批判」時只能感到驚訝。中方的「靖國批判」只有讓日本國民廣泛反感,讓「反參拜派」和「不關心派」也加入「參拜派」隊伍。

據今年8月的日中輿論調查報告,現在日本人的對華好感度僅有9.6%。兩國之間原來有很多摩擦,而目前中方的「靖國批判」,只能導致火上加油,一點都不能產生建設性的成果。

日本是民主國家,大眾輿論決定國家的政治外交。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中國為什麼那麼想要把普通日本國民改造成強硬反華派,讓日本輿論走向右傾化?

中國再也不要強力聲援日本國內「右翼分子」。

中國可以批判日本,但是批判也要考慮論理角度和說服力。筆者認為,現在中國提出的「靖國批判」根本沒有效力。為了亞洲永久和平,最好停止這種做法。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讀者反饋 1

日本人到底有沒有羞恥心及同理心?

無羞恥心:到現在仍有許多日本政府高層不承認南京大屠殺,甚至不認為自己是二戰亞洲各國犧牲重大的罪魁禍首!

無同理心:德國高層曾經去過有陸軍將領Guderian等二戰將領的公墓祭拜嗎? 照筆者的說法,德國如果這麼做,其他包含波蘭、捷克、法國、以色列...眾多國家人民可想像會有極為嚴重的反應。 德國若不是帶有深刻反省及同理心,今天能在戰後重新得到歐盟各國的信任嗎?

<strong>Tim, Taipei</strong><br/>

有些讀者叫作者讀歷史,其實最不讀歷史的就是你們

毛賊害死了幾千萬中國人,現在還不是被掛在天安門廣場崇拜?你們自己都做這種行為,還憑甚麼去要求別人不要做?中國供奉的義士,不又是有殺害過其他民族的人?

難道他們殺古代的外族(即現今被華人扭曲成中華民族的外國人)就不是那些外族心目中的戰犯?你們供奉的時候又曾何想過那些外族的感受?

說到底,大部分中國人都認為自己國家是最大的,其他國家的人都要按中國的文化。而你們卻又不須按其他國家的文化做事,甚至到其他國家居住或觀光,依然只會我行我素,故意不入鄉隨俗。

怪不得中國人每年都抗議日方,原來是怪日方殺得不夠多。殺幾十萬太少了,要學習毛賊殺千萬人才可升為神。

<strong>lmj, 香港</strong><br/>

為什麼要我們中國人理解你們?你們不能來理解我們?不服?來啊,再開戰次啊。。。

<strong>江楊勝, 中國,貴州</strong><br/>

日本上下的困境不在於國與國之間的爭議,在於日本人於周邊國家人民之間的不對盤,那種不對盤平常看不出來,但只要日本撞上中國或者跟其它國家之間出現爭議時,大家就會想辦法把事情弄的更大,讓日本政府疲於奔命,這就是日本長期不解決二戰問題惹來的暗潮洶湧。

台灣可能是亞洲國家中唯一會把實話告訴日本的國家,因為日本人不是很壞的民族,相反的是好的華族之一,只是腦袋好到變成牛角尖大王,讓所有的人都受不了,才會出現大家都想趁機打日本一拳的狀況,說起來很冤也不值得。習近平比胡錦濤好相處多了,但日本政府應對的方式就註定挨耳光。金正恩也鬧,但現在只能在家中哭,為何?台灣人鬧的更兇,但就沒有挨打又為何呢?<strong>陳素芬, 台北</strong><br/>

中國如果仍然抗議,那日本應該開心,因為那表示中國至少仍把日本當一回事。

但有一件事日本人該注意,就是南京大屠殺的事件會連結到明朝的倭寇事件,蘇杭浙上海南京一帶的華南人民對日本人的觀感是不佳,討厭日本人正因為他們跟日本人很多思維一樣,江胡時代這種惡感因為經濟上依賴往來勉強壓住,但到了習李時代,這位北方大漢的作風,只怕會把蘇杭浙上海南京人的歷史記憶全追回來,動手給日本人小鞋穿。

台灣人為何了解? 因為國民黨時代壓制日據時代的台灣人對日本政府的憤怒,現在全出籠了。動手動腳不會,但只要有機會就給日本一記無影腳是台灣人最爽的事,例如告訴日本人玉井芒國如何種出來的? 告訴你沖繩人及石垣島人的怨。<strong>陳素芬, 台北</strong><br/>

看了很多評論,很多人都在批評日本沒有道歉,但事實上至少日本政府已經多次道過謙,就連在中國名聲狼藉的小泉都曾經發表過道歉演說。可以看出,太多人的反日情緒都太盲目連一些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strong>缺乏常識, </strong><br/>

什麼鬼生死觀不同,叔叔告訴你,拜和不拜都沒關係,老子中國人們一樣的非常尊重各種死者的,而是你們現在的小鬼子,沒有很好地端正自己對未來的態度,如果你是山本五十六的崽,你去拜你爹是很正常的事,但你要明白,你那爹侵略和殘害其它的民族是不對的。你要告訴你的崽,你爺爺是你爺爺,繼承他的血,敬愛他,但不要去繼承他對其它的民族的侵略和殘害。只要你明白了這個,你天天抱著山本五十六的屍體在家裏拜都行,亞洲人民誰愛去管你們家那點破事啊。<strong>deng chao, 委內瑞拉</strong><br/>

中國認為死有重於泰山,也有輕於鴻毛,人死的意義是不一樣的。那麼你日本人認為死人都是一樣的,沒特殊含義。行,那是你日本人的看法,但你不能拿來要求其他人一樣看。就好像你屠殺其他國家人民覺得理所當然,還要要求被屠殺的人和你們持同樣觀點,這個可能嗎?另外,你所謂的觀點也不可能是你日本人真實看法,照此說你們國內早有將戰犯靈位搬出神社的建議,你們為何不實行呢?還不就是以所謂祭拜烈士的借口達到認同戰犯行為的目的。另外同樣的理由你可以跟韓國去說說,看他們是不是認同你這個荒謬的「理由」。<strong>lll, </strong><br/>

