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幗百名:挑戰男性威權的阿拉伯女性漫畫家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在一些阿拉伯國家,女性仍需要有男性親屬的許可才能結婚、拿到護照或是出國。雖然「男性監護制度」不一定總記載於法條,但還是存在於許多家庭的日常生活中。

BBC年度專題「巾幗百名談天下」採訪了三位來自北非的女性漫畫家,請她們用畫筆描繪出在她們身處的國家中,男性監護制度如何持續影響女性們的生活。

埃及

「在我的國家,從少女新娘這個問題上最能體現出男性監護制度,」埃及獲獎漫畫家多阿‧阿德勒(Doaa el-Adl)說。

「有一種趨勢──來自海灣地區的有錢男人到貧窮的鄉村娶年輕女孩當暫時新娘。」

身為一個嚴厲抨擊禁忌議題如殘割女性生殖器(女性割禮)和性騷擾的漫畫家,阿德勒經常被告上法庭,也曾被指控褻瀆。

「少女新娘」(young brides)所指的是剛屆滿埃及試婚年齡,也就是剛滿18歲的少女。她們的家人將她們許配給年紀大她們許多的外國男人。

從很多案例中可以看到,男人們只將這種婚姻視為短期安排,之後很快就會拋棄少女新娘。

圖片版權 DOAA EL ADL
Image caption 阿德勒畫出一名阿拉伯男人推著裝滿女性的購物車

阿德勒指出,矛盾的是,為了阻止這個現象而立的法律,反而起到助長做用。

法律規定,如果一個外國男人要娶一個年紀比他小超過25歲的女性,他必須付給該名女性的家人超過6000美元或等價的物品。

這筆錢對來自海灣(波斯灣)地區的富有男性來說是筆小數目,但對於在經濟日漸惡化的大環境下掙扎求生的貧窮埃及家庭來說,無疑是很大的激勵。

「貧窮地區的男人可以說是把少女們賣掉,而政府無能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

突尼斯(突尼西亞)

「我剛開始畫畫的時候我使用匿名,所以很多人以為我是男的,」突尼斯漫畫家納迪婭‧赫亞裏(Nadia Khiari)說。

「他們想不到女性也能畫出幽默機智的漫畫人物。」

赫亞裏創造了「來自突尼斯的威利」(Willis from Tunis)。威利是一隻貓,藉由它的冒險旅程對顏色革命後的突尼斯做出嘲弄評論。

她以威利為主角畫出一個主題──在突尼斯,強暴受害者依然處於被迫嫁給施暴者的壓力之下,藉此避免讓自己的原生家庭蒙羞。

圖片版權 NADIA KHIARI
Image caption 納迪婭‧赫亞裏畫出「榮譽」在強暴受害者雙親眼中的重要性

她以漫畫對爭議議題發表評論的靈感來自於一位突尼斯男性脫口秀主持人。該名男主持人稱一名遭到三個男性親屬強暴而懷孕的女子必須嫁給當中一人,他在發表此番言論後在10月被停職。

赫亞裏說,社會上抱持這樣觀念的人還是很多。即使「性別平等」在2014年阿拉伯之春後立的新憲法中載明。

「女性的身體屬於她們的家庭,即使她遭受性暴力,榮譽依然是家族要極力保有的……突尼斯當局沒有意識到何謂強暴,他們沒有將之視為嚴重的罪行。」

摩洛哥

蕾涵‧埃勞爾(Riham Elhour)是第一位作品被刊登在摩洛哥報紙上的女性漫畫家。

她的生日是3月8日國際婦女節,她說她「生來就是女權主義者」。

她將童年嗜好轉變為職業的契機是15年前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獎。

圖片版權 RIHAM ELHOUR
Image caption 她選擇的主題是國外旅遊。許多摩洛哥男人使用法律禁止他們的妻子出國旅遊。

即使摩洛哥許多有關男性監護制度的法律在2004年和2014年都有被推翻,女性在法律上仍需要有丈夫的正式許可才能帶著小孩合法出國。

「男性可以藉此控制女性的生活,」 埃勞爾說。

至今埃勞爾仍是唯一一個作品被刊在報紙上的女性漫畫家。但她仍堅信透過她的藝術創作,她最終能夠改變摩洛哥社會對女性的看法。

「我希望我的畫作能鼓勵女性為自己的權益奮鬥,我不希望女性以受害者自居。我是個鬥士,所有女性都是鬥士。」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