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英美特殊關係還能維持多久?

圖片版權 g
Image caption 丘吉爾是美英兩國特殊關係的擁護者

美國和英國有著源遠流長、水乳交融的特殊關係。而美國對英國在世界上的地位也有著它固有的看法。

即使在第二次大戰結束前,美國就在考慮雖然戰勝但卻精疲力盡的英國如何適應它在世界新秩序中的位置,顯然英國的影響力和權利都將大幅被削減。

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在給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寫信時表示,決不要低估英國角色轉換所面臨的困境,特別是英國人長久以來已經適應了充當世界領袖的角色。

同時,美國人也不確定英國首相丘吉爾將如何看待戰後的全球格局以及英國的地位。

1946年,英國丘吉爾曾在美國密蘇里的富爾頓發表著名演講說,「不要讓任何人低估英帝國和英聯邦經久不衰的權利。

然而,丘吉爾在同一時期在瑞士蘇黎世講話時也表示必須要建立一個歐洲大家庭。

毫無疑問,美英兩國曾是最緊密的盟友,但是二戰後,美國則成為世界上無可爭議的強國。

到了1950年代,華盛頓就不再把英國作為一個世界強國來看。

美國希望英國和法國放棄他們的前殖民地,以避免蘇聯通過解放運動來增加其影響力。

蘇伊士運河危機

而蘇伊士運河危機(Suez crisis)則標誌著大英帝國影響力的結束。

當時的英法兩國為了奪取蘇伊士運河向那裏派軍並沒有通知美國。

美國時任總統艾森豪威爾拒絕允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批准給英國緊急貸款,除非英國撤軍。

從此,英國在軍事上再也沒有違背過華盛頓的意願。

與此同時,英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似乎依賴於與美國的特殊關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威爾遜頂著巨大壓力拒絕幫助美國出兵越南

與其他歐洲國家不同的是英國一直以來與美國共享情報,直到今天也是如此,從這點上來說,兩國確實是有著「特殊的」關係。

當然,英美兩國的關係也經歷過緊張,1960年代,當時的英國首相威爾遜面臨美國的巨大壓力,出兵越南,但最終英國拒絕了這一要求。

里根和撒切爾

圖片版權 AP
Image caption 里根和撒切爾是政治的靈魂伴侶

快進到里根和撒切爾時代,他們兩人可以說是政治的靈魂伴侶,他們一起騎馬、一起打高爾夫球。他們的友誼人所共知。

撒切爾曾對里根表示,「你們的問題」「就將是我們的問題,我們就是你們的朋友」。

而到了布萊爾政府,英國與美國的關係更加緊密。布萊爾甚至邀請他的美國搭檔克林頓來英國參加工黨的年會。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布萊爾由於與小布什關係緊密而受到批評

2003年,布萊爾無視法國和德國的意見,支持美國小布什出兵伊拉克。

當時,小布什曾表示英國是美國真正的朋友。

英國有人把布萊爾稱作是「美國的哈巴狗」。

奧巴馬時代

歐洲歡迎奧巴馬的到來。2008年當我問奧巴馬總統與英國的特殊關係時,他表示他相信英美兩國有著特殊的關係,但是我能感覺到這個問題令他感覺不爽。

美國的興趣已經偏向亞太,歐洲已經不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核心。

而當歐洲出現危機時(例如歐元危機以及俄羅斯侵佔烏克蘭等),第一個接到美國電話的是德國總理默克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奧巴馬和卡梅倫是否還能繼續其「特殊的」關係?

奧巴馬對卡梅倫和歐洲人感到很苦惱,因為他們並不情願支持美國清除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

美國還竭盡所能,堅持英國的國防開支不能低於GDP的2%。

美國人覺得歐洲人希望通過軟實力增加在全球的影響力,歐洲國家把通過「硬實力達到這一目的」的任務留給了美國人。

奧巴馬也像他前任的美國總統們一樣,希望歐洲人能夠承擔更多的責任,這就意味著更高的國防開支和更緊密的歐洲聯盟。

因此,美國人希望英國留在歐盟,在這一點上卡梅倫是與美國保持一致的。

即使奧巴馬不公開表達自己對英國歐盟公投的觀點,他對英國的訪問也是過去60年來美國總統非同尋常的干預之一。

華盛頓相信如果英國脫離歐盟將會削弱其大西洋盟友的勢力,因此,美國不能不表態。

(編譯:凱露,責編:皓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