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烏克蘭禁運嚴重掣肘俄國軍工

mi26
Image caption 俄軍米26直升機使用的發動機來自烏克蘭

西方制裁和烏克蘭企業中斷與俄羅斯企業關係已經嚴重影響了俄國國防工業的效率與能力。

眾所周知,在蘇聯統治時代,莫斯科把大量軍工企業分佈在烏克蘭;即使在蘇聯解體之後,烏克蘭境內的軍工企業仍然與俄羅斯軍工企業繼續了長期的合作關係。

不過,自從去年烏俄關係因基輔政局劇變,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以及莫斯科支持東烏分離主義武裝之後,烏克蘭軍工企業與俄企的合作關係便戛然而止。

與此同時,歐盟和美國也以俄羅斯向烏東叛軍輸送武器為由對俄羅斯展開軍品禁運。

軍工難題

上個月,俄國副總理羅格金告知聯邦杜馬,共有186型現役俄軍裝備需要來自烏克蘭軍工企業提供的零部件。

Image caption 安22運輸機的發動機和不少其它零部件均來自烏克蘭

羅格金承認,如今面對烏克蘭和西方的軍品禁運,莫斯科在2018年之前還無力解決這個大難題。

2014年6月,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就曾正式頒布總統令,要求國內一切企業終止於俄國企業的合作關係。

空海軍受阻

在諸多原有烏俄合作項目中,俄國現役大量安東諾夫系列大型運輸機的設計局就設在烏克蘭。

軍工禁運導致新型安-70運輸機的交付被凍結,而俄國企業製造的安-140也被迫停產。

Image caption 俄國總統普京希望早日實現海空軍系統更新換代的努力受到阻礙

此外,俄羅斯用於發射軍用衛星的「呼嘯號」(Rokot)也因無法得到原本來自烏克蘭的零部件而於二月停止發射。

除空軍之外,俄國海軍項目也受到打擊。原本計劃開始測試的最新遠洋護衛艦22350護衛艦就因無法得到烏克蘭設計生產的渦輪發動機而暫時擱置。

俄國軟肋

專家指出,前蘇聯時代分散在各個加盟共和國的軍工企業各有特長,並且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長期未能真正被俄羅斯全面回收整合。

另外,俄國軍工在過去二、三十年裏也已經形成了對西方國家生產的電子零部件——特別是軍品電腦零部件的依賴。

法國拒絕向俄國海軍交付西北風直升機母艦就突顯莫斯科如今面臨的窘境。

《簡氏防衛周刊》分析認加里斯·詹寧斯分析認為,烏克蘭危機嚴重衝擊了俄國軍用運輸機更新換代的進程,特別是嚴重依賴烏克蘭設計生產零部件的安東諾夫系列運輸機。

西方專家指出,全面實現軍工國產化談何容易,因為烏克蘭軍工企業的很多能力是數十年時間才發展積累出來的,失去烏克蘭和西方合作的俄羅斯軍工,將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面臨窘境。

(編譯/責編:晧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