文章從民俗角度是有道理的,但世界是有普世價值的,也就是說是不是承認世間存在靈魂,並且靈魂有無高尚和醜惡的分別,很明顯,如果日本民俗真如作者的描述,那日本人是沒有靈魂的民族,即便有,也是不分醜惡的民族,我說的是邏輯,並無攻擊之意,如果日本民族永遠堅持這樣的文化,它永遠不能獲得榮耀。<strong>上海人, 中國</strong><br/>

這位日本朋友對中國人的勸告,似乎言之有理。但在世界各國人看來卻不在情理之中啊!為什麼?中國人不喜歡看到日本政府官員敬拜戰犯,不是因為要那些死去的戰犯還要贖罪,他們早已死了,中國人不會再去計較他們活著時所犯下的罪惡了。但今天的日本人,特別是政府官員,還要敬拜那些罪惡滔天的戰犯,顯然就是要告訴這個世界,那些戰犯的死是值得紀念的,他們生前的事業是值得紀念和發揚的。這難道不令人擔憂嗎? 美國曾經向日本投了二顆原子彈,如果把當年指揮原子彈發射的美國軍官的靈牌擺在靖國神社,你們日本人還會去拜他們嗎?割按照安田峰俊的邏輯,日本人也會敬拜這些美國軍官的?如果是這樣,中國人啊,你們就再也不要反對日本人拜戰了。郭華, USA

看這位日本年輕作家的行文, 應是一個讀書人,對中國曆文化有點認識. 那麼請先明白什麼是:

"羞惡之心,人皆有之;是非之心,人皆有之; 惻隱之心, 人皆有之."

人若無有上述之心, 則禽獸不如.

作者希望中國人了解日本人如何撫慰自己的心靈,卻對自己犯下的惡行毫無反省, 毫無悔意; 相反, 還想用各種方式去曲解, 隱瞞, 誤導, 甚至合理化. 這才是問題的症結.

作者何不看看二戰中亞洲人民所受的苦難, 再看看日本政府的所作所為. 然後問自己, 日本人應感到羞恥嗎? 應死不道歉, 不賠嗎? 你們對那些無辜的死難者, 慰安婦們有憐憫之心嗎?

然後再問自己, 你是人還是禽獸?

<strong>香港仔, 香港</strong><br/>

靖國神社內設有遊就館,宣傳的就是日本如何「幫助」其他亞洲國家「

抵禦「」不道德「的美帝國主義。也就是說,靖國神社持有右翼的歷史修正主義(revisionism)史觀,所以我不同意安田文章的中心思想。

<strong>Eric Lu, 美國加州</strong><br/>

重點不是靖國神社,那只不過是附帶的罷了。如果你們誠心誠意道歉誰管你們拜什麼?重點是你們竄改教科書輕描淡寫雲淡風輕的描述侵略歷史掩飾自己的罪行。在德國二戰後的憲法中,為納粹辯解或平反的言論都是違法的。你們呢?巴著扭曲自尊心不放的民族。擁有扭曲歷史的民族只會有扭曲的未來。想想為什麼德國不會和周邊國家有問題可是你們會有吧?民族性不同?德國的日耳曼民族他可是好好的負責了。你們到底還會什麼,除了改教科書?

<strong>勿模糊焦點, 台灣</strong><br/>

有中國在關注靖國神社參拜託問題?其它國家難道也要以生死觀差異來解釋嗎?靖國象徵的是日本長期政治態度的問題,這才是重點,作者未免太輕視靖國問題背後的複雜歷史問題了。另外,單方面要求中國理解日本人獨特思維,日本又何曾理解台灣、韓國、中國其它被侵略國家的創傷情感?作者依舊大日本中心地思考東亞國際關係,完全迴避討論日本的可作為,實在可惜。irving, Taiwan

按習慣,在一個國內樹那個碑拜哪個廟,明顯是個內政問題。其他政府無權干涉。作為個人發表意見還可以。看不過眼, 火星

兩星期前無意中在youtube上看見一個日本的綜藝節目(我會日語)「黑田の白熱教室」,內容是黑田VS30個中國人討論有關中日問題。看了那個節目我才知道日本有些人把「侵華戰爭」叫作「中日戰爭」,乾脆連侵略都否認了。日本媒體常常指摘中國進行反日教育,而當日本媒體連侵略這個最基本的元素都予以否認的話,到底是哪一方比較過份?把事實放大渲染的一方,還是乾脆否認事實的一方?

雖然我在生活上很多範疇都是毫無疑問的親日家,但我對侵華戰爭是未敢忘記。 Christina

其實所謂封神罰佞,細心究察可見始於明,時開國君主非漢唐貴族,乃一介沙彌乞兒,驟得天下權,多有舉措豎立榜樣教化馴民,天子非天皇道統,常有傾覆予奪之,是故有鞭屍恫嚇實乃正常.清前天朝尚有三綱五常,轄定倫理尊卑,民國時民智驟開,西化東漸仍多有守制尊禮.惟共匪竊國之初,因其道統不純,且發動諸多事端如大躍進,二反五反,土改鎮反,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越戰韓戰,傷亡國本,故動輒以自古以來中國領土等悖論自詡.或有別國任何舉措觸及其繫國之本,遂煽動本國盲從流民叫囂塵上,然後其外交部以天朝大國自居,叱責別國以顯其國威,甚至威脅動武,惟虛張聲勢而已.

