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歐盟公投:有權投票的那些外國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去還是留?這是個問題。

英國6月23日就是否脫離歐盟舉行全民公投。和其他重要選舉一樣,居住在英國的英聯邦國家公民有權投票表決。

移民是「脫歐」辯論中一項棘手議題。一批外國人有權參加公投,使得局勢尤顯吊詭。

根據「日不落帝國」時代傳下來的規矩,居住在英國的英聯邦國家公民即使沒有英國國籍,也有權參加英國的選舉投票。據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這次公投有資格投票的這群外國人大約在89.4萬到96萬多人之間。

反對「英聯邦選民」參加公投的脫歐派認為,他們的外籍移民身份決定了他們反對脫歐。

但BBC記者發現,同一片天空下,對同一件事,來自同一類群體的人,觀點也因人而異。

如果說他們的外籍身份有什麼影響,可以說他們的參與加大了公投結果預測的不確定性;還因為馬耳他和塞浦路斯這兩個英聯邦國家同時也是歐盟成員而使得情況愈發複雜。

Image caption 法爾漢不否認英國留在歐盟有諸多弊端,但反對脫歐。
Image caption 奇拉支持脫歐的理由其實是一種期待。
個人利益

在是否贊成英國脫歐問題上,倫敦兩位年齡相仿的馬來西亞年輕女性的對立立場就黑白分明。

法爾漢(Farhan Samsudin)在金融業工作,態度明確地凖備投票支持留在歐盟。

她認為英國應該加強跟包括馬來西亞在內的亞洲國家的經貿聯繫,而歐盟成員資格對此是個障礙。但脫歐派並未提供脫歐後的英國會以何種新面目出現在國際經貿舞台上,所以她決定投票支持留在歐盟。

同樣來自馬來西亞的女青年奇拉(Zila Fawzi)支持英國脫歐。她正拿著英國政府出資的獎學金在倫敦政經學院讀研究生。

她贊成脫歐,主要出於一種期望:脫歐後英國的移民政策會向有利於英聯邦國家的方向調整,像她這樣的外國學生會有更多機會來英國留學和找工作。

過於簡單化

表面上看來,脫歐派及其支持者陣營在棘手的移民問題上有相當的空間可以借力於「英聯邦選民」,但這遠不是非黑即白的問題。

智庫Commonwealth Exchange負責人巴克爾(Ralph Buckle)指出,脫歐派希望爭取的英聯邦選民中有一部分人其實有反移民心態,而且每個人對英國每年應該接收多少移民的看法都不一樣,對「更公平」的移民政策的理解也五花八門。

該智庫主席郝威爾勛爵(Lord Howell)去年8月曾表示,在更具國際視野的英聯邦國家公民看來,英國的歐盟問題在圍繞去留的辯論中「被如此簡單化,令人抓狂」。

48歲的加拿大公民索塔納(Mark Sultana)久居倫敦,對留在歐盟的代價比如浪費、補貼,還有歐盟的無數規則等對英國的弊端不滿,但出於經濟穩定的考慮,出於「世界應該越來越小而不是越來越大」的理念,他會咬著牙投票贊成留在歐盟。

在他看來,移民話題也被簡單化到荒謬的程度。對於生活在英國的英聯邦國家公民,移民話題的含義因人而異。

Image caption 布萊德覺得自己作為英聯邦國家公民在英國受到的待遇不如歐盟國家公民。
「二等公民」

祖先是歐洲人,自己擁有加拿大、澳大利亞或其他英聯邦國家國籍而居住在英國的人,脫歐意味著他們回歐洲大陸度晚年的美好設想可能成為泡影,至少會多費不少周折;同樣,脫歐意味著在歐洲大陸生活的英聯邦國家公民想移居英國也不會像現在那麼簡單。

英聯邦國家公民與英國公民結婚後跟其他外國人一樣要排隊等候永居簽證,而歐盟國家公民則完全不受這種限制。

澳大利亞人布萊德(Brad Argent)在互聯網行業工作,娶了英國妻子,在倫敦安家,等了5年才拿到永居。眼看著歐盟的人買張火車票就可以來英國定居,他覺得自己是二等公民。

但他告訴BBC,他不會為了出一口惡氣投票支持脫歐,因為不希望自己的英國籍孩子失去到歐洲大陸求學、工作的自由行權益。

結果難測

由於這個特殊的選民群體的背景和利益歸屬十分多元化,他們在「脫歐公投」中也不大可能步調一致,清一色投票支持脫歐。

蘇格蘭的斯特萊斯克萊德大學政治學教授約翰·柯蒂斯(John Curtis)發現,迄今為止通過電話和互聯網進行的大部分民意調查顯示,「去」和「留」兩派大致旗鼓相當,50:50。也有一些調查顯示贊成留在歐盟的人較多。

他的分析顯示,去留抉擇的分野較明顯地體現在年齡、教育程度和社會階層,以及族裔等方面。

非常粗略地說,年輕人、少數族裔、大學本科以上教育程度的群體較傾向於留在歐盟;從地域上看,北愛爾蘭和蘇格蘭的選民更傾向於留在歐盟。

(編譯:郱書 / 責編:董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