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奧蘭多槍擊案或對特朗普選情有利?

特朗普 圖片版權 AP

有關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贏得大選的機率通常包含一個顯性或隱性的「但是」。

是的,希拉里在選舉人數和機構中得益,同時由於特朗普(又譯:川普)富有爭議的看法和傾向於偏離本黨主張的可悲言論是政治包袱,也對她有利。但是如果在11月大選之前美國本土發生引人注目的伊斯蘭武裝襲擊會怎樣?這會對選情帶來顯著改變嗎?

我們可能就要知道答案了。

奧蘭多同性戀夜總會槍擊案的發動者是一名宣誓效忠於所謂「伊斯蘭國」(IS)的阿富汗移民二代的消息傳來,特朗普很快在推特(Twitter)發表看法。

「欣賞那些在對激進伊斯蘭恐怖主義問題上正確的祝賀,我不要祝賀,我要強硬和警惕,我們必須精明!」

和特朗普的很多推特帖一樣,這條立即引起他支持者的讚揚和包括日裔美國演員喬治·武井在內的同性戀活動人士的憤怒。

武井法帖說:「唐納德,你再次展現為什麼你不能領導我們,50人喪生,你卻沉湎於祝賀中」。

控槍議題再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 caption 希拉里將控槍作為她競選活動的關鍵議題之一,她的聲明是將相關看法放入國家安全問題之內的一部分。

槍擊案法後,奧巴馬總統發表簡短講話,將此事稱為「恐怖行為和憎恨行為」,且「再次提醒了購買武器槍擊別人是多麼容易的事情」。

特朗普敦促奧巴馬因「拒絕說『激進伊斯蘭』這個詞」而辭職。

「如果我們不能很快強硬和精明起來,我們的國家將不存在」,他說,「因為我們的領導人軟弱,我說過這樣的事情會發生,而且情況只會更糟;我試著挽救生命、阻止下一次恐怖襲擊;我們再也負擔不起政治正確了」。

留下來想像的是,這段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奧蘭多槍手馬丁這樣的穆斯林移民二代應該被特別檢查嗎?特朗普的批評者肯定會做最壞的假設,而他的盟友會有最棒的想像。

特朗普還斷言,支持接受6500名敘利亞難民的希拉里想要「大幅增加來自中東的難民」,且美國「沒有辦法檢查他們、養他們、活著阻止他們的二代被激進化」。

與此同時,希拉里發佈了她自己的新聞稿—在很大程度上與奧巴馬的聲明相吻合。

希拉里在臉書(Facebook)上說:「我們需要加倍努力,針對來自國內外的威脅保衛我們的國家;這意味著擊敗國際恐怖組織,與盟友合作追蹤他們、打敗他們在這裏和其它地方招募人員的企圖、並在國內加強保護,還意味著拒絕被嚇倒並堅守我們的價值觀「。

她還對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社區表示,自己是他們的盟友,並再次呼籲採取新的強制控制措施—「戰爭用的武器在我們的街頭沒有地位」。

希拉里將控槍作為她競選活動的關鍵議題之一,她的聲明是將相關看法放入國家安全問題之內的一部分。

理論變現實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控槍問題直到現在都是黨派分歧最根深蒂固的課題之一。

控槍問題直到現在都是黨派分歧最根深蒂固的課題之一。

特朗普和希拉里的新聞稿和社交媒體言論將移民、武裝攻擊、控槍問題放在大選的中心。

特朗普此前悄然淡化暫時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呼籲,他現在明確引用,甚至吹噓自己的先見之明。

他上周二(6月7日)在加州的獲勝講話將經濟訊息、預覽對克林頓夫婦的攻擊,並稱將在周一(6月13日)將其擴展。

現在這個演說將關於「這次恐怖襲擊、移民和國家安全」。

特蘭普似乎在盤算,在奧蘭多槍擊案之後,美國公眾將斷定當前的狀況站不住腳,且他在自身前所未有的邊界安全及移民提議和希拉里呼籲溫和態度及持續奧巴馬外交政策、增加槍控的競爭中佔上風。

就在前一天,大選出現這樣的對峙的前景純屬理論性,而現在已變得非常真實。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