法理斯

拜讀閣下鴻文,對日本生死觀大有豁然開朗之感,鄙人對日本文化自遺唐使至明治維新略有涉獵,深感貴國甚具唐朝遺風,然竊以為閣下對當代中國文化認知未深,至此文尚未道出真像,查伍子胥為周祚春秋時期人士,時列國攻伐,類日本室町幕末應仁之亂時期,常有諸侯械鬥,表面仍尊天子,是故伍子胥鞭楚王屍名為國伐,實乃假諸侯私兵報私讎.而秦檜亦非佳例,蓋因時宋高宗戰和不定,不戰則半壁江山堪虞,戰利迎回徽欽二帝,則其位難保,古時天子皆真龍,真龍無錯,則罪佞臣,此天朝古國之君臣觀,尤以明清兩朝愈演愈烈.

法理斯

日本參拜靖國神社是為了引起人們的注意。日本人的心理病是怕被人忽視。中國沒有日本這個鄰居,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日本則不是,沒有中國這個鄰居,它至今有沒有文字還是個問題。沒有馬關條約的無理條款,日本經濟也不會快速發展起來。沒有從中國東北及其全中國的煤炭等資源的大量掠奪,日本經濟不可能走強。而這個一切靠中國起家的鄰居,到頭來最恨的是中國文化,二戰時,日本飛機大炮轟炸的首選目標是中國各個城市的圖書館。學了上千年的中國文化,卻沒學到中國的感恩文化。學到了西方的侵略文化,卻沒學到西方文化的精髓—懺悔。 丹麥

這個日本人的所謂客觀文章實際上還是避重就輕地推卸責任而已。

「靖國神社祭祀的近247萬柱英靈中,「A級戰犯」僅14柱,「BC級戰犯」也只有數百柱,其他大多數是為日本國家事業流血犧牲的烈士靈魂。」

這些所謂的"英靈「之所以死不是」為日本國家事業「,而是因為侵略別國而戰死的。 不過話又說回來,為本國戰死的士兵樹立紀念碑也不算是啥壞事。 假如日本人真的是那麼願意拜祭別國犧牲的士兵(例如文中的元朝士兵)那麼日本政府是否也應該樹立一個給他們士兵殺害的人的紀念碑,並每年去拜祭一番? 路人甲

中國軍人殺了那麼多越南人,這些軍人應該先從忠烈祠中排除,再來說日本的靖國神社吧!

胡人, 胡志明

的確,中國的國風 有政治涅塑的社會道德隱隱作祟!

但是,普遍中國人的怨恨是二戰歷史記憶留下的。(事後,操縱國族主義的後遺症也極為嚴重!)

日本人拜靖國神社,主要也不是安定神靈。

古今將士擺在一起祭祀,是在維繫自身的國族主義、國族認同!

再次重申:二次大戰的事,日本官方得正式向亞洲各國道歉,包括自己的殖民地 我國台灣!並且具體展開歷史研究,制定賠償的辦法。

遠離了半世紀多後,人類真的有望和解!

台灣人 願意率先與日本人和解!只要帶著十足的誠意!

陳振瑋 KARLCARL, 台灣高雄

和日本政府一樣這位年輕的右翼作者都以「日本國二戰後68年間沒有參加過任何戰爭」 來為自己貼上和平使者的金和來蒙混本國及他國人民。正是有了那1945年日本戰敗後在美軍監督下量身定制的日本和平憲法以及美軍68年間在日的長期駐軍,才壓使日本沒有可能發起或參加任何戰爭。 現在日本不是已經憋不住了積極要修和平憲法嗎。

Tim, 荷蘭

日本人參拜神社,不是悼念戰爭的受害者,而是悼念大和民族的英雄和神。這中間就有很多罪犯----

去參拜的人多一些也沒什麼。真理不會因謊言的流行而退縮。

日本有過"一億國民總玉碎"豪語,結果是無條件投降!!

bbc, chian

請問,如果東京地鐵毒氣殺人事件的麻原彰晃被執行死刑後,日本內閣官員前去參拜,日本國民會做何反應?

日本國民會按照作者所說,覺得「死亡是贖罪」,覺得「不管他生前有過什麼功罪,死者都可以成為祭祀對象」,因此贊同這樣的參拜嗎?

作者是日本人,應該最明白政客參拜麻原彰晃的實際後果,應該最明白那一套「死亡是贖罪,政客祭祀誰都可以」的謬論在日本根本站不住腳。

可是,作者為了給政客參拜甲級戰犯做辯護,不顧上述事實,不惜在中文媒體上捏造謊言,妄圖欺騙中國民眾,其居心不問便知。

揭穿謊言,

作者是用日本人的眼光去看被加害的人「應該」怎麼去看日本人的行為。中國人是用世界的眼光去看日本人應該怎麼交待自己國家歷史的罪行。日本人看來還是一個不完全,也不願意和世界標凖接軌的民族,並以此標傍自己的「合理」性。日本人呵,日本人,你沒救了。再有一次戰爭,中國就不會再那麼寬容你們了。 Simon Chiu, Hong Kong

三歲孩童都知道--認錯是進步的前提;

此文也能被推而刊之,BBC也要好好反思

一下了! yihua, canada

請這位日本青年作家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你的鄰居搶了你家的東西,並佔據你家,殺了你的父母,還輪姦了你的姊妹,你難道不記仇嗎?而你的鄰居的後代如果知道他的祖父輩做了這些壞事還有臉在隔壁住下去嗎?我在日本幾十年了,我了解日本人的想法,年輕人沒有接受過正確的歷史教育,反說中國進行反日教育,其實中國只不過是說了些事實。我的父母就親身經歷了日本侵略時期,我舅舅就是被日本炮彈炸死的,留下一歲的小女兒!我的姨婆被日本兵輪姦投井自殺!我們能忘記嗎?!可是我們都很理智,我們有很多日本好朋友。希望日本年輕人學習歷史,能夠擺正對中國的看法。不要再繼續自欺欺人了!!! Minamoto, Japan

按這位日本作者的說法,那在德國,在歐洲,是否可以參拜希特勒,可否重建納粹黨,可否大大方方的使用宣揚納粹符號,可否大大方方的修改歷史教科書,淡化或乾脆否認德國的戰爭責任,否認德國在戰爭中對猶太人的屠殺行為.

