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新加坡的「貓只守護者」

在新加坡義順區「的社區貓」。
Image caption 在新加坡的義順區,統計約有600隻「社區貓」。

每個城市都有流浪貓,但新加坡的流浪貓很不一樣——它們不是骨瘦如柴臭烘烘的小可憐,而是毛髮光澤整潔,被親暱地稱呼為「社區貓」。

在白天,有志願者餵食貓咪們食物和水,志願者的身份可以是上班族、嬉皮士、上了年紀的阿姨叔叔等。

但到了晚上,鐵桿愛貓人士就會上街。

Image caption 由志願者們設置的餵食區遍布新加坡。

「這只貓很特別,」一名穿著寬鬆上衣和人字拖鞋,蹲在義順區北面塔樓下的男子說。

「它會讓我知道它在這裏,但每次我走向它,它都會跑走。當我看起來像是要走掉時,它會追上我。」

一如既往地,這只因為有著橘色毛皮而名喚橘子的貓,在我們走進夜色之中時,跟在我們身後。

連環殺手?

「我們只是拿著手機行走,」一名在巡邏的婦女說,「如果我們每晚這樣做,能保障到一隻貓的安全,也就足夠了。」

在今年稍早,義順區接連發生社區貓離奇死亡事件後,他們對貓的擔憂變得非常實際。

Image caption 貓只對人類的戒心降低,使得牠們容易成為攻擊目標。

新加坡媒體一連幾周報道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最新發現——動物被發現時肋骨已斷、被淹死在池塘內、有嚴重外傷,甚至有一起案例是一隻眼珠被挖出來。許多案例無庸置疑地都是故意為之的暴力行為。

根據報道,在過去數個月,一共有39隻貓死亡。

紀錄貓指紋?

這名穿著人字拖鞋的男子不願意具名,他在兩座塔樓之間的入口處暫停。「這正是他們發現屍體的地方,」他說。

Image caption 志願者說,在排水溝內發現的貓屍很乾淨,而且遠離到路邊,這些證據清晰顯示貓的死亡並非自然。

他在手機中找出照片——那只蒼白的小貓,安靜地躺在排水溝裏,血已經全流乾了。

他表示,這只貓很明顯是被故意殺死的。

負責調查虐待動物案件的農糧與獸醫局(The Agri-Food & Veterinary Authority ,簡稱AVA)目前只確認兩起義順區動物死亡事件為故意虐待。

農糧與獸醫局表示,另外13 起被認為是墜樓或交通意外,其他案件仍待調查。

Image caption 晚上走在新加坡,幾乎不可能不看到「社區貓」。

隨著動物死亡案件越來越多,開始來自活動人士的不滿聲音,認為農糧與獸醫局沒有盡力調查。

一名活動人士對我說,在新加坡這個到處設有監視器的國家,應該很容易就能找出兇手。

義順區的國會議員黃國光(Louis Ng)稍早前向BBC表示,缺乏證據是問題無法解決的主因。

「你不能採集貓的指紋,你不知道貓的家屬是誰,而且你能訪問到的人類很有限,」黃國光說。

黃國光協助一個迅速處理貓只死亡案件的小組成立,並稱讚志願者們「為社區服務的偉大精神」,將之稱為不幸的貓只死亡事件中帶出的正面能量。

兩名相互之間沒有關聯的嫌疑犯因為義順區貓只死亡事件被逮捕。

一人已經被起訴,而在本周,另一人承認從13層樓高的塔樓將貓扔下,被判處18個月緩刑。

義順區貓只死亡事件看似告一段落,但在本周,在另外的東部地區,又有一名男子因為疑似殺貓而被逮捕。

農糧與獸醫局稱讚由於「公民意識」的作用,讓這名男子快速被指認出來。

「愛貓狂熱」

穿著人字拖鞋的男子告訴我,他很難完整地向家人朋友解釋他為什麼要在還有全職工作時整夜巡邏。

「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這就只是因為我對貓的熱愛,」他說。

當他夜裏巡邏時,他檢查每一隻他認識的貓,如果有哪只貓失蹤了,他就會拉響貓只保衛網的警報。

Image caption 「社區貓」毛毛。

我們在巡邏時遇到的貓是「毛毛」,它因毛髮豐盈的尾巴而得名,它的頸圈和小鈴鐺顯示它至少某程度上來說是家貓。

另一貓「肥仔」也短暫現身,「瓶子」的爸爸在山丘巡邏,「瓶子」本人當晚沒有現身。

Image caption 志願者們擔心健康而對人類戒心低的阿牛的安全。

黑白相間的貓「阿牛」,毫不猶豫地跳向我們,在我們腳邊躺下。

Image caption 志願著們希望「小木蘭」對人類的戒心能保護牠不要成為下一隻受害貓

將近清晨四點時,他很沮喪,因為他最喜歡的貓之一——灰色虎斑貓「小木蘭」 ——總是離他遠遠的。

但他同時也感到希望,認為「小木蘭」對人類的警戒心能夠保護它的安全。

「最令人傷心的,」他不情願地走開時一邊說,「是我們可能再也看不到活著的它。」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