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縱橫:美國死刑犯背後的故事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不再使用的死刑電椅的扶手

美國死刑犯的行刑激起了越來越多的討論。本周,死刑犯約瑟夫·伍德因被控雙重謀殺在亞利桑那州被執行注射死刑,但在死刑開始後折騰兩個小時才斷氣,引發人道爭議。

本月早些時候,田納西州通過法律,要求倘若注射劑量或毒藥不足,則可以執行電椅死刑。

用電椅執行死刑就人道和沒有爭議嗎?BBC記者前往田納西州,探究了不同人的不同觀點。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休·紐森和他的妻子瑪麗

悲痛的父親

克里斯托弗·紐森(Christopher Newsom)在與女友旅行途中被綁架後殺害。他的父親休·紐森(Hugh Newsom)支持死刑。

「有很多人在美國和世界各地呼籲抵制死刑。這可是我們紐森一家首次被問到對死刑的看法。」

「我們失去了一個很好的孩子,他的女友也被殺了。很多人向我們灌輸他們的想法,但他們從未受到這樣罪行的影響。」

「我們不是動物,我們是人,我們都有感情。如果有選擇,我希望以最小的痛苦把人處死,但如果沒有選擇,那麼當局有什麼方式就用什麼方式進行。」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律師戴維•雷賓40年前起草了田納西州的死刑法律

電刑目擊者

律師戴維·雷賓(David Raybin)40年前起草了田納西州的死刑法律,他也目睹了殺人犯達羅爾·霍爾頓Darryl Holton)被執行死刑,那是2007年9月12日,霍爾頓也是田納西州最後被電刑處死的囚犯。

「他坐在椅子上,汗水從臉上淌下。我似乎看到電椅在為它的受害人哭泣,真的很奇怪。」

「然後他呼吸加速,有人給他戴上罩子,有點像電焊工戴的面盔,很難看到他的臉,也看不見他的皮膚,整個頭都被罩著。」

「然後風扇打開,聲音真的很大。不到五秒鐘,你聽到一聲巨響,這就是電擊聲,電燈也沒暗下來,什麼也沒有,就是一聲巨響。」

「我對死刑本身不反對,我覺得在極端的情況下可能適用,但我認為,如果有死刑,執行死刑的方式與判處死刑的決定同等重要。」

「除了注射死刑外,還必須要有別的替代方式,我看過電刑處死,非常可怕。」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恩杜姆•奧拉圖沙尼被判死刑19年後從監獄裏放出

躲過死刑者

恩杜姆·奧拉圖沙尼(Ndume Olatushani)被判死刑19年後從監獄裏放出,他現在參與呼籲取消死刑的活動。

「我在監獄的頭10年裏,我選擇不在牢房裏安裝電視,因為我不想在這個狹小空間裏失去自我。在牢裏這段時間,我讀了上千本書,我每天做的就是想每天怎麼度過、怎麼能往前走。」

「最困難的就是在行刑前的時刻,當你知道一個囚犯不會再回來了。」

「這讓人心寒。你不想看到一個你認識的充滿活力的人在幾個小時後就不在了。我想,每個人都有些難過,都意識到如果你在這兒呆長了,你也會最終成為被處死的人。」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共和黨州眾議員萊恩•海內斯支持在田納西州重新啟用電刑

重啟電椅死刑的政客

共和黨州眾議員萊恩·海內斯(Ryan Haynes)支持在田納西州重新啟用電刑。

「受害人和家屬應該得到公正。那些犯下殘忍罪行的人,應該被處以死刑。」

「當然,田納西州通過電刑法律也是以最小的優勢通過的,我想這個法案更多的是政治上的考量。」

圖片版權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馬克•海登反對死刑

反對死刑的保守派

馬克·海登(Marc Hyden)是反對死刑保守組織人士。

「在1980和1990年代、來自一個保守的基督教家庭,支持死刑似乎是勿庸置疑的,但這種想法正在改變。我們對政府權力保持懷疑。很多保守派不相信政府能辦好郵政或者醫療,那麼為什麼要相信他們能執行好一個能處死公民的政策?」

「我想必須對每一個政策進行『保守試紙』測試:你必須問這是否符合憲法、支持生命、在財政上是否有效以及是否是有限政府。死刑至少違背了以上三條原則。」

(編譯:高毅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