日本持續的修改歷史教科書,淡化,甚至否認在戰爭中的行為與責任,這是否算是一邊在認識歷史,又一邊參拜靖國神社? FQP, 台北

PRC 跟南韓力圖藉炒作靖國神社議題 , 構建一個類近東北亞的共同價值作為高地來炮轟日本 , 這種操作充分說明PRC 跟南韓一直在做著破壞和平製造對立的事。 清心

既然日本人這麼喜歡參拜逝去者的神靈,也請多來北京廣場上參拜吧。白面

由此看來,整個日本國民都在蠢蠢欲動,最大的恐怖主義在日本呀,生前可以為所欲為,死後不承擔責任,這種變態的反人類的想法太可怕了。 震驚

請日本人看看德國人怎麼做的。目前還在追討希特勒戰犯。包括集中營的看守,即使他們目前90多歲,也要法辦他們。

如果日本人自己不主動積極贖罪,被害人會加倍追討。

這要從日本人的本性看。 shentao, canada

「血債血還」,「以命抵命」,相信這不僅是中國人的文化觀, 凡是受害者無論人種多有這樣的心理,正確否?本人不敢輕易否定,因為這是人類社會發展至今對害命之徒最為基本的一種處罰觀念。二戰後,猶太人為戰時的受害者追討有罪之人實非今天德國人的真誠道歉所能終止。當初的日本軍國主義者害命無數,無論其當今的後輩們如何的被「民主」了甚或又如何深地保留著本民族的贖罪觀,請別忘了,不管受害者本人原諒與否,也不管中國的文化正確與否,「血債血還」在人們的心裏是最公平的贖罪方式,這不僅針對日本人,也同樣適用於中國人自己。還有,「生時換不了, 來世做牛做馬也得還」以及「父債子還」 這些也都是中國人的文化觀, 都得面對呦。 野火燒不盡, London

作為一普通民眾,我從來不想在道歉上糾纏,我們還要生活,還要繼續前行。但日本前首相訪華去了趟南京,曰本主流媒體就在批評,讓我擔心,包括作者在內的有良知的日本人能否敢說出真心話,公開的道歉會否招致攻擊甚至災難?還有一種可能,在普通日本人心里根本就看不起中國或其他其侵略過的國家,覺得道歉是件丟臉的事。

還有兩件史事我想談談,一是杭州秦檜夫婦跪像。中國傳統文化裏受儒學和佛教影響最多,講求生前向善,光宗耀祖,死後留下好名聲,後人瞻仰。對殘害了中國歷史上最出名的愛國英雄岳飛的秦檜夫婦塑了一跪像,主要是警示今人不作惡,作了大惡是要千載背罵名的。這和基督教的天堂、地獄說法有相通之處。二是伍子胥開棺鞭屍。民間普遍認為他有點過了。 賀然, 中國、深圳

作者在中日對待逝者有明顯文化差異這一傳統習俗上的闡述對幫助中國民眾理解為何在靖國神社朝拜事件上中韓等國家如此反對而在日本還有如此高的支持率是有一定作用的。問題是,日本在保持自己的傳統時,有無考慮相關國家民眾的感受,畢竟被侵略、受害者是中韓等國家,而日本雖為戰敗國,但侵略他國的史實,想必作者也不否認。文中提到大部份日本國民一邊反省歷史一邊不反對甚至朝拜靖國神社,既然反省,就要有個結論,就要真誠地道歉,大聲地說出來,但我們至今聽不到。作為一普通民眾,我也能明白寬恕,蔣介石先生戰後提出的"以德報怨",是有一定民眾基礎的,至少本人是基本認同的。中國傳統的主流對逝者也是尊重的,"其人將逝,其言也善"為大眾所接受。 賀然, 中國、深圳

下面香港的朱寶章認為日本人「跟其他亞洲國家的思想理念是不一致的」的說法不正確。

中國才真正跟其他亞洲國家不一致。

亞洲受過日本侵略過的國家,加上歐美對日作戰國,有二十多個。這二十多國裏,只有韓、中不滿日本參拜神社。今年韓國政府沒抗議。只剩中國孤獨一份抗議。二十比二。可見中國當局的特異政策逆反了多數國家。

中國特異點在於政府需要靠仇恨維持統治。當局長期向國民強灌仇恨。致使中國人缺乏他國人那種謙和平等的心態。部分中國人只懂「按規定」去恨遍各方,獨尊一黨。他們對西方各國,對日本韓國印度越南印度尼西亞新加坡菲律賓等鄰國,對藏人維人港人台灣人等,基本上都採取鄙視仇恨的態度。

中國當局的仇恨政策才是問題的根源。 千民, 加拿大

這是中國政府的政治工具,一方面煽動民粋,即使日本不參拜靖國神社,中國一樣會用其他籍口去反對日本,因為中國人復仇心就是這麼重,除非通過戰爭打敗日本人,吐氣揚眉了才會解恨。 samuel

講到尾,中日兩國如沒有適當的渠道真正溝通,最終兩國只會變成以色列和阿拉伯的決裂狀況,因為紛爭往往涉及宗教觀。試想想,中國不妥日本拜祭侵略中國的人,不少日本人包括後代卻堅持拜祭。「祭」是宗教的核心,在東亞不少國家,往往成為國家的核心,反對一個祭祀,對重視祭祀的國家來說,即反對整個國家,這情況在日韓之間都是一樣。日本民間憎恨中韓兩國,宗教觀是重要因素。 PLAN, 香港

