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對抗?令美國不安的中國崛起

奧巴馬夫婦在白宮接待到訪的習近平夫婦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奧巴馬夫婦在白宮設國宴接待到訪的習近平夫婦

「美國歡迎一個和平、穩定、繁榮,以及在國際事務中扮演一個負責任參與者角色中國的崛起。」

這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上周五(9月25日)在白宮與來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併肩站立時所講的一句話。

這句話沒有多少媒體報道。說到底,這是奧巴馬每每與中國領導人會面總會重覆的一句話。但是,這句關於美國有條件歡迎中國崛起的講話,仍然繼續是支撐著當今世界最重要雙邊關係的原則性基礎,而這也是過去四十年美國八任總統期間指引美國對華關係的一貫宗旨。

今日中國的崛起速度之快、影響範圍之廣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在短短三十年中,一個在美中兩位領導人兒時仍是貧困落後的農業化中國,如今已經是全球第一製造業和貿易大國,並甚至有可能在習近平主席任期內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美中雙邊貿易額從1979年建交時的約每年20億美元,去年達到了6000億美元。

美中關係既有廣度已有深度,不但有緊密合作也有激烈競爭。雙方領導人都明晰合作與競爭失衡可能導致的危險。

修昔底德陷阱

習近平主席在西雅圖的講話中,直接談到美中雙邊關係面對可能陷入戰略對抗的危險。

他表示世界上本沒有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但是如果大國一次又一次地發生戰略誤判,那麼就可能最終人為製造出這個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這個二千多年前的古希臘史學家怎麼會突然出現在否則全篇內容都與美國作家和美國文化內容有關的講話稿上呢?

這個以古希臘歷史學家命名的「陷阱」形容的正是例如中國式迅速崛起對現有力量均衡架構造成壓力,並最終對抗升級至戰爭的現象。 新興強權希望對如何管理世界擁有更大的發言權,而現有強權則不願放棄固有利益。

修昔底德當年是在書中預測公元前5世紀隨後發生在雅典和斯巴達兩大城邦國之間的爭霸戰時,認識到這種新生力量挑戰現有當權力量的趨勢規律。2500年前的典故出現在如今習近平的講話稿裏,說明一些戰略智庫人士相信,當年適用於雅典和斯巴達的定論對今日美中關係來說也適用。

從某種角度看,當今美中關係面臨的危險可能比2500年前還要大。斯巴達和雅典至少是同文同種。即使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的英國和德國也有很多共同價值觀,當時的很多明智決策者也都看到戰略競爭直至戰爭對雙方都毫無好處,並最終會導致災難性結果。當然,智者看到災難結果並不等於能避免戰爭。

雙方共同點

在奧巴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領銜主演著國事訪問、21響禮炮、國宴等一幕幕形式和禮儀的同時,雙方達成的共同認知之一估計便是需要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緊迫性。也就是美國需要繼續有條件地歡迎中國崛起,而雙方也有必要繼續加強在多方面的合作。

也正因為如此, 美中就氣候變化做出聯合姿態,奧巴馬總統歡迎習近平主席作出的允許碳排放交易的承諾。雙方也慶祝在伊朗和協議談判方面的成功合作,並表示願意繼續就最終解決朝鮮核問題展開合作。同期,中國方面簽約購買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購買波音客機,直接向美國公眾宣示美中關係友好給美國人帶來的直接可觸的利益。

習近平此行一直力爭保持積極態度。中國傳統文化習慣是盡量在重要場合避免讓主人難堪,避免掃興。正因為如此,訪問美國的習近平就喜歡美國的作家和電影,訪問俄國就喜歡普希金和托爾斯泰,法國莫里哀和大小仲馬。

毋庸置疑的是,在雙方一團和氣的表面下,難以迴避的現實是中國與日俱增的國力。奧巴馬雖然最終從中國方面獲得網絡黑客和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合作妥協,但是雙方在南海等棘手問題上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即使在網絡安全方面,儘管已經警告可能對中國方面實施制裁,估計奧巴馬也會揣摩,中方是否會兌現諾言。 習近平否認有中國政府支持的黑客,並堅持中國也是黑客攻擊的受害者。

強硬外交

總而言之,奧巴馬當局迄今為止堅持對外表示,這次國事訪問和首腦峰會對改善雙方關係大有好處。然而,這次兩國最高領導人三年內第三次會面,並不一定真的滿足了美國方面的願望; 奧巴馬總統希望與習近平建立更加密切個人關係努力成效如何也不清楚。

相比起他的前任來說,習近平的外交政策似乎更加自信,有章有法。不論是在南海問題上還是所謂「一帶一路」戰略,習近平在外交方面的強硬似乎大大出乎美國政府的預料。

令旁觀者不得不得出的一個結論就是,習近平通過精心謀略得出的判斷是,深深受困於中東和俄烏局勢的美國是完全沒有能力真的動用「肌肉」來遏制中國崛起的。

(編譯/責編:晧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