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印尼紅燈區打響保衛戰

印尼泗水多莉巷紅燈區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多莉巷,妓女、皮條客雲集

印尼東爪哇泗水市。作風強硬的女市長發出最後通牒,於6月18日關閉東南亞規模最大的紅燈區之一多莉巷。此舉遭到當地性工作者和居民的強烈反對。鐵腕市長與世界最古老的娼妓行業對壘,孰勝孰負?BBC印尼語記者斯麗·萊斯塔裏親訪泗水。

多莉巷。1970年代剛剛起步的時候,只有幾家小妓院,現在是上千妓女、皮條客雲集的規模紅燈區。

不過,多莉巷並不僅僅是生意紅火的性產業所在地。圍繞多莉巷已然創建出一個經濟生態系統。

紅燈區給當地居民提供了就業機會、經濟收入。他們可以向「客人」提供各種服務。從出售食品到代人停車,只要能掙錢就可以。

但是現在,政府要停止紅燈區所有性交易活動。把星期三(18日)定為最後期限,要關閉60家妓院,將數以百計的性工作者趕出紅燈區。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關閉紅燈區的決定宣佈之後,當地人天天抗議示威

大限到來之前,幾乎每天都有當地居民和活動人士組織抗議示威,要求挽救多莉巷。

薩普特拉也是其中之一。他說,關閉紅燈區將給他們帶來經濟損失。薩普特拉說,「我們要在大街上設立路障,我們一定不會讓他們進來。」薩普特拉拒絕公開他的職業。

入夜,多莉巷通常非常熱鬧,但是大限臨近前的幾天卻出奇的安靜。

10幾個性工作者站在妓院外的便道上等候客人上門。妓院旁的那戶人家,一個小寶寶坐在院裏和父母玩耍;幾個孩子在街上踢足球。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多莉巷,居民和性工作者緊密共處。

印度尼西亞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國家,事實上,印尼也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但是,多莉巷給許多居民帶來豐厚收入,讓他們能夠養家糊口、教育後代。

印度尼西亞「獨立青年社團」組織(KOPI)的阿尼薩說,「數以千計的孩子依賴父母從這一行業賺錢。當地政府決定關閉紅燈區之前沒有徵求性工作者、當地居民的意見。關閉會影響到這裏所有的人。」

莉斯已經感受到衝擊波。她作性工作者已經有12年了,有兩個孩子,都在上學。

莉斯說,「我小學都沒有上完。我希望孩子未來比我好。我必須為孩子、為家庭掙錢。要是我不工作,他們的錢從哪兒來?」

莉斯說,取決於客人多少,她每個月(給妓院)創收大概在250-800美元之間。每接一個客人,莉斯收10美元,但是她自己只能留下一半,剩下的一半歸妓院老闆。

在印尼,賣淫是非法的,但是,關閉紅燈區一直是當局面臨的一大難題,因為許多人依賴性產業。

不過泗水當局表示,他們有決心一定要改革多莉巷。

東爪哇省副省長尤素福說,「不住在多莉巷的人希望關閉(紅燈區)。這是他們的願望,不是我們的。我們同意了這個決定,因為我們擔心住在那裏的孩子,擔心性產業給他們帶來的影響。我們也擔心艾滋病感染率的上升。」

當地政府將向多莉巷的1400名性工作者每人發放500美元的賠償金,補償他們由於紅燈區關閉損失的收入。官員還說,將向性工作者提供培訓,幫助他們找到新工作。

但是,長年在多莉巷地區活動的當地非政府組織工作人員卻認為,性工作者改行非常不容易。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許多當地人靠紅燈區「吃飯」

非政府間組織的負責人阿西赫說,在多莉巷賣身的大多數女人沒有受過教育,找工作非常難。「必須教會她們新的技能,但是這需要耐心、需要時間。學門能夠謀生的新手藝至少需要一年,這期間她們的家人怎麼辦?」

多莉巷內,抗議示威仍在繼續。居民和性工作者表示,他們的生活方式不能、也不會被強令改變。

薩普特拉說,「我們會繼續下去。誰也不能阻擋我們。就算我們被迫停止了,不過也就是一個月—齋月這個月。反正我們每年這個時候都要歇業。」

薩普特拉說,「齋月一過,我們重打鑼鼓再開張。誰也不能阻止多莉巷。」

(翻譯:蘇平,責編:羅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