問題的關鍵是,如作者所說,為什麼日本沒有符合「全人類思想普遍性」的民族性?懲惡揚善這本就是普世價值。

中國民族性裏「懲惡」的部分。放大的是道德里的殘酷面,實際對應的是「揚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這在中西方文化裏是共通的。

日本民族性裏「揚惡」的部分,表面上看是一種善。其實是偽善。這種所謂的「善」,本質上透著一種輕率。善與惡,神與人之間只隔著一把「捅向自己的武士刀」。

一個善惡不分的民族,又如何分得清「祭拜」與「踐踏」的區別?儀式莊重,內涵可笑。

正視並改正自己「民俗」裏的弱點,建立真正的「民主」而非「民粹」政治。這是全世界對日本的期許 HAN, France, Lyon

震驚世界慘絕人寰的一場大屠殺,日本的教科書可以輕描淡寫為「進入南京」。僅僅是要求日本內閣官員不要參拜甲級戰犯,日本的作家可以誇張為「鞭屍三百」。這樣的民族,竟然還能擺出一副無辜的面孔,問別人「你們怎麼不理解我們的文化呢」。 無語, 珠海

如果你是中國人,想必你就不會這麼說了。你似乎好不了解也不願接受日本對中國和亞洲其它國家侵略的事實。 HAN BIN, CROATIA

作者應該學習一下歷史,看一看靖國神社是如何被保留下來的,就知道參拜在法理上是對還是錯。你說到「我們認為死亡是最大的贖罪,逝者都可以成為神社祭神,被生者安慰靈魂。」這個是否也適用於東京地鐵屠殺的罪犯和你們的殺人犯?能解釋通嗎!人類和動物的區別在於道德底線,對亞洲手無寸爹的婦女和兒童如此殘酷殺戮,不是軍人,是懦夫!日本人要先學會做人,才能開口之後令別人尊重。在21世界的今天,沒有任何宗教,傳統,國祉能夠凌駕於人類道德之上,你無論怎樣詭辯,恥辱印在你的臉上,仇恨永遠刻在我們心上。 Ninnie, London

按照這樣的邏輯,德國現在也應該供奉希特勒的偶像,柬埔寨也應該供奉波爾布特的偶像。因為我相信當時希特勒也認為他是為他的國家和民族而戰。雖然我是曾經是波爾布特政權的受害者之一,但我相信他當時肯定是為國家和民族而殺人。

按照這個邏輯,世界上所有的殺人犯都應該供奉。殺人者的文化應該受到尊重,受害者沒有出聲的權利。 小民, New Zealand Auckland

直至今天,靖國神社仍供奉著14個A級戰犯,僅從這點就可以看出日本對本國戰爭歷史和戰爭罪惡的基本態度,一切對所謂文化差異的解釋都是障眼法和罔顧事實。看看日本政治精英在二戰罪惡上歷來的曖昧態度,再對比一下德國精英對二戰所有戰犯的政治態度,對比一下德國媒體直到今天對二戰和納粹歷史罪惡的持續反省,日本人政治的接班人也就不必再寫這類文章。

當日本把戰爭罪犯從靖國神社請出後,世界將尊重所有日本人對戰爭犧牲者的哀悼。 樵夫, 四川

我來一句話概括一下作者的意思:

1. 作為戰勝國的中國,必須尊重戰敗國日本的參拜神社等涉華事件和行為,中國不得干涉;

2. 作為戰敗國的日本,則在此類涉華事件行為中完全無須考慮中韓等亞洲廣大受害者的感受,因為這是「日本文化和貴國文化完全不同」啊 否則便是聲援日本「右翼分子」。

強盜邏輯! 看來連號稱中間派都沒有真正吸取二戰的教訓,不禁要問:日本真的吸取二戰的教訓沒有?NASA王永利, 美國

讀者反饋2

言之有理,作者是位有識之士。riverhk

從 作者的文章了解到兩個不同民族的思想和觀念;日本和中國,也許給我一個醒覺和悟道為何日本要侵華了...而且也侵犯全世界的...原來他們的思想觀念也許 沒有受中國儒家思想的影響吧!中國人之所以〝死者要贖罪〞的思想是要〝在生者〞能反省過錯,教導〝後來者〞要時刻克制不要犯錯,犯錯會受靈性的責備的,人 類人性的要求,中國人的哲理是遵從靈性出發的。但日本人剛剛相反,他們思想上覺得犯錯了死後也一樣受供奉的,哪怕我是服從國家的命令,做最殘忍的事我也是 國家英雄,難怪戰時有那麼死士出來了。如果日本的教學理念不糾正過來,民族永遠是不開心的一群,因為原來他們跟其他亞洲國家的思想理念是不一致的。朱寶 章, 香港

作者東拉西扯一大堆,卻一直迴避對問題關鍵——政客參拜戰犯,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寫了這麼長一篇,卻連基本的問題都不肯說明自己的態度,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如果作者覺得日本政客參拜戰犯很合理,大可以明明白白地講出來,用不著拿「只有數百柱」之類莫能兩可的話遮遮掩掩。

如果作者覺得日本政客不該參拜,那麼本該是支持中國和韓國政府的批評,至少不會痛罵這樣的批評是「火上加油」,「最好停止這種做法」。

當然,上述評論是基於人類的正常邏輯,但也不排除在某些民族看來,錯誤的事情因為「只有數百柱」所以做一下也無妨,正確的事情如果讓他們不舒服也該「最好停止」。看客, 大連

