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拉里開先河 女選民為何不欣喜若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希拉里·克林頓「奪得民主黨總統提名」。

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跟喬治華盛頓、巴拉克奧巴馬有一個共同之處:都在美國歷史上刻下了大寫的「第一」。

1789年華盛頓當選獨立不久的美利堅合眾國第一任總統;227年後希拉里成為第一位女總統候選人;即將卸任的奧巴馬是美國第一位非洲裔總統。

無論恨她愛他,不管她屬於民主黨還是共和黨,自由派亦或保守派,不管美國女性選民11月是否都會投她一票,她的性別放在世界頭號強國掌舵人的背景上,本身就足以令人矚目。

不過,希拉里·克林頓政治生涯上的這一成就似乎沒有激起美國女同胞集體欣喜若狂。

為什麼?

不新鮮

Image caption 希拉里·克林頓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女性總統候選人。

一個原因可能是「審美疲勞」。從2007年1月希拉里克林頓宣佈參加角逐白宮開始,女性和美國總統這一對組合就進入了公眾視野和心理。這麼多年下來,關於這位前第一夫人、前參議員、前國務卿的各種重要訊息、趣聞軼事、真假傳言、讚譽譭謗,數不勝數,絞盡腦汁也難再找出新鮮的形容詞。

美國女總統或者女性總統候選人是石破天驚的新聞,但希拉里·克林頓則不是。

BBC國際部電視新聞主播凱蒂·凱伊(Katty Kay)近幾周在美國跟女選民交談,發現尤其是較年輕的女性群體,許多人不在乎希拉里克林頓的性別,對她贏得民主黨候選人資格集體聳肩。

她們說,「她是舊聞了」、「她老了」、「她很刻板」、「她也就是個普通政客」、「她跟我們不接氣」。

當然這只是一部女性。希拉里的支持者也不少。女選民民意調查顯示,她的支持率超過特朗普。

凱伊認為,即便如此,美國許多年輕女選民對美國可能誕生一名女總統如此缺乏熱情,這一點著實令人驚訝。

習以為常

Image caption 白宮裏總統橢圓形辦公室裏那張辦公桌是1880年英國維多利亞女王送的,一直都是男性在用,現在是不是也該換成女主人啦?

究其原因,部分原因可能是跟老一輩女性不同,今天的年輕女選民對男女平等已經習以為常,從未懷疑自己有生之年會見到女總統那一天。她們只是不確定希望,或者認為需要希拉里克林頓成為這個人。

年輕人等的起,50歲以上的選民或許覺得自己未必等得到那一天。

不過,即使在希拉里的支持者、堅定的粉絲陣營裏,也能感到一種對歡天喜地缺失的遺憾。

在希拉里·克林頓成為總統候選人的道路上,凡是投票環節都投她一票的鐵桿支持者裏,有不少人也承認自己不夠激動,「應該更幸喜若狂才對」。

當然,在共和黨陣營,無論男女,她進入最後的角鬥激起是強烈的反感。許多女性不喜歡她這個人,或者不喜歡她的政策、理念。

當然,到了希拉里和特朗普上場一對一搏擊的時候,可能看台上下的情緒都會發生變化。克林頓可能讓更多人心跳更快、情緒更激昂;當然也可能完全相反。

從女性旁觀者的角度看,將來有一天,女性總統候選人或女總統不再是新聞,女性在各行各業的成就都不因為其性別而令人矚目、讚譽,那時或許可以說時代又進步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