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身為戰爭孤兒後代的東京機場清潔工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津春子制服的右袖上綠字方塊標誌「環境マイスター」(環境名工)是日本政府技能檢定制度中的頂級標誌,也是羽田機場700名清掃工制服中的唯一殊榮

最初認識新津春子是在日本官方電視台NHK每周一輯介紹專業人士的節目上,新津春子被介紹為「日本第一清掃工」,是東京羽田機場2013、2014連續兩年被英國國際航空評價公司Skytrax評選為「世界最乾淨機場」的背後功臣。

NHK的節目提示了清掃工也是「職人」的觀點。從事技能工作的人在日本統稱「職人」,例如廚師、美容師、工匠等,未必社會地位高、但各行都是「金字塔」體制,頂端是名利、是自豪,受社會尊敬,出類拔萃者還可能被日本政府指定為「國寶」,天皇也可能授勛。

NHK播出新津的故事後,日本網絡上一片吐槽,既有讚賞節目的人說「希望今後多播這類感人故事」,更多的是鼓勵新津,有人說:「下次我去羽田機場時,想當面對新津說『謝謝你』」。

在中日均遭歧視

新津春子是二戰後日本遺留在中國的戰爭孤兒的父親和中國人母親的其中一個孩子,父親原姓田中,由於收留父親的養父姓郭,父親也姓了郭,新津1970年出生在瀋陽,被起名郭春艷。

但因為是半個日本人,她在中國遭到歧視,被人罵、遭人扔石頭砸。17歲那年,在中日合作送戰爭孤兒回國潮中,新津隨家人來到日本,恢復田中姓,取名春子,新津是她婚後隨夫姓。

與大部分歸國孤兒家庭因不會日語、缺乏技能,從而生活困苦的際遇相似,新津18歲才讀高中,因日語不流暢,又是半個中國人,她在日本又遭歧視。高中畢業後新津開始做清掃工、幫忙養家。新津對BBC中文網記者說:「我本來也不愛讀書」。

但在日本,做清掃工得有知識。新津又讀了為期半年的「職業訓練校」,經過幾份工作周轉,1995年進入日本機場管理公司「日本空港科技株式會社」,在羽田機場當清掃工。

1997年新津27歲時,參加「清掃技能選手權賽」,8月先突破東京預選,10月再參加全國大會並奪冠,成為該競賽記錄裏最年輕的冠軍、日本第一清掃工。

必備知識超想像

清掃不是蠻幹。每一種材料有其特性、有適合與不適合的化學洗劑,去除每一種污跡要選擇適合的化學洗劑和工具「對症下藥」,前提是既不能損傷材料,又要清除污跡。日本的洗劑市場推陳出新快,目前常用的大約80種,新津說:「學校學的是基礎知識,以後全靠自己認識每種材料、洗劑效果、工具功能來積累經驗、考慮應對每種污跡」。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新津在她現在的主要工作地點-日本空港科技株式會社的訓練場,在這裏她指導新來的清掃工怎樣維持「世界最乾淨機場」的地位

新津持有日本國家「建築物清掃技能士」資格並早已成清掃專家,現在的職務是「職業訓練指導員」,她既培訓羽田機場維持的700名清掃工隊伍,也應邀去解決公共設施或家庭的頑固污跡。例如她應邀去一家庭解決浴室地磚勾縫裏不能除掉的灰色霉跡,她用水與醋3兌1調進噴霧瓶噴濕地面,然後鋪上紙巾再噴一次,浸泡10分鐘後,用硬刷配合市面上販賣的浴室洗劑刷洗,令地磚和勾縫一起恢復了原色。

體制與動力關係

BBC中文網記者問新津,她那種非清除污跡不可的固執,是不是因為本來有潔癖或性格固執,新津忙說:「沒有,沒有潔癖」,不過她說:「固執倒是有,我做每件事都是用心做、徹底做,就是要出成果,出了成果就有成就感、好開心。一個目標達到了,我就想下一個目標」。

新津近年也應邀去中國指導,日本空港科技株式會社總務部次長生沼深志對BBC中文網記者說:「因為機場免稅店的關係,我們和中國有交流」。新津最後一次去中國是2013年去成都一酒店培訓清掃工。她說:「中國引進了清潔設備,問題是用不用心清掃,中國清掃工收入不高」。

日本清掃工要經考試獲取資格,以往是國家設定「建築物清掃技能試」,合格可取得「建築物清掃技能士」。今年起體制變成國家考試合格者取得1級技能士,民間清掃協會等的考試,合格者獲取2級、3級。生沼說「我們公司正式雇佣的清掃工必須有1級資格」。

新津承認,制度和比賽也使她有目標。中國沒這種制度,如果她在中國做清掃工,就算一樣用心,大概也不會有機會被人視為專業人士,恐怕也不會有記者登門採訪。

地位低下的英雄

但新津承認,即使在日本,清掃工收入一樣不高、社會地位一樣不高。1級清掃士月薪約15萬日元(約1200美元),遠不如一些「職人」的初級收入。清掃不是高超技能,世界上大概沒有清掃工高地位的社會。新津在機場清掃,來往的旅客也會漠視她,但新津說:「我不介意,這就是我該在的地方、我會做也能做好的事。有一個污跡清除不掉,我就悔得要命,想方設法除掉它。如果有人對我說一聲『辛苦啦』、『好乾淨啊』,我就滿足了」。

為了保持臂力和體力,新津每天早晚練啞鈴,也會在公司健身房鍛煉肌肉,她說:「不練不行,會腰酸腿痛的」。記者問新津在家裏花多少時間清掃,她想了想說:「大概每天1小時吧」。

記者與新津從羽田機場側面的日本空港科技株式會社辦公樓走向候機樓的途中,剛好遇到公司董事長、社長等高管,大家紛紛與新津寒暄,並疑問地看著記者,當他們獲悉是BBC記者採訪新津時,都表現得既驚訝又羨慕。

新津現在日語比漢語流暢,她選擇用日語接受採訪。她對記者說:「我喜歡日本,我希望能向訪日中國人展示更多一點日本好的方面」。

(責編:歐陽成)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