1.普通人參拜我們無意干涉,但事實是你們許多高層官員也很熱衷於此,而且非常高調。

2.靖國神社裏宣傳著多麼幼稚的史觀,日本人應該比中國人更清楚。侵華戰爭美化成幫助中國人抵抗白人的戰爭,太平洋戰爭美化成對美自衛戰,日本人不覺得害臊麼。

3.日本右傾化可不是中國的批判導致的,就算中國無視,日本也依然在試圖推進修改和平憲法,高官頻繁在歷史問題上發表錯誤言論,無視釣魚島主權存在客觀爭議的事實。你們這樣做同樣是對兩國關係的火上澆油,對和平根本毫無建樹。

4.最後,憑什麼要求中國人單方面的去理解日本人的思維?你們既然無視我們對高官參拜神社的抗議,憑什麼還要我們按照你們的價值觀去思考?morse

好,我承認你的所謂內在邏輯。那麼,為自己加害於人又害己的行為,道歉總是應該的吧?與你的「內在邏輯」不衝突吧?為什麼不道歉?不學學德國?金心我, 新西蘭

日本國內可能已經錯過了最佳的反省時間---在戰後20年內就應當對於戰時的反人類罪行進行徹底的反思,就像文革到現在還沒清算---可能引發紅色思潮復辟一樣,中國也擔心日本右翼重掌政權綁架民意變得更富侵略性。

總的說來,中日關係的改善在於「勇氣」---某方針對歷史問題對受害者做出實質性的道歉和賠償,並教育國民---在以前的某個時間,我們都犯了錯,現在做出真誠的道歉,希望能得到對方的諒解,同時也讓鄰國的輿論看到自己正在做的努力。EZ

因 為日本擔心,如果「坦白」得更徹底,會引來中國、韓國追償。而從慰安婦、奴工這些案例中也都可以看到,日本的法院從來都是拒絕賠償,擔心經濟受損。也由 此,日本的輿論和思想界主流還是「這些過去的事不去說為好」。極端右翼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做出刺激周邊國家的事情也是遲早的了。當中韓民眾反映強烈時(包括 一些打砸日本品牌的強盜行為),日本的中間民眾也會想「怎麼我們的鄰國這樣不講道理呢?」其實中韓的民眾對於日本的評價也是「不可理喻」。EZ

不 同意作者的觀點:在德國沒有人公開祭奠希特勒,更沒有人公開穿著二戰時德軍的軍服招搖過市,因為這是違法的,會被判刑的。德國人承認二戰的事實是侵略;日 本人不但不承認是侵略,還美其名曰:把亞洲從美國的殖民統治中解放出來;日本人不但不承認在亞洲尤其是中國的殺人放火等罪行,還美其名曰:建立大東亞共榮 圈。日本社會應該好好反思反省:如何才能夠融入現代社會?旅埃華人, 埃及 開羅

其實參拜靖國神社只是中日眾多歷史糾葛中的一個而已---領土糾紛,慰安婦,奴工,教科書修訂等等,這兩個國家在許多歷史問題上顯然存在著很大的認識差距。

日本的主流民意似乎是「我們也是受害者」,並且「受害者」的身份強於「加害者」。而中國民間對於二戰期間日軍在華的種種劣行還口耳相承,或見諸於書籍,畢竟還有數量眾多的見證人還在世。

也 基於此,日本政府和知識界總是從現實的角度出發,拒絕徹底承認過去的戰爭罪行---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談判中,一開始日本對於侵略反省的言辭是「給包括中 國在內的亞洲近鄰造成不便,感到不安」,被周恩來嚴厲反駁說「說得這麼輕巧,又不是弄髒了小姑娘的裙子,怎麼一點誠意都無?」EZ

正因為日本人認為死可以為一切贖罪,所以他們才會做出如此之多沒有歷史責任感的事情。而中國人做事情的時候,不僅僅考慮眼前,還有著不為後世所唾罵的歷史道德觀。無恥之徒

死後即無罪,則殺滅猶太人的希特勒也無罪?在二戰殺人無數的日軍無罪?只要一死,其罪便究?無恥的開脫,請不要把日本人變態的歷史觀強加於人!請日本人不要對中國人指手畫腳。大家談談無妨,但若無視中國人感受的做法只會火上澆油!

如果日本人自覺無過,為何非要選擇二戰終戰日參拜來炒作?想幹什麼大家心裏明白,嘴上功夫解決不了問題。日本若不正視鄰國,永久和平只是妄想。cdxr

此文寫的很客觀,除了理解中日文化差異外,很多中國人對日本的民間信仰,如神道教是完全不了解的,就如很多日本人也不知道普通中國人有問靈其罪的思想。再有,很多中國人從未去過日本,也是個問題,如果很多人去看了,大概會懂得用自己所看去思考歷史。Julia

生前拿活人做細菌實驗,死後洗得幹乾淨淨,受人祭拜,我是沒法認同的。

說戰犯死後不應繼續贖罪,有道理。但「不繼續贖罪」,不意味著就應受人祭拜,受人慰藉,兩碼事。何家幹

1. 我想你是出於善意.

2.日本人對戰犯與英⤙c的曖昩化, 不管是有意或無意倒是你文中的重奌

3. 要求受害者去了解加害人先於要求加害人去了解受害人是不合情理

4. 我與你一樣對東亞的和平擔憂

5. 曰本若真希望和平應該多做努力: 比如真心的道歉,賠償該賠償的,歸還該歸還的。Gordon Chang, USA

德國政府對戰爭罪行的追討延續到今天,所有聯繫到納粹的行為物品仍然是國際禁忌,某些國家更立法定為嚴重罪行。

歷屆日本政府做了甚麼來反思?暗地迂迴把甲級戰犯靈位轉移到靖國、高官議員每年高調參拜,受害國、民能無動於衷嗎?良知

分析的好,有說服力。最好能刊登在中國的報刊上,讓中國人看看是否有道理。zhenshi, 北京

德國正視自己的歷史事實

然而日本絕大部分的年輕人看起來並非如此

至少目前不是

相對在亞洲文明程度化較高的日本

應該隨之進步成長,而非歸責於傳統文化觀念的影響

各國有各國的文化價值觀

但面對敏感的歷史問題並不能以自己的價值觀一語帶過

多方的文化認同是存於包容及互信的互動之下

而日本的政體是否能夠做到呢?

