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內閣通過行使集體自衛權安全保障法案

  • 童倩
  • BBC中文網日本特約記者
圖像加註文字,

日本內閣周四(5月14日)決定了為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鋪墊法律依據的安全保障法案

日本內閣周四(5月14日)傍晚舉行臨時會議,通過為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鋪墊法律依據的安全保障法案。

內閣預定周五把這套包括新制定的《國際和平支援法案》和修訂現有的《自衛隊法》等10部國內法構成的《和平安全法制整備法案》提交國會審議、批准。

所有法案都朝著一個目標:永久地容許自衛隊走向海外,援助美軍或友好同盟國軍隊維持國際和平。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內閣會議決定後,即在首相官邸召開內外記者會。他說:「70年前日本做出個不再重犯戰爭慘禍的誓言,這個不戰誓言今後也將繼續受到守護」。

但隨即話鋒一轉說,為了保護日本國民生命、財產和幸福生活,在朝鮮的彈道導彈能抵達大部分日本國土時,日本不能倦怠地防備哪怕是萬一的危機。他還反問日本迄今為止的專守防衛政策下,如果美軍在日本周邊遭遇攻擊,日本繼續袖手旁觀好不好的問題。

定義朦朧

顯得有些疲憊的安倍以溫和的口吻說明內閣決定安全保障法案的理由,再解釋2012年他競選自民黨總裁以及率領自民黨奪取政權時,就把提升日本安全保障能力作為競選公約,從而得到國民支持,現在兌現了對國民的承諾。

說這段話時,安倍神態一轉,顯得精神奕奕。

圖像加註文字,

日本不少反戰人士抗議這一法案

但安倍的整個說明籠罩著朦朧和曖昧,例如他說「日本不能袖手旁觀美軍遭遇攻擊」、「現代軍備單靠一國難保安全,需要與他國合作」、「日美一致行動具有發放高度抑制訊息的功能」,但也同時強調「日本絕不可能捲入美國的戰爭」、「日本後方援助外國時也不會行使武力」等。

避談中國

安倍記者會上公開指出的假想敵只有朝鮮,他既避談了中國軍事崛起對立法的影響,也隻字不提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在內的東海糾紛。

對記者問日本的集體自衛權是否會在南海與美國一起對抗中國、是否會與援助美國打擊伊斯蘭國時,安倍說他沒把南海問題考慮在內,日本也沒有援助美國打擊伊斯蘭國的打算。

安倍還強調現在有些政黨和國民擔心集體自衛權令今後自衛隊員增加流血、喪生危險,他說自衛隊至今就承擔著危險,迄今為止已有1800名自衛隊員殉職等。

越過難關

圖像加註文字,

日本的和平憲法規定除自衛外,禁止介入武裝衝突。

去年7月安倍內閣決定解禁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前後,日本國內反對意見高漲,據當時各項民意調查顯示,約一半被訪者反對,至今最常見的理由是會增加日本人在海外流血、喪生風險。

這使得安倍原定去年11月為行使集體自衛權立法的計劃延期,安倍原來希望通過日美先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來對內實施外部壓力的謀略,也被美國識破、迴避而拖延至4月。

不過隨著自民黨3月贏得地方選舉,安倍政權增加了自信,修訂《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成功後,安倍再實現訪美成功的目標,更令他乘勢推進行使集體自衛權所需的法律程序,執政自民黨與公明黨把今後自衛隊能恆久地走出海外任何地方,援助美軍和其他友好同盟國軍隊的行動法案定義在為了「日本的和平與安全」和「國際的和平與安全」。

反對意見

原來反對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執政公明黨,最終也只在自民黨同意把自衛隊向海外派遣必須事先獲得國會批准等部分堅持的主張等寫入法案後,便在上周末與自民黨達成最終協議。

半年多來,反對集體自衛權的社會活動已大幅減少,不過周四在東京首相官邸外,又現約500人的反戰示威。日本輿論本周也再現反對聲音,《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再以社論反對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批評日本制定安全保障法案「是把日本推向危險歧路」。

網絡上反對的吐槽也在增加,一名網民說:「自衛隊員在海外流血、犧牲的風險增加,參加自衛隊的人就會減少,那麼日本就只有實施徵兵制度,那才真討厭」。

立法趨勢

在野黨中,一向反對集體自衛權的日本共產黨和社民黨指責安倍內閣決定的安全保障法案是一個戰爭法,日共委員長志位和夫形容安全保障法案是「戰後最壞的政權破壞憲法的戰後最壞企圖」,表示將在未來國會中全面對抗。另一方面,儘管參與制定安全保障法案的自民黨副總裁高村正彥聲稱「現有的法案是最好的」,但他也沒否定在國會審議期間修訂內容的可能性。安倍周四在記者會上的朦朧與曖昧,可能也是為了觀望民意。

日本內外都相信安全保障法案是日本戰後70年安全保障政策從專守防衛向海外出兵擴大的一個重要轉折點。但如何釋法,可能要在未來國會審議中才能逐漸看出真面目。

無論如何,按照現在國會局勢來看,執政黨佔多數席位,部分在野黨也並非反對集體自衛權本身,維新黨等批評的是自民黨傲慢,安倍周四在記者會上自信地宣稱「期待法案在7月本屆國會結束前通過、成立」。

(責編:高毅)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