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巴西女足馬拉卡納金牌夢碎

圖片版權 Getty

幾分鐘前還坐在地上低泣的瑪塔(Marta)站了起來,逐一前去扶起同樣傷心的隊友,在與瑞典隊門將赫德維奇·林達爾(Hedvig Lindahl)互相比劃著說了幾句之後,巴西女子足球的名片式人物與剛剛成為英雄的對手擁抱在一起。

馬拉卡納體育場接近7萬名現場觀眾的失望情緒也彷彿很快沉靜下來,布滿黃色的看台響起了掌聲。

這是巴西女足國家隊不常見到的場面,由於資源缺乏和不被巴西國家和民眾重視,她們已經九年沒有在這座巴西為1950年世界杯而建造的足球聖殿踢過比賽。

本屆奧運會,她們一路高歌猛進,五場比賽僅失一球——那是在小組賽對陣瑞典領先5-0的時候丟的。但在周二(8月16日),面對小組賽被自己狠虐過的對手,瑪塔領銜的巴西隊在一場射門次數33比6的比賽當中未能破門,被對手頑強地守完了連加時的120分鐘。

在上一場同樣以點球大戰擊敗衛冕冠軍美國隊之後,瑞典女足再次證明了她們的團隊防守和意志力。在彷彿可以將人壓彎的噓聲中,瑞典隊中場麗莎·達爾克維斯特(Lisa Dahlkvist)將最後一個點球送進網底,巴西女足的金牌夢到此結束了。

「在馬拉卡納比賽是一個榮耀的時刻,」巴西隊主教練瓦道在賽後說,「應該說,我們很努力,隊伍很強,也踢得很好……這是一個充滿傳奇的舞台,它是巴西足球的象徵……很遺憾我們沒有做到。」

在巴西女足的語境中,失望還不僅僅在於一場比賽的失利。巴西長久以來對於女足運動並不重視,甚至被貼上了性別歧視的標籤。在這個足球王國,他們最引以為豪的運動被認為是純男子的運動,一般的家庭並不鼓勵女孩子踢足球。

「如果你是女生,你踢足球,你會被認為是同性戀,」BBC巴西部的記者蕾納塔·門冬卡(Renata Mendonca)說。

不管是在巴西還是中國,男女足之間的比較一直存在,尤其是當有大賽進行的時候。但是對於大多數巴西人來說,這並不需要比較。巴西沒有女足全國聯賽,電視時常會寧願轉播巴西國內男足聯賽而不是女足國際賽事,當地人還告訴我,曾經在一場女足世界杯比賽後的採訪中,有巴西記者將安德雷莎·阿爾維斯(Andressa Alves)名字叫成了「亞歷桑德拉」(Alexandra),而她還在那場比賽中進了球。

在上周,當巴西男足仍在兩場互交白卷的平局中掙扎時,一張社交網絡上的照片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照片中一名巴西小男孩身穿印著10號內馬爾的巴西隊黃色球衣,但是球衣上「內馬爾」的名字被用水筆劃了一條道,然後在下面寫著了「MARTA」(瑪塔)。

圖片版權 Getty

「這屆奧運會,有更多的記者關注巴西女足,但那是因為她們表現好,而男足表現不好,」門冬卡在上周這樣告訴我。

在勝利就是一切的巴西足球文化裏,這樣的「見風使舵」很常見,但問題是,巴西女足很少獨立地受到巴西球迷的尊重。就像那件球衣一樣,巴西人在提到女足的時候,多是在與男足進行比較。

別說在巴西的球衣銷售店很難找到瑪塔的球衣,事實上,儘管瑪塔無可爭議地五次獲得過國際足聯年度最佳球員獎,比內馬爾的國家隊個人成就更大,但是在里約奧運早些時候,她仍然被問道:「你覺得你是女版的內馬爾嗎?」

瑪塔當時說:「內馬爾是內馬爾,瑪塔是瑪塔。」

現在,隨著巴西女足出局,全巴西球迷的目光理所當然地再次聚焦到男足身上,他們將在8月17日在里約奧運會男足半決賽中迎戰洪都拉斯。

但至少在這一屆,巴西女足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重視。她們隊中的老將布魯諾·貝尼特斯(Bruno Benites)告訴《體育畫報》說:「在這屆奧運會我們能夠贏得的最大獎牌是這裏的人的尊重。」

「雖然人們將巴西稱作世界足球王國,但這對女足而言並不是。每個人都只支持男足,但這屆奧運會改變了這一點。」

但是在奧運會之後會怎樣,人們並不知道。隨著巴西隊出局,瑪塔等人年屆30,巴西足協是否會繼續支持女足發展,培養更多的瑪塔出現,這是在賽後擺在瓦道面前的問題。

「推動女足運動的行動將會繼續,我很肯定,」瓦道說,「(巴西足協)主席會繼續支持我們。」

「但是,我現在還無法預計這場比賽失利的影響。」

巴西男足到目前為止從未得到過奧運會金牌,女足也一樣。但是無論男足是否奪金,你絕不會擔心他們在巴西人心中的地位,但對於女足,這意味著一條更長的路。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