中國、韓國、台灣皆存在疑問於此。澳底海風, 台灣

文部省在教育體制上從無好好交代侵華歷史的罪過於實際數字

對於侵略甚少在日本國土內有相關的歷史博物館

只見受米國原爆的兩處和平紀念館

或許是日本的恥感文化讓日人大部分無法勇敢的展現自己較為羞見的歷史

而德意志民族至少在納粹屠猶及對他國侵略的歷史問題上

較日本能坦然面對

廣設紀念館與博物館讓下一代即是人能夠了解先人所走過的錯路

以及民族自身的歷史烙痕及對他人侵犯的歷史傷疤

1970年德國總理勃蘭特到波蘭向猶太死難者悍然下跪

使德意志民族擁有一次心靈解放的機會

梅克爾更表達德國隊受侵略者即遭屠的猶太民族有永恆的責任

讓一代一代對這種反思ㄧ直傳下去-澳底海風, 台灣

不管是幾位侵略戰爭的日本皇軍靈柱安奉於此

就算是一柱,對於敏感的政治環境仍然不被接受

不然爾國倒是可以考慮將這些特別身分的靈柱

移靈至另外一個能被參拜者接受的神社

讓擁有政治身分的參拜者無法模糊參拜本意的意志展現

讓日本國內清楚寮解誰是真正的右翼或軍國主義政治人物

立不立跪像都是表面文化的層面的問題

且中國應該不曾立東條英機、板垣徵四郎、甚至是昭和天皇的跪像

而真正深層的文化意志展現應該取決於是否能真正面對自己的歷史

日本民族在亞洲總是自比為亞細亞的德意志民族

然而在剖視自己的反省文化卻非如此-澳底海風, 台灣

此一議題固然牽涉到日本民族文化的深層因素

但兩中日兩國間本來就存在許多文化異質見歧

依本篇文章筆者所述

敬國神社性質應該猶如台灣的忠烈祠

祭奉許多為國捐軀的英靈烈士

請問作者:

縱然戰犯經過死亡的罪孽洗禮後傷害是否不見?

從中日兩國現在的關係就可以明確解答

而且有越來越糟的情況

不管是幾位侵略戰爭的日本皇軍靈柱安奉於此

就算是一柱,對於敏感的政治環境仍然不被接受

不然爾國倒是可以考慮將這些特別身分的靈柱

移靈至另外一個能被參拜者接受的神社

讓擁有政治身分的參拜者無法模糊參拜本意的意志展現

讓日本國內清楚寮解誰是真正的右翼或軍國主義政治人物-澳底海風, 台灣

作者表現出了很多日本人唯我獨尊的傲慢。

國家層面的外交要遵循什麼凖則?我猜應該是國際通用的基本價值觀,外交就要遵守這樣的外交規則,而不是日本人自己的價值觀。

中 國和韓國有沒有要求日本的平民百姓不去參拜?沒有。中國僅僅要求主要的內閣成員不去參拜,至少不要在敏感的時期去參拜。這合情合理,因為這些政客代表了國 家,他們的舉動具有外交屬性,會帶來國際影響,會導致外交風波,會導致局勢緊張。日本的政客在從政的那一刻起就應該理解這一點。

國際社會在外交事務中沒有義務和必要考慮日本國民獨特的價值觀。wangbo

作 者,你好!首先,作為一個中國人,我覺得你說得有些道理!但從你的文章來看,你是已一個日本人來分析中國的方方面面,而不是用真正感覺(也許你壓根就感覺 不到,畢竟你不是中國人,在華時間也短),也許只有中國人自己才能明白。為什麼中國從日本侵略之後,中華人民有這種行為和思想,抵制日本的一切東西,為什 麼中國不去抵制或者要批判其他國家。有些事情一輩子就是一輩子,有些事情能忘就忘,唯獨這種事情不能忘!日本平民老百姓,是被所謂的日本「思想」所感化, 不知!為什麼中國人這麼抵日本!chers, canto

德國也是民主國家,一樣是「大眾輿論決定國家的政治外交」,難道德國每年也有大批政客去祭拜納粹戰犯嗎?

靖國神社的問題,不是死者要不要贖罪,而是活著的人如何看待死者犯下的罪惡。對歷史罪人的參拜,就是對受害民族的侮辱。

按照文章中的這種邏輯,如果德國政要參拜希特勒,大家也不要去批評。批評的話,就變成缺乏對德國「內在邏輯的了解」,批評的話,「只能導致火上加油,一點都不能產生建設性的成果」。偷換概念,混淆視聽,強盜邏輯——如果說有文化差異的話。Jack

好,偏頗的文章,作者能否把日本的歷史和近代史集合起來研究?能看出點新的東西來呢,參拜究竟是歷史問題,還是目前政客的需要,哈,還需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南京, china

「周恩來和鄧小平去世時遺囑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為他們也害怕後世被人掘墓,死後問罪。」這是無恥的污蔑。lenhu, lenhu

文章中所說的日本人的理念如果是正確的話,那納粹希特勒也已經死去,他也已經贖罪。那按照你的理論,是不是也應該為他樹立一塊紀念碑?James, 新西蘭,奧克蘭

很 遺憾,這位年青作家既不了解中國文化,也不了解日本本國政治,更不了解日本政府的言行給中國及亞洲其它國家帶來的傷害。僅從自己的理解及文化的某一點分 析,得出了錯誤的結論。這正是許多日本人沒有深刻反省歷史的表現和結果,這也看出許多日本人在歷史及文化上的缺失,所造成愚昧的後果。他們不以為恥,反以 為榮。這就更應引起世界人們的警惕。Dlc

