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焦點:巴黎氣候協議總結

法國外長暨巴黎峰會主席法比尤斯(中)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左),法國總統奧朗德(右)在最後一場會議中拍手慶祝協議通過。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法國外長暨巴黎峰會主席法比尤斯(中)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左),法國總統奧朗德(右)在最後一場會議中拍手慶祝協議通過。

在巴黎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上,195個國家的代表星期六(12月12日)一致通過一項歷史性協議。BBC記者海倫•布里格斯(Helen Briggs)為您盤點此次協議的主要內容。

協議的意義

這是有史以來世界各國首次就如何應對氣候變化問題簽署一項協議,而且近200個國家就控制溫室效應氣體的排放達成共識,也被眾多觀察家視為是「歷史性的」。

1997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為一小批國家訂立了減排目標,但美國隨後退出,而其它國家也未能履行協議。

不過,科學家也指出,如果想遏制危險的氣候變化問題,巴黎協議仍需加大力度。

在《京都議定書》的承諾之下,全球氣溫的上升幅度仍將達3.7攝氏度,《巴黎協議》則為加快解決問題訂出了路線圖。

協議重點內容

  • 讓全球平均氣溫升高不超過2攝氏度,並且朝著不超過1.5攝氏度的目標努力。
  • 限制人類活動所排放的溫室氣體,在2050年到2100年之間實現人類活動排放與自然吸收(樹木、土壤、海洋)之間的平衡。
  • 每五年檢視各國對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貢獻,使任務更具有挑戰性。
  • 較富裕國將提供較貧窮國「氣候資金」來因應氣候變化,與轉換成使用可再生能源的過程。

涵蓋範圍與漏網之魚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會場外的倡議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的遊行人士。

科學家指出,如果地球升溫比工業業革命前時期高出2攝氏度,氣候變化將會達到危險且不可回逆的階段,防範此狀況發生就是這次協議的核心。

隨著地球暖化幾乎已達到1攝氏度,地球已經有半條腿踏進了危機。許多國家──包括受到海平面升高影響的低漥地區國家的領導人──要求採取更嚴格的1.5度目標。

如此目標更遠大的期望也被收錄在此次協議中,承諾將「努力限制」全球暖化至不升溫超過1.5攝氏度。

氣候研究機構「氣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執行長比爾·赫爾(Bill Hare)說,此目標是「卓越的」。

「對於在氣候變化中抵抗力脆弱的國家諸如島國、低度發展國家,以及那些來大會表示他們要的不是同情而是行動的國家來說,這是一項勝利。」

在此同時,這項協議也第一次提出長期藍圖,規劃出「能在最短時間內達到」的溫室氣體排放頂峰,並且要「於本世紀後半葉之前」,在人造溫室氣體排放與自然界山林海洋的吸收能力間達到平衡

「如果協議被同意且被執行,就意味在未來幾十年間,要將溫室氣體排放降到淨排放量零。這也符合我們提出的科學證據。」 波茨坦氣候衝擊研究中心(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主任謝爾胡伯(Hans Joachim Schellnhuber)說。

一些人士用「難得」來形容此次協議,因為在過去,有些原定目標因為協商而被降低。

「《巴黎協議》只是長路中的一小步,而有些內容讓我沮喪及失望,但它還是有進步的。」綠色和平國際總部(Greenpeace International)總幹事庫米‧奈都表示。

「這項協議不能把已經落入坑洞的我們給救出來,但它減緩我們下墜的速度。」

誰來買單?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世界強權領袖被呼籲要對全球暖化採取積極行動。

資金問題一直是巴黎協議談判中的一個棘手問題。

發展中國家表示,他們需要財政及技術協助來發展再生能源以替代現有的能源。

而此次協議承諾,發展中國家在2020年前每年將獲得1000億美元的財政支持。不過,這個數額比許多國家希望得到的要少。

此外,協議要求發達國家在2020年後繼續維持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支持的承諾,並以此作為基礎在2025年前就提供進一步的財政支持達成協議。

協議表示,發達國家應繼續向貧窮國家提供財政支持以應對氣候變化,並鼓勵其它國家以自願方式加入這一行列。

對此,倫敦大學學院(UCL, London)的科爾曼博士(Dr Ilan Kelman)表示,他對在提供財政支持上缺乏明確的時間表感到擔憂。他說:「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作為起點是有幫助的,但這一數額仍然低於每年各國軍費開支的8%。」

下一步發展

在巴黎協議中,只有部分內容有法律約束力。

各國有關減排水平的承諾是自願性質,而究竟何時檢討有關承諾的執行情況,並訂出更嚴格的行動,也曾是此次談判中的其中一個難題。

協議最終統一在2018年檢討有關行動的進展情況,然後每五年再檢討一次。

正如分析家指出的那樣,巴黎協議只是朝向低碳世界發展的一個開始,接下來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英國南安普頓大學國家海洋學中心的施普德教授表示,巴黎協議包括了一些令人鼓舞的目標,但很少人意識到實現這些目標的艱巨性。

「由於整個機制都是建立在各國自行制定減排目標的基礎上,而且沒有具體的指引明確指出對這些減排目標的要求,因此對於這些目標最終得以實現,也是很難樂觀的。」

(編譯:李文 / 劉子維 責編:葉靖斯)

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