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對韓國加入亞投行「難掩驚慌」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資料照片)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針對韓國宣佈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周五表示:「沒得到(中國)能消除懸念的答覆」。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周五(3月27日)在內閣會議後的記者會上對韓國宣佈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說:「沒得到(中國)能消除懸念的答覆,日本正與有關國家合作向中國做工作」。

他還說,通過亞洲開發銀行等的合作「希望能提供高質量投資來應對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就算不參加(亞投行)也不會對日企不利」。

經濟財政負責大臣甘利明也在同一時間的另一個記者會上說亞投行運營不透明,「日美都感到同樣問題並持有關注」。

而3月20日曾在記者會上說「如果亞投行滿足融資方法等審查條件的話,日本可能參與(加入)討論」的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周五也在財務省記者會上說日本慎重立場一直沒變,「因為還是存在統治問題等不透明的懸念」,對於何時日本才會決定加入與否,麻生迴避說「這不重要」。

政府內有爭議

韓國決定加入亞投行的新聞再次激高了對日本是否該加入亞投行的爭議,一周前麻生表明可能參與討論加入的觀點後,日本有多個報道說明,政府內已有不少加入意見,甚至包括麻生。不過由於首相安倍晉三4月正式訪美在即,而且還有預定在美國國會演講的厚待,安倍政權很難下決心讓安倍提著一個加入亞投行的「禮物」去見美國總統奧巴馬。

BBC中文網記者得到來自外務省的分析說,「其實安倍政權暗裏很焦慮,本來日本是想看發達國家峰會上美國如何對待宣佈加入亞投行的英、法等國再決定,但現在看來在安倍訪美後可能就要決定」。

曾提日本率領亞洲經濟發展「雁行理論」的日本拓殖大學校長渡邊利夫也說,雖然中國創設亞投行和新開發銀行都是因國內央企和地方政府極為依賴投資和過度生產的經濟形態困境,需要向海外拓展,但他認為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的融資門檻太高,不能迅速應對亞洲建設基礎設施的需要,所以不應忽視中國創立新融資秩序的力量,「儘管中國本身環境和貧富懸殊都在惡化」。渡邊也指責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政權「內向」和安倍政權的遲鈍,認為日美首腦都該反省。

傳媒主張對立

不過前大藏省(現財務省)官員大橋洋一主張日本不要急於加入亞投行,他說中國創設亞投行有挑戰歐美主導的世界銀行等西方體制的政治謀略,是作為今年二戰結束70週年時突顯政治影響力的外交戰略之一,今後亞投行審查融資也會存在中國的政治判斷。而中國國內的金融自由化狀況還屬於發展中國家系統,國內膨脹的巨大不良債權也是規模不透明的「火山」,中國的政治判斷融資就可能令不良債權更大。

日本主流傳媒也紛紛以社論表達各自贊成或慎重的主張。《日本經濟新聞》、《每日新聞》等主張應積極加入亞投行與《讀賣新聞》、《產經新聞》等警惕中國主宰太危險的觀點對立。

贊成的意見認為,固然亞投行存在統治和審查基凖不透明的問題,但亞投行能應對亞洲巨大投資,會重大影響今後世界的資金流向。《日經》還說,「日美歐與中國對峙的主導世界的構圖已完全崩潰,日本應基於現實加入亞投行」。

慎重論指出,中國到非洲投資的結果造成了不少環境破壞和人權欠佳記錄,亞投行不僅中國出資一半,而且總部在北京、第一任總裁也可能是中國人,今後難免為所欲為。《讀賣新聞》說「作為世界經濟基礎的金融秩序,有亞投行來主導不是好事」。

日本也在探索第三條路線,麻生日前接受迄今為止沒有表態贊成或反對的《朝日新聞》說,「如果亞投行能與亞洲開發銀行一起推動亞洲基礎設施建設,那就是最佳選擇」。

不過韓國決定加入亞投行,令近期探索韓國會倒向美國還是中國的日本受驚程度不亞於英國宣佈加入亞投行帶來的衝擊。對日本來說,英國加入預告了發達國家同盟框架的崩潰,韓國加入預示了美國東亞同盟架構的崩潰。

(責編:蕭爾)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