很佩服這位日本年輕人,這是一篇很有意義 的文章。中國的傳統文化中確實有「死者贖罪」的做法。「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為什麼呢?因為即使對頭死了,我們也有辦法報仇。不過中國的傳統文化中也有 這麼一說法:罪不及父母,禍不及妻兒。冤有頭,債有主,現在那些當年的日本戰犯(兵)死的死,老的老(行將朽木),或許中國的年輕一代應該放下些許歷史負 擔了。

退一步來說,即使日本的軍國魂未死絕又如何?中國已經不再是過去的中國!我們大可不必草木皆兵,祭拜就去祭拜吧,往年日本政府做的也不錯了,內閣三巨頭都沒去過。

至於釣魚島,除去歷史的負擔,雙方坐下來談的可能性就大多嘍。反思, Auckland

這位安田峰俊作家,你是否認德國人乃至歐洲人心態都不夠開放,應該找個地方公開紀念希特勒?因為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日本人都已經這麼做了,沒什麼問題!

另外, 如果甲級戰犯只有14柱,其他戰犯也不多,那可不可以把他們挪出來,另闢地方祭拜。這樣分的清清楚楚,日本也輕鬆了,你認為何如?PUMPKIN, QINGDAO

*** 周恩來和鄧小平去世時遺囑希望不保留自己的骨灰,撒入海中,是因為他們也害怕後世被人掘墓,死後問罪。***

這位日本」中國通「知道」奇葩「在當下是什麼意思麼?我只能說,恕我粗愚,我想只能用這個詞來形容這位」中國通」經過深思熟慮後寫就的文章了。哇哈哈

這位安田峰俊,上次在bbc登了一篇,我的評論就是,如果中日關係的協調,日本方面靠的是這種「所謂」的中國通,那就完蛋了。這次的文章同樣,自詡客觀,實 則立場偏激。日本如果有問題,就是文化傳統,中國人要理解之。中國如果有問題,就是中的文化傳統根子上有問題,要改。這麼看來,這位安田峰俊只是個來中國 玩兒了一陣子會說幾句中國話的日本憤青而已。不過通過他的言論,我們可以從側面了解日本相當大一部分人的思維是何等狹隘和偏激,如果這部分人是大部分人, 那中日關係前景的確是不樂觀了,恐怕只能硬碰硬解決問題了。PUMPKIN, QINGDAO

中國其實沒有什麼「死後也要贖罪」的傳統。在我生長的地方,老百姓普遍認同「死人病人無仇人」的觀念。

中 國歷史上出現的鞭笞死人的案例,多是當事者出於當時的某種需求,主要是政治方面的需求而進行的。如今中國當局對日本人的參拜糾纏不休,就是從政權維穩出發 的政策。政府專橫、官吏墮落,世道黑暗,民眾怨聲載道。當局全靠製造強烈的「敵情」來轉移人民的不滿。這是中國的特殊國情。

亞洲受過日本侵略的國家,加上歐美等二戰時對日作戰的國家,共有二十多個國。這二十多國裏,只有韓、中不滿日本參拜神社。今年韓國不滿但沒說什麼。只剩中國孤零零發出抗議。二十比二,可見中國當局奉行的是偏激的、逆反多數國家態度的特異政策。千民, 加拿大

理 解是相互的,做為二戰侵略者,日本首先需要更多了解受害者的內心,而不是要求受害人去理解日本,這是第一步,也是全人類思想的普遍性。第二,政治上要主 動,領導者要有氣度,比如可以學習德國總理每年去設在法國的納粹集中營懺悔那樣,每年去南京大屠殺紀念館鮮花。路子是自己走的,日本要想在世界上有更大的 影響,就要做到「大國」的風範,中國或中共懂不懂參拜背後的文化差異這不是關鍵,其實現在這幫以及以前的幾屆參加過抗日戰爭的領導人是很想與日本建立戰略 伙伴關係,一個強大的東亞聯盟超過現在的任何聯盟組合,中國人講究個人做事在不在理,錯了就要贖罪,即使是死了的罪犯,難道罪行就可以不了了之嗎?這在任 何民主國家都講不通。劉軒, 倫敦

安田先生的論述深入淺出,引經據典甚為妥切,佩服!在網絡被一派民粹和民族情緒衝動籠罩的氛圍中,能有如是清醒、冷靜好文實在難得。遊隱, 中國北京

如果按這位日本人所解釋的: 日本擁有獨特的生死關邏輯,對逝者尊敬,並視為神靈;那為什不在靖國神社裏,供奉和祭奠被日本軍隊殘暴殺害的三千五百萬中國人的生命!gnkinc

作者沒有搞清楚政府「靖國批判」的根本目的。Yuki, Helsinki

滿 嘴的胡言亂語,按照這樣說,日本也不要在意中國怎麼做,中國也有中國自己的方式,你的參拜都不是普世價值觀還拿來說什麼事,中國也沒有批評其他的神社,也 沒在甲級戰犯放入神社前抗議,甚至在日本的首相參拜前也沒怎麼批評,日本人為什麼參拜這個還用的著解釋嗎。再說了中國為什麼要不批評,一個右傾的日本對日 本的害處比對中國大,如果沒日本的右傾,至少現在的日本不會是美國的附庸,右傾就會犯錯,犯錯對中國只是暫時的影響,對日本就不一定了。8年的抗戰換來日 本68年的政治殘疾,如果日本可以重來,他們肯定不選戰爭,至少不選擇這樣結果的戰爭。中國需要一個右傾的日本來減少自己的壓力,這點日本也明白,只是日 本有些太配合了。11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