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拍難民紀錄片 展覽被以色列取消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艾未未在加沙同巴勒斯坦人交流

目前雅典基克拉澤斯(Cycladic)藝術博物館正在展出中國藝術家和活動人士艾未未的作品,多方面展示艾未未作為藝術家,歷史家和活動人士的活動和作品。

艾未未同雅典基克拉澤斯(Cycladic)藝術博物館的合作始於2015,他當時去了希臘的萊斯沃斯島並在那裏設立了創作室創作,希望人們關注難民危機。之後他又開始攝製難民題材的紀錄片。

艾未未說,「從歷史上看,歐洲人對於許多難民現象有責任。目前你可以說他們非常短視。他們犧牲了歐洲社會的基本的價值:人權和人道支持。這種情況很悲慘。」

艾未未的批評者說他是個不擇手段推銷自己的人。但是艾未未堅稱自己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並不考慮媒體曝光。他說自己關注難民局勢是他作為藝術家和戰士的責任。

特拉維夫取消展覽

為拍攝記錄片,艾未未5月8日到達以色列,這是艾未未第一次去以色列。他在那裏訪問了加沙和西岸,但他沒有得到同以色列官員的會面的機會,另外特拉維夫博物館取消了他的藝術展。

難民問題是他去加沙的主要理由。在到達以色列之前,艾未未在土耳其、黎巴嫩和約旦訪問了20多個難民營地,見了許多難民、官員、活動人士、醫生和宗教人士。

他最初以色列沒有得到進入加沙地帶的許可,以色列軍方說他提交申請的時間太晚。不過最後艾未未還是得到了許可。

以色列《國土報》報道說,可能是因為艾未未公開了自己的行程被延遲,所以他能夠很快獲准去加沙。

艾未未說他們拍攝了約旦和黎巴嫩難民營凖備製作一個紀錄片,他說那裏一些主要難民營裏都是來自巴勒斯坦的難民,這令他關注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這也是作為導演和製片人他去以色列,了解那裏的文化,了解巴勒斯坦的理由。

艾未未對以色列《國土報》說,本來打算提前去以色列,計劃在特拉維夫藝術博物館同攝影師展覽彌基·克瑞茲曼(Miki Kratsman)一起展覽作品,但是計劃中的展覽幾經推遲,最後被取消。

攝影師彌基·克瑞茲曼認為展覽被取消的原因是博物館理事會和管理層對他計劃展示巴勒斯坦人的圖片不滿。不過博物館否認了這種說法,說取消的原因是預算和時間表的問題。

對此艾未未說,他不知道取消的原因是否是出於政治考慮。但是這是他到目前為止舉辦的400個展覽中唯一被博物館取消的展覽。他認為作為藝術家,通過自己的作品表達,應該在任何地方都能展示自己的作品。

以色列隔離牆

據《國土報》報道,艾未未達到以色列第二天就見了以色列政黨阿拉伯政黨聯盟的領袖艾曼·烏達和以色列人權組織貝塞林的負責人。他還訪問了西岸兩個難民營。在加沙艾未未還同學生和哈馬斯活動人士合影。

艾未未拍攝反映難民的影片是在電影院面向一般觀眾的一般意義上的紀錄片,不是在博物館展出的藝術品。有50多人參與了製作,由8組人員在不同地點拍攝。

艾未未說希望同以色列政客和官員會面,不僅僅是同巴勒斯坦人和人權活動人士會面,但是他的要求並沒有得到回應。

因為以色列人不願意談話,艾未未說他感到很遺憾,這樣他記錄片的觀點可能會不平衡,因為他只反映了巴勒斯坦人一邊的看法。對於以色列人的態度,艾未未說可能是他自己比較天真,他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又解釋說,也可能是以色列人沒有意識到他的紀錄片的重要性,可能是他們不了解和疏忽,而不是他們刻意做出的決定,或許是傲慢。

艾未未說,他理解的難民就是那些違背自己的意志被限制在某地的人。他說在西岸的巴勒斯坦難民營條件比別處的要好,他們雖然生活在佔領狀態下,仍然有很強的社區意識,當然他們也很絕望。

他能強烈地感覺到了巴勒斯坦人的感受。艾未未說以色列的隔離牆的高度幾乎是柏林牆的3倍,象徵意味很濃,牆就是隔離。有男孩對艾未未說,他們在牆附近長大,但是他們沒有旅行的權利,不知道牆那邊的世界。

對艾未未來說,隔離牆像個現代神話,令他「很難想像幾代人一直在這種環境下生活長大」。他在《國土報》報道中說,牆兩邊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世界,另外一邊是類似美國城市那樣超現代